大致介绍下我的背景:我是八零后的福州人,2006年毕业于南京大学,之后在国企工作了9年,从事技术运维和市场营销策划。2012年12月开始准备加拿大联邦技术移民材料,2014年5月寄出,2015年1月收获签证,同年6月登陆加拿大艾伯塔省省会埃德蒙顿,目前供职于一家IT公司。

两万五就能移民加拿大?这位程序员做到了

当然移民有很多殊途同归的渠道,未必要发财。我们家的技术移民就完全是DIY,没有请中介,从头到尾的各种费用只有2.5万人民币。完整的过程参见本文,希望能够激励更多像我一样有一定英语基础的屌丝们勇敢地申请迈出国门。

关于我们家移民申请的那些事儿

2015年1月15日拿到了大信封,加拿大联邦技术移民之路就这样画上了句号,牛顿现在可以写点总结了。

移民这件事儿,实在有太多未知数,真不是单纯可以规划得来的。尽管许多年前牛顿就一直有这方面念想,但只要一开口跟老婆说(那时候她还是我女朋友),老婆就老大不乐意:国内虽然这不好那不好,但至少工作收入稳定,生活方面变数少。而且一眼都能看到老了,多好,没事儿出去瞎折腾干嘛?

就这么直到我们结婚,去澳洲和新西兰度了半个月蜜月,老婆才对外面世界的美好有了亲切的认识:天永远那么蓝,空气永远那么清新,牛奶永远那么可口……临走前俩人在酒店里抱头痛哭了一场,真是大哭呀,实在舍不得离开那么美的地方。

两万五就能移民加拿大?这位程序员做到了

新西兰奥克兰风光

第二年,老婆怀孕了,我们很是兴奋。宝宝出生前后那段时间,买奶粉成了我们最头疼的问题,因为我们根本不敢让孩子喝国产奶。这时候我们才死心塌地地意识到,国内的稳定,其实只是因为大家对现状麻木罢了。

所以,移民这个话题就时不时出现在我们俩的讨论议题里。可是,怎么移?投资移民?我们属于连在福州都买不起房的屌丝,光是负担孩子的奶粉和尿布钱都让我们不堪重负,典型的“贫贱不能移”。

技术移民?貌似可行,我们俩都会英文。但是我们似乎离精英阶层又还很远,既没留过学,也没进过外企,从毕业后就一直在体制里工作。我在国企里搞挨踢,她在公立校里教英文,所以感觉技术移民的希望也渺茫。所以,我们就这样,虽然希望移民,但是从来没有研究过技术移民的可能性,觉得那就是个可望不可即的梦罢了。

但我说过,人生中的很多事情,真不是可以规划的来的。特别是移民这种变数特别多的事情。当你以为你没必要去准备的时候,机会就突然来敲门。

两万五就能移民加拿大?这位程序员做到了

新西兰奥克兰风光

爱德华王子岛机会来敲门

对于我们,那个机会就发生在2012年年底,圣诞节前不久。牛顿突然收到了一封邮件,是一位在畜牧业工作的好朋友发来的。原来他的一位加拿大生意伙伴的儿子正在帮助爱德华王子岛政府在中国招募IT外劳。信中说,如果我感兴趣并且当地有雇主愿意给我发放offer的话,那我就能拖家带口先以临时外劳的身份登陆爱岛,工作一年后获得省提名。

总之,那前景描绘得还是挺诱人的。回家跟老婆一商量,老婆欣然同意我去尝试。就这样,我联系上了那位加拿大哥们,开始关注爱岛的网络招聘,写简历,写cover letter,四处投递。从2013年5月考完雅思以后一直投到了当年的年底,连续几个月的时间投了可能有几十封简历,不过,全部都石沉大海了。

如果你了解加拿大的就业形势,就会知道中国挨踢男的爱岛申请之路铁定是要撞墙的。爱岛是加拿大面积最小的省份,和其他几个大西洋省份一样,那边IT业相对落后,需求量极少,海外人员想通过境外申请到job offer的可能性几乎是零。但我为什么说要多亏了这次机会呢?

