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Club享传递价值

秘书微信号:iMBAClub2;QQ群:135396918

投稿邮箱:post@MBAClub.cn

合作邮箱:Cooperate@MBAClub.cn

阅读引语

今日,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命殒“招聘骗局”事件被媒体报道,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大家不约而同地从李文星的死想起了魏则西之死。这两位年轻受害者的经历惊人的相似。他们都是在知名、正规的平台遇见的“李鬼”。魏则西通过百度搜索找到了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结果落入莆田系之手。李文星通过BOSS直聘找到北京科蓝公司,结果落入传销组织之手。


无论诈骗还是传销,“李鬼”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李鬼”得到了宋江的背书,梁山的认证。我们不能苛责魏则西、李文星们警惕性不够,他们都行走在自认为的阳光下,黑暗却不期而至。


我们必须在阳光下也如履薄冰吗?我们必须对每一个名头响亮的平台疑神疑鬼吗?我们必须不跟任何陌生人说话吗?没人想要生活在这样的社会,也没人能炼成360度无死角的火眼金睛。


要为好人开拓生存空间,只能压缩坏人的生存空间。这不是让百度、BOSS直聘这些平台承担额外义务,而是它们在享受商业利益之时分秒不能推卸的责任。挣一分钱,担一分责,于法于情于理都是如此。


不要总让无辜者用生命去推动社会的进步,防患未然是监管部门、相关企业应尽的责任。


来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 大学生李文星,家属供图


两个月前,又是一年的毕业季。来自德州农村、毕业于山东大学(985高校)的李文星,也走在这条涌动着千万人的求职路上。其实他毕业已近一年,但一直没有找到自己心仪的工作。


5月19日,李文星通过招聘平台BOSS直聘求职后,接到“北京科蓝软件系统有限公司”的入职聘用书。第二天,前往天津入职。随后,李文星频繁失联,数次向同学借钱。7月8日晚上,他向家里打电话说了最后一句话,“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不要给。”再无下文。直到他的遗体于7月14日在天津静海区一处池塘被发现。


天津市公安局静海分局表示,根据李文星随身携带的传销笔记等物证,分析认为其极有可能误入传销组织。


真相还在进一步追查。但是社会舆论已然被引爆。

 

▲ 1分钟看懂李文星离奇死亡事件。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01


追溯事件,公众关注的焦点,是招聘网站的信息造假。北京科蓝公司回应称,BOSS直聘上显示的员工“人事部薛婷婷”和“人事行政部王文鹏”均不是该公司员工,而且公司发送的录用通知也都不会使用个人QQ邮箱,而是企业邮箱。在BOSS直聘上与李文星联系的北京科蓝公司,原来是一家冒名招聘的“李鬼”公司。


这不是个案。事件报道之后,微博、知乎上等社交平台,不少用户曝光曾遭遇和李文星类似经历。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李文星事件曝光之后,不少媒体记者,在BOSS直聘上体验了一下发布招聘信息的流程。他们发现,“BOSS直聘”发布招聘并不复杂,以手机号注册,在填写个人姓名,虚构公司全称、简称以及职务后,就可以发布招聘信息。


就是说,任何人都可以在这个App里以招聘者的身份注册,并以任意公司的身份发布职位。甚至于,报道此事的芥末堆在事发之后,同样是冒充科蓝公司,竟然也没有察觉到有任何审核的环节,10分钟之内收到了18个求职者的求职意向。


当然,BOSS直聘也不是没有意识到身份认证的必要性,里面也有身份认证选项,但这项认证仅仅是可选项。


媒体通过进一步实际体验发现,招聘行业领域,不乏存在与“BOSS直聘”类似的现象:用户简单注册即可发布招聘信息。其中包括赶集网等知名招聘网站。发布信息无审核、或者审核环节存在漏洞,是招聘网站普遍的问题。正是这些行业漏洞给虚假信息的滋生提供了生存的土壤。


02


回到BOSS直聘企业层面,来反思这一悲剧。


自媒体最先报道李文星之死后,BOSS直聘发表了回应:“在得知相关情况后,公司已经在上周六晚与家属代表见面,并在第一时间将有关数据进行提取和保存,以便随时配合案件调查。……传销与诈骗是这个社会巨大的毒瘤。用户和平台都深受其害。BOSS直聘将积极配合有关部门和家属,找出真相,让坏人受应有的制裁。在一切水落石出之际,依据法律应当承担的一切责任,我们都愿意彻底承担。”


8月3日凌晨,BOSS直聘CEO赵鹏也进行了公开回应:“我们意识到自2015年初以来,平台执行的‘只发一个职位,资料合规,可以先发;不触发举报,可以招聘’这一机制,存在很大的问题。不能及时更新这个策略,是我们的问题。教训很惨痛。”


在第一份官方声明中,BOSS直聘把自己划在用户的同一侧,以受害者自居,“传销与诈骗是这个社会巨大的毒瘤,用户和平台都深受其害”。这一声明无法让大众信服,也有失一个负责任的企业形象。


毕竟有个事实,它是回避不了的:它恰是李文星死因链条上的重要一环,正是它不严格的平台审核,让假boss与李文星直接接触,将他引向了不归路。即便不是主要责任方,这种声明却不得不让人产生BOSS直聘在推卸责任的印象。


那么问题来了,BOSS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在这里岛君引用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的话来回答,“对于这种事件,关键是要追究诈骗者的责任,但如果招聘网站平台对此知情,则不论是否具体参与实施了诈骗活动的后续环节,亦可作为共犯处理。”“对于显而易见的,平台应当获知的违法信息,平台负有监测排除的义务。特别是经过受害者反映投诉或公安机关通报,平台已经获知的违法信息,如果未及时删除而造成的损害扩大部分显然应当承担责任。”


再看,CEO赵鹏的回应,把问题集中导向了一点:最初设立的机制的漏洞,即长期以来的坚持的“只发一个职位,资料合规,可以先发;不触发举报,可以招聘”。问题是,为什么对“只发一个职位”的招聘方的资质不强制审核?


