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父亲的百天忌日。

顶着盛夏的酷暑,我们姊妹们站在父亲的坟前,三个月前撒下的五谷杂粮的种子已长满坟头,绿色的藤蔓也覆盖住了坟堆上的新土,用不了多日父亲的新坟与周围的老坟将会没有了区别。

按照家乡的习俗祭奠完父亲,姐姐们脱掉孝服,大姐说:“这下只有再等一周年来了……"听她这么一说,我刚止住的泪水又涌了出来,三个月来对父亲的思念时时缠绕在我心头,谁也不敢在我面前提起父亲,常常是话音未落泪先流……

今天父亲百日,我想提笔写点文字,以此来表达对父亲的怀念。

同许多人的父亲一样,我的父亲在我成长阶段给我付出了很多的心血。在我的记忆中,有这么一件事,近三十年过去了,仍让我记忆犹新......

我刚考上大学的那一年,8月底,学校即将开学,父亲去给我办入学前的手续。那时候上大学时必须在当地的粮站办理粮油关系,在派出所办理户籍关系等,比较麻烦。我的录取通知上写的是8月31日报名,9月1日开始军训,因此我必须在8月31日到达学校。

8月29日这天,父亲去办手续,为了去学校坐车方便,我提前来到离车站近的姑姑家。那天,我同姑姑一边准备上学的行囊一边在家等候父亲回来。可是天快黑了,父亲还没有回来,我过几分钟就去楼门口看看。天色越来越晚,我的心也越来越慌,我担心是不是父亲办事时出了什么差错,或者......晚上12点钟了,父亲还没有回来,我同姑姑坐在门口焦急地等待着父亲。凌晨一点钟了,姑姑对我说:“我看你爸不会回来了,咱们睡觉吧!”

我和衣躺在门口的沙发上,睁大眼睛望着窗外黑乎乎的夜空,我知道父亲不回来自己是不可能睡着的。不知过了多久,我忽然听见楼道里传来熟悉的脚步声。“父亲回来啦!”我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对屋里喊起来:“姑姑,我爸回来了。”当我打开门时,父亲正疲惫不堪的站在门口,头上、眉毛上、衣服上都沾满了灰,汗水已浸透了他身上厚厚的外衣,父亲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再也动弹不得。

姑姑说:“快去给你爸下饺子。”我以最快的速度给父亲下了两大盘饺子,父亲一边吃一边告诉我们:“早晨办事非常顺利。下午两点多,他所坐的车行驶到离姑姑家大约有60里的路上时遇上了堵车,前面发生了车祸。由于路面太窄,来往的车无法通过,拉煤车像长龙一样排列着。他所坐的车停的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路上连一个卖水的人都没有。他是早晨10点钟去办事之前在家吃的饭,一直到现在(我从心里算,现在是凌晨两点半,父亲已经16个半小时滴水未进了)。到了晚上他看等车无望,为了不耽误我上学,就走了60多里路回来......

父亲的话没有说完,我早已泣不成声了,姑姑对我说:“孩子,别哭了,记着老人为你所受的苦......”话未说完,她也哭了......

父亲平静地站起来,说“这有啥哭的?赶快睡觉,6点半还要起来赶车呢......”

早晨,我睡得正香,父亲把我叫醒:“丫头,快起来吃点东西吧!”我看见,桌上已放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荷包蛋,一盘烤得焦黄的馍片。

为了不惊动姑姑,我同父亲悄悄地收拾好行李,轻轻地带上门往车站走去。

大街上黑乎乎的,几乎没有行人,偶尔有一辆车呼啸而过。初秋的黎明,天气已有了几丝凉意,空气潮湿而清新,我的皮鞋踩在水泥地上,发出“蹬蹬”的声音,在幽静的街道上传得很远很远。父亲佝偻着身子,背上背着一床大被褥,一手拎着箱子,一手拎着一个大包,大踏步的在前边走着......

父亲把我送到车站,把行李安排好,坐在我身边一句话也不说。车发动了,父亲下了车,又上来说:“出门在外,要学会照顾自己,需要什么东西,就给家里写信......”我看见父亲眼睛中闪现着泪花......

车开走了,父亲站在微弱的灯光下向车上张望,我不忍心让他看见我的眼泪就把头扭向一边。车行远了,我回头看见父亲仍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儿......

这么多年来,每当想起这件事,我都会泪流满面,如今这份浓浓的父爱却成了我永久的回忆。愿父亲在天堂安息!

精彩回顾

散文荟 | 刘雅婷:沙漠夕阳

作者简介

刘雅婷,笔名随遇而安,一位有二十多年教龄的小学语文老师。喜欢旅游,喜欢美食,爱笑,爱乐,爱简单,爱交朋友,爱自由自在,爱安安静静的自得其乐,也爱热热闹闹的与众同乐。总之,我就是一个热爱生活的小女人。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