因为如果没有那位朋友牵桥搭线,我根本不会潜下心来做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是刻苦钻研加拿大的各种移民政策。从2013年开始,我们夫妻俩就是铁了心要移民的,Plan A的爱岛省提名走不通,牛顿就立刻开始研究Plan B(联邦技术移民)、Plan C(其他省的提名)、Plan D(澳洲技术移民)等等。

第二件事,也同样重要,就是考雅思。

两万五就能移民加拿大?这位程序员做到了

话说2013年春节过完决定备战雅思的时候,牛顿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能在联邦技术移民的申请上用到雅思分数。当初的目标还在Plan A,想法很单纯:如果我有了不错的雅思分数,也许爱岛的雇主就会愿意给我offer。不过雅思要交钱,当时价格已不菲,1680元人民币。找老婆审批的时候,老婆问,“这么贵的考试才两年有效期,如果过期了我们还没移民怎么办?”我拍着胸脯说,“放心老婆大人,两年内咱绝对移民!”于是就审批通过了,现在回头想想,真不知道当初哪来的勇气。

从3月初开始准备雅思,到5月底参加考试。我没有报任何培训班,只买了全部的剑桥真题集,一题题认认真真做过去。从雅思报名费加上各种参考书的价格,语言方面的总投资大约在2000块钱。虽说我没报班,但考前那段日子我绝对是准备到极致的了,专门请了五个半天的年休,每天上午准时奔赴考点做模拟题,连答题纸都是按雅思官方要求打印的。

考试那天是5月25日,正值春末夏初,福建师范大学的风景美得不得了。牛顿也信心满满,发挥得自我感觉良好,最后换得的总分是7.5:其中听力8分,阅读8.5,我非常满意;写作和口语都只有6.5,略不爽。但回头看看联邦的要求,这分数也够用,就没再去折腾了。

瞄准Plan B,转攻联邦

狂投简历一个月后,我隐约觉察到这个Plan A爱德华王子岛似乎不怎么靠谱。于是开始Plan B,按照联邦五四政策的要求开始准备其他材料。因为想到学校马上要放暑假了,于是先联系了南京的亲戚帮我去南京大学开学位学历和成绩单证明。母校很给力,几个工作日就都把材料都开好了。

两万五就能移民加拿大?这位程序员做到了

加拿大

然后开始注册WES,申请清华认证。因为不知道啥时候联邦再开门,所以学历学位认证就没有申请加急了,清华到了9月才结束国内认证,然后转到北美WES到11月15日才最终完成全部的学位学历认证。WES的收费是237.30加元,连同清华和南大的各种手续费,换算成人民币不会超过2000元。这就是我在学位学历认证方面的全部投资了。

暑假时候还做了一件事,就是趁着老婆放假,带着儿子去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把护照给办了。儿子那时候还不到一周岁,话还不会说,看着老爹老妈抱着他跑东跑西的一定很纳闷这是在折腾什么。

护照到手后,有效期才五年。老婆又问,“我们搞这么累,到底能移得成吗?会不会护照过期了都还没机会移呀?”我想都不想就拍着胸脯说,“老婆大人,绝对移得成,两年内!”那是我第二次夸下“两年内移民”的海口,那勇气,真的不是从我自己而来的。

那阵子雅思考完了,上班也清闲,每天没事儿就泡移民论坛钻研各种移民政策。五四政策开门的时候,不少前辈抢到机会了,都兴奋地在论坛上汇报移民进度。那时候看着他们真是各种羡慕嫉妒恨呀!心想我如果半年前开始瞄准联邦政策努力,说不准也抢到了呢。但是殊不知,那些抢到五四名额的人,其实他们中间大部分人也是苦等了至少一年以上的。