对于这个问题,BOSS直聘CEO赵鹏曾经对媒体表示,“并没有采取事先审查的原因基于两点,一是没有资源,二是可能也没有资格。”所以,平台采用事后担责的操作形式,以牛人举报——平台查封——与企业探讨是否误举报。在这个过程中,赵鹏更偏向于求职者。在举报过后,Boss直聘设立黑名单,并且针对一些重点灾区加大审核。 


且不论把审核的重任分解到外部人是否符合规范。这种放宽的策略,带来的好处是比较明显的,数据应该会很好看。而对于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来说,数据或许才是最大的竞争力。但是数据是否也是应该以安全为前提?


8月3日早上,虎嗅发布了一篇《前BOSS直聘市场公关经理给李文星母亲的一封信》,前BOSS直聘市场公关经理朱利安提起,“在公司成立到2016年上半年期间,BOSS直聘一直保持着非商业化运营,也正是在那段时间里企业进入了高速发展并不断斩获口碑的黄金时期。但随着2016年下半年,公司进入全面商业化阶段,各种付费工具、付费活动业务的经过全面推广,产品和团队的重心开始转移。”


“2016年底我离开Boss直聘,期间并没有留下任何遗憾。因为原本我带着借助移动互联网打掉中间环节完成HR行业的一次革命的理想,却没想误入了销售们靠卖人简历而从中获利的皮肉生意。”


朱利安还表示,其实BOSS直聘对于企业资质是有审核机制的,但由于销售团队KPI的考核,这层层审核机制又形同虚设。


▲ 企业审批程序


朱利安可能是主观视角,但指向的或许才是本质问题。


企业商业化运营是理所应当,追求利润,也是本职所在。问题在于,当企业追求商业利润的时候,是不是要以牺牲用户利益为代价?更高一层,我们要叩问、企业要反思的是,一个企业的使命、价值观。


互联网企业以技术为支撑。技术上或许本身存在漏洞。但技术本身是无罪的,“不作恶”是底线。


BOSS直聘的这一危机算是给红极一时的互联网公司一个警醒,在为估值、为行业竞争冲数据的同时,除了承担法律责任,或许应该想想,该在多大程度去承担社会责任。


互联网时代下,联系用户双方的互联网平台作用越来越重要。平台想要获得收益自然是应当的,但要保障信息的安全,要对信息发布方的资质、信用进行审核。这不仅是对人生仍旧充满想象的李文星们负责,也是为了互联网企业自身的发展。互联网应该扩大社会福利,不能成为坏人的帮凶。


03


李文星之死让人想起了魏则西之死。这两位年轻受害者的经历惊人的相似。他们都是2012级的大学生。他们都是在知名、正规的平台遇见的“李鬼”。魏则西通过百度搜索找到了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结果落入莆田系之手。李文星通过BOSS直聘找到北京科蓝公司,结果落入传销组织之手。


无论诈骗还是传销,“李鬼”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李鬼”得到了宋江的背书,梁山的认证。我们不能苛责魏则西、李文星们警惕性不够,他们都行走在自认为的阳光下,黑暗却不期而至。我们必须在阳光下也如履薄冰吗?我们必须对每一个名头响亮的平台疑神疑鬼吗?我们必须不跟任何陌生人说话吗?没人想要生活在这样的社会,也没人能炼成360度无死角的火眼金睛。


要为好人开拓生存空间,只能压缩坏人的生存空间。这不是让百度、BOSS直聘这些平台承担额外义务,而是它们在享受商业利益之时分秒不能推卸的责任。挣一分钱,担一分责,于法于情于理都是如此。


“魏则西事件”催生了“魏则西条款”。2016年7月,工商总局发布《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将付费搜索明确为互联网广告。百度裁撤了医疗事业部,360宣布放弃医疗广告,搜狗推出了明医搜索。事到如今,如果李文星之死也能让整个网络招聘行业有所改变,那么至少他也能有所安慰。


但不要总让无辜者用生命去推动社会的进步,防患未然是监管部门、相关企业应尽的责任。(本文图片、视频来自新京报)



参考资料:


李文星成了第二个魏则西,BOSS直聘成了第二个百度 骏小宝

求职少年李文星之死:又一起“魏则西”式悲剧 凤凰评论家

BOSS直聘卷入李文星之死事件:曾获多著名机构投资 腾讯财经

求职者李文星之死,招聘网站是否难辞其咎 新京报

前BOSS直聘市场公关经理给李文星母亲的一封信 虎嗅网


来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注:MBAClub编辑转载,意在传播价值,如有版权异议,请联系编辑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MBA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