两万五就能移民加拿大?这位程序员做到了

2013年12月收到WES以后,感觉离加拿大迈进了一大步,开始信心满满地准备各种材料证件的公证,一直做到第二年春节前。那段日子不知道往派出所、档案局和公证处跑了多少趟,包括出生公证、结婚公证、户口身份证公证等等,每份材料的公证费用从100到300元不等,前前后后花了大约也有1000多元的样子。

无刑证明因为有时效要求,所以我们想推迟些,等听到联邦开门的风声了再做。总之,所有公证费用算下来(包括有一次事情紧急乱停车,被警察抄了张罚单),也是接近2000元。

办公证那段时间我们家发生了一连串极其不愉快的事情,具体我就不说了,总之,那些事情更坚定了我和老婆离开这个国家的信念。于是问题来了,我们的信念从哪里来?五四政策说实话只是开了个小小的门缝。

以整个IT行业为例,只有底层的程序员符合申请条件,高级一些的软件工程师和系统分析师都不在需求行列,而且每个职业全球只开放300个名额,IT的瞬间就被印度码农们抢光了,看着都蛋疼。

再者,这个政策2014年4月30日就要到期了,下半年还会再有新政策吗?那时候盛传的说法是,2014年下半年加拿大将关上大门,不再接受技术移民,一直到2015年1月1日修炼出EE为止。说得很有道理,我们至少在理智上相信了这个预测,但是,情感上不信。

两万五就能移民加拿大?这位程序员做到了

魁北克

新斯科舍本地劳动力市场需求

2014年2月底,牛顿被调动到了一个新的工作岗位,每天被工作事情折磨得不胜其烦,于是有一小阵子不上论坛不关注新闻了。结果3月初,后知后觉的我才从一朋友那偶然得知,新斯科舍省推出了一个叫做本地劳动力市场需求(Regional Labour Market Demand,简称RLMD)的省提名技术移民项目:雅思只要5分,其他所有的条件都跟联邦五四政策一模一样,除了需要配偶的学历证明外。

门槛低本是好事,但全球只开放150个名额供大家哄抢,可真是把大家都急坏了。我由于情报慢了一拍,只好先把准备联邦五四过程中做好的公证材料寄出去,老婆的学位学历公证后面再补。另外找领导签了reference letter,并按照CIC网站对技术移民的存款要求去银行做了存款证明。

这个省提名项目跟联邦最大的差别是要写安居计划。记得在投料的前一天晚上,我坐在电脑前一边Google一边写,写了改改了写,写到了凌晨四点。写完后,睡两个小时就高高兴兴上班去投料了!这就是Plan C。

料投完第二周,继续投出了老婆的学位学历公证。新斯科省官网上写着不要自行补料,等他们通知再补,可是我才不管呢。分秒必争,爱收不收,先补再说。那段时间每天上canadavisa论坛看印度同行们汇报新斯科舍省的审理进度,幻想自己还是很有希望的。

两万五就能移民加拿大?这位程序员做到了

加拿大农场

还有一天,加拿大联邦突然叫停了投资移民项目,估计是受够了中国的土豪了。结果一群人在网络上纷纷骂娘,牛顿就潜着水看热闹,同时暗暗祈祷这种倒霉事别落在自己头上。

那阵子牛顿还做了一件事,就是开始关注澳洲技术移民的189项目,是为Plan D。结果网上找了位江湖专家,说是我的学历是理科,从事的职业是工科,这样职业评估要被扣分扣很惨,劝我放弃澳洲。

我有点心有不甘,但老婆说,既然我们都认准加拿大这么久了,就不要再浪费精力了。家里还有一堆事要做,移民只是一个选项而已,别因为移民而忽略了正常的生活。我对老婆大人的高见从来都是顶礼膜拜,无条件采纳。福州有句俗话,“听老婆嘴,荣华富贵。”

移民部长访华宣布联邦五一开大门

可能是加拿大政府也觉得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把投资移民的中国土豪们一刀切掉有点太刺激人了,3月下旬,CIC部长Chris Alexander屁颠屁颠来中国访问,据说目的是给中国有赴加留学和移民意向的人鼓鼓气,打打鸡血,意思就是加拿大还是很欢迎你们来的。

但是当时我们大部分人的猜测是,人家部长是来向被切的中国土豪们赔礼道歉的,并没有指望他会对技术移民宣布什么关键的言论。而且,如果真有啥重要指示,难道不会先公布在CIC官网上吗?所以,很少人有去关注部长3月22日在新浪微博上举办的微访谈,更少人关注到他在微博上说的这句话了(见下图):“下一个联邦技术移民年度配额将始于2014年5月1日,除非另有说明。请关注我们网站上的更新。EOI移民政策将于2015年1月启动。有关资格条件的详细信息将在政策启动前提供。”

两万五就能移民加拿大?这位程序员做到了

就是这样一条天大新闻,在4月底前从来都没有出现在CIC官网上,也从来没有出现在任何一个民间论坛上。印度人不知道,巴基斯坦人不知道,菲律宾人也不知道,唯独部长亲自跑到上海来对着中国人许下了这个承诺。你说他是有多爱中国啊?

可是网友们并不给面子,这样一条天大新闻,只有11个转发,4个评论,6个赞……移民论坛上确实有人拿出来说事,但更多的人是冷眼旁观:“加拿大政府不是经常出尔反尔吗?”“官网没公布的信息也敢当回事?”可是也有人看完就默默地开始准备了,下载表格、填表,继续深入研究联邦技术移民政策,而且第二天就奔去派出所开始准备无犯罪证明。那就是我,牛顿。

4月24日清晨,牛顿起床如厕的时候,在手机上看到了CIC的新闻,果然印证了部长的诺言:联邦将在2014年5月1日重新开放技术移民——职业清单从原来的24个扩大到了50个(IT专业原来只有一个程序员,现在还多了软件工程师、数据库工程师、系统分析师);每个职业原来是300人上限,现在变成了1000人;总上限从原来的5000人变成了25000人。

回想一下去年五四那可怜巴巴的一点人数,再瞧瞧今年的数字,真是激动得要从马桶上跳起来了,一边上论坛上微信奔走相告一边直掐大腿就怕是在做梦。当时除了各种表格,手头就差无刑公证以及存款证明(因为4月底CIC对技术移民的存款要求又涨价了)。

这次去公证处找了熟人,直接办理加急,4月29日就拿到了公证书。表格填写是个精细活儿。我们熬了几个夜,几个移友互相帮忙审表。就在我们踌躇满志以为万无一失的时候,在4月30日晚上意外发现老婆的无刑公证书上身份证号码印错了一个数字。公证处五一放假,怎么办?等5月4日公证处的人上班改好了再寄?还是抢联邦的时间先寄出去后面再补?

两万五就能移民加拿大?这位程序员做到了

加拿大

我们权衡了利弊,毅然选择了后者。因为担心联邦五一开门后突然宣布政策变化,我们大部分人都等到北京时间5月2日确定政策没有变化后才投递。我们是2号上午约的UPS,交了快递费500来块钱。看着快递哥开着面包车远去的身影,那心里的滋味真是复杂呀。

但事态的发展总是那么戏剧性。刚投出去的当天下午,一位移友就突然提醒我交的一张表是旧的。因为去年五四开门的时候曾经有人因为交了旧的表格而被退料(当时是因为新表比旧表的内容扩充了两倍,被退是必然的),所以很多人都劝我保险起见,赶紧冲去厦门把快递追回来。

可是我查了下,新表和旧表的唯一差别就是表中一处的加拿大就业发展部的名字从原来的“Human Resources and Social Development Canada”改成了“Employment and Social Development Canada”而已,其他没有任何变化。和老婆商量、祷告以后,决定不去追。

都说好事多磨,但真没想到我们的好事居然有这么多的磨,而且问题还会出在UPS这个全球老牌的快递公司上。5月6日,正当所有5月2日投料的移友们纷纷汇报成功签收的时候,我们的包裹却在UPS官网上显示被寄错物流了,正停在新不伦瑞克省的一个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

气得当天半夜打了四五个电话投诉加拿大的UPS,答复都是“放心,明天一定帮你寄到正确的地址。”好在第二天5月7日真的签收了,这一块石头这才落了地。可是,5月7日签收的材料是一个大高峰,我们因为这一天的耽误,后面一系列流程都延迟了不少。所以牛顿后来可没轻易放过UPS,狠狠投诉了他们。UPS也无话可说,只好全额退款了。

两万五就能移民加拿大?这位程序员做到了

(牛顿的申请材料从深圳出关,一路飞往新斯科舍省的悉尼——联邦CIO所在地。)

投料联邦后的等待

联邦签收后没几天,意外地收到新斯科省的回复说开始正式审理我们的RLMD申请。三月签收的五月了才开始审理,效率有够低。而且那时候我的心思都放在联邦了,所以真没把这封信太当回事,全心全意等联邦的消息。可是我上面说了,5月7日签收的是个大高峰,5号6号签收的人都扣款好多天了还迟迟没扣到我们。

终于,在6月16日的晚上,我正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抱怨着CIC的效率,突然手机短信和微信同时各一声巨响。我知道,终于轮到我们了。扣了1250加元,按当时的汇率是将近7000元人民币。我跟老婆那个激动呀,平生第一次被扣了这么多钱还这么高兴的。

这里倒叙插播一下8月8日发生的一件牛顿至今想不明白的事情。当天突然收到新斯科舍省的拒信,说他们曾经在6月份发过一次邮件要求我补材料,我没有回复,7月份又发了一次,我还是没有回复,于是8月份就决定彻底拒绝我的申请了。

可问题是我翻遍了邮箱的角角落落,也没有看到6、7两个月有收到新斯科舍省的邮件呀?唯一的可能是被系统当作垃圾直接删了。可是为什么又要让我看到最终的拒信呢?回家问老婆,老婆说,上天就是要让我们把精力完全放在联邦上,所以我们一定走得成联邦。我相信老婆!

两万五就能移民加拿大?这位程序员做到了

确实,自从信用卡被扣款,我们就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联邦的申请上了。可是整个7月就一点动静都没有。也许情有可原吧,7月是加拿大最嗨的季节,最好的天气,还有一连串的节日,估计CIC里干活的人都请假出去玩了。

最终,我们在8月2日凌晨收到了per邮件,正式通知我们的申请已经获得CIC批准。那天是个好日子,农历的七夕,于是我跟老婆过了一个格外有意义的情人节。几天后官网刷出第一行状态。

8月19日,收到加拿大驻香港领事馆的邮件,俗称rbhk,告知我们申请已正式抵达香港,于是我们赶紧第一时间把无刑公证给交了。谁知这下竟是整整两个月的悄无声息,眼看着北京领事馆的审理有如光速,动不动就是ME+PL大礼包,把那些投北京的移友们乐得各个都欢天喜地的,看得我又是各种羡慕嫉妒恨。

10月23日,当天有不少移友收到香港的体检邮件,可是我却在当天中午收到了一封长长的补料信,要求我在一个月之内把公司人力盖章的在职证明、工资单、合同等信息寄往香港领事馆。看到这补料信我登时手脚就冰凉了,一是纳闷为什么签证官要怀疑我工作经验的真实性;二是担心补这些材料意味着要提前跟公司摊牌。

两万五就能移民加拿大?这位程序员做到了

魁北克

不过都走到了这一步,我真没啥好顾虑的了,签证官要啥我就给啥呗。第二天立马行动,找人力大姐把我的移民计划和盘托出,相关材料很快都顺理成章拿到了。找到一家翻译公司翻成英文,花了1000元大洋,其实很多术语的翻译工作是我监督他们做的,不放心呀!

然后寄香港当天来的顺丰小弟又特别不靠谱,做事毛毛躁躁的,连香港专用的繁体字信封都没带来,我们只好把材料直接交给他让他带回公司填单投递。结果他拿了我们材料居然钱也没收就一溜烟跑了,跑了好远我们才想起来没付钱,又把他叫回来。

我真是好怕他毛手毛脚的把我们材料搞错了,但老婆说她心里很平安,不会有事。我相信老婆。就这样又是将近一个月的杳无音信。那段日子是我最坐立不安的。11月24日,在官网上刷出了第二行状态,意味着补料已经被签收并认可,这下才吃了一颗猛药,心定住了。

后面香港的速度就开始有点让人应接不暇了。12月4日收到CIIP邀请信,于是我们立马报名了1月17日上海的CIIP培训会。12月5日中午收到体检信,俗称ME,我赶紧打印好材料,约好医生周一(12月8日)去体检。我们体检的地方是福建省立医院。感觉那天完全就是走过场,小朋友随便量量身高体重,成人再多抽个血、拍个X光、测测视力啥的,就这样居然也收了我们一家三口4000块钱。

12月12日,官网刷出第三行状态,意味着体检报告被领事馆确认没问题了,又过了一关。12月19日中午收到取签信,俗称PL,要求我们交登陆费(980加元,折合5000多元人民币)和护照,并且在体检后一年内登陆加拿大。牛顿当天中午火速交了钱,下午顺丰寄出三本护照,开启静候佳音模式。

这真是个无比快乐的圣诞和新年礼物啊!就这样,我们进入了2015年,带着同情又有点幸灾乐祸的心态看着后来的移友们苦逼地钻研着谁也搞不懂会如何运作的EE系统。1月9日,官网刷出第四行状态,decision made。不禁感叹当初我们decision made的时候是整整两年前,两年的努力才换来了他们的decision made。

两万五就能移民加拿大?这位程序员做到了

(CIC官网上的四行状态,分别代表着申请进度上的一个里程碑。)

1月15日,就在动身奔赴上海参加CIIP培训会的前一天,牛顿突然接到了邮局的电话:大信封到了!于是,两年的移民申请之路就这样结束了。我们为之奋斗了整整两年,换来的就是三本护照上各贴着一张彩色的移民签证,还有一片白茫茫的、未知的未来……

最后的一点总结分享

我们能为大家总结分享些什么呢?其实移民成功根本不是申请人自己的功劳,而是上帝眷顾的成果。用无神论者的话说,这就是运气,或者,说得再文艺一些,人生轨迹是由一系列随机事件决定的。没有联邦政府在2014年5月1日打开的技术移民政策,你雅思考得再高,材料准备得再齐全,都没有用。

但是反过来,如果你雅思考得不够高,或者缺乏准备材料的行动力,那么联邦的政策再好再多,跟你也一点关系都没有。正如前段时间TEDx上很流行的一篇演讲文《我们这一代人的困惑》里说的那样,“在能力没达到一定程度之前,你连面对随机性的资格都没有”。诚哉斯言。

有人说,技术移民是零成本。我们粗算了下,这两年来和移民直接相关的资金投入大约在2.5万元人民币,和投资移民的巨额比起来确实是零成本。但是这并不代表技术移民很轻松:我们是全程DIY,所有和申请相关的事情我们都是亲力亲为的,这里头花的心思、流的汗水、受的压力真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

不过,我们也体会到了亲手打造未来的快乐。移民申请的成功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挑战的起点。我们一定会把这种快乐带到我们未来在北美的生活中,带给我们的下一代,鼓励他们也用自己的头脑和双手去勇敢地创造属于他们自己的未来。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