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人王心凌日前卷入私密照外流风波,前男友姚元浩坦承是拍摄者,继女方表示提告后,男方近日突然打破沉默表示希望提告,正当外界一头雾水时,8月10日,王心凌在社交网站上发出千字长文提出了对姚元浩的四点质疑,公开还原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7月25日,我心中始终存在的一颗炸弹,终于爆发”。

王心凌稍早前在脸书发文,坦言从当初知道有这张照片后,一颗心一直悬着,原以为照片已经被删除,没想到一年多前突然在网络上出现,甚至照片被寄去报社,隐瞒已久的事情终于爆发,她也提出四点质疑:“为什么删除的照片会流落在网路上”、“为什么事发之后承认照片是他拍的,但就无关痛痒不再理会”、“为什么事情被报道引起大众讨论后,一声道歉那么难”、“正常男人在承认之后,下一个动作不是应该说怎么善后,才叫承担吗”。

整件事情爆发后,王心凌说3天得到了对方的道歉,15天得到拜托提告的声明,但外界正反声浪都有,有人质疑她本人看过照片、小题大作、对号入座,但她表示:“我虽然是公众人物,但不代表我的私人领域可以在未经我本人同意下被公开”,更清楚知道这件事我不面对,就永远不会放过我”,至于网友认为在炒新闻的说法,她不解反问:“演唱会根本不在台湾,谁会因为这样的新闻去买票?为什么要用这么烂的方式炒新闻?”

王心凌指控道:“整起事件荒谬又丑恶”,痛批该道歉的不道歉、该解决的不解决,但荒唐的杂音却不断被放大,甚至开始泯灭良心的说谎”。

回想事发至今,她懊悔最刚开始“该报警的时候我没报警”、“该提告时我没告”,假如第一时间报警,拍摄者也就是说会一人承担的姚元浩就会被查,却因为一时心软最终风波如滚雪球般扩大,她说:“我一直在等着一个道歉,和到底要怎么承担的具体行动。”

如今15天过去了,王心凌等到的是对方“麻烦你一定要提告”的说法,这句话在她看来可笑又可怜,“因为照片的拍摄者是谁,大家都知道了,不用借由报案去抓人,当初没报案,现在更不用”,她说律师曾经说过可以告拍摄者,但依旧因为狠不下心和前男友对簿公堂,也澄清经纪人从来没有跟对方坐下来讨论过照片。

最终王心凌做出决定,不论姚元浩是要报警、提告、翻遍手机或电脑云端,她表示:“他终究要给我也给媒体一个正式的交代,或许一切都来得太迟,伤害也已经造成,但我愿意再给他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往后她将不再多做任何说明,一切静待男方从法律途径找出真相,我决定往前看了,人生很短,不要再把时间浪费在不必要的人事物上了。”

王心凌同姚元浩虽然已经分手,但他们的瓜葛依然未了断。早前王心凌的私密床照外流,前男友姚元浩(承认拍照者)于本月8日到警局对“散布者”提告,并且在脸书上对王心凌喊话“麻烦你一定要提告,才能还我的清白……找出这个鬼”,王心凌今日在脸书贴出1476字长文,指责因姚元浩而起的整件事情“荒谬又丑恶”。

文中,王心凌道尽对姚元浩的失望,但仍狠不下心告他,直指那句“麻烦你一定要提告”可笑又可怜,“我不需要报案,因为照片的拍摄者是谁,大家都知道了,不用借由报案去抓人,当初没报案,现在更不用”。她现在决定是:“我希望看到这个人,诚意地去解决这件事情。不论他报警他提告他把所有曾经置换的手机找回或电脑或云端翻遍。他,终究要给我也给媒体一个正式的交代。”她对姚元浩有4个不解:“当初说删除的照片,为什么会流落在网络上?事发之后承认了照片是他拍的,但就继续无关痛痒的不再理会?一声道歉为什么那么难?正常男人在承认了是自己所做的事情之后,下一个动作不是应该告诉我,他要怎么善后,才叫做承担吗?”

她否认炒作演唱会的阴谋论,“可笑的是我的巡回演唱会根本不在台湾,况且到底有谁会因为这样的新闻而想要去买演唱会的票?我为什么要用这么烂的方式炒新闻?”并强调看不出自己可以从哪里获利。眼见姚元浩去警局提告,她愿意再给他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一切,就让姚先生去从法律途径找出真相吧。如果他真心有想的话。”而她不会针对此事再做任何说明。

王心凌脸书全文:

七月二十五号,我心中始终存在的一颗炸弹,终于爆发。

从当初知道有这张照片,以为被删除,到一年多前在网路上出现,一直到照片被人寄去报社,事情爆发。

我不解,当初说删除的照片,为什么会流落在网络上?

我不解,事发之后承认了照片是他拍的,但就继续无关痛痒的不再理会,没有任何表示。

我不解,即便当初两人曾经讨论,当事情被媒体报道引起大众讨论之后,一声道歉为什么那么难?

我不解,正常男人在承认了是自己所做的事情之后,下一个动作不是应该告诉我,他要怎么善后,才叫做承担吗?

3天之后,我获得了一个要我“一起面对”的道歉;15天之后,我获得了“拜托我告他”的声明。

有人说,我看过照片。

我的确看过,但是在事情发生之后。

有人说,那照片没什么何必小题大作。

我虽然是公众人物但不代表我的私领域,可以在未经我本人同意下被公开。

有人说,看不出脸的照片为何要自己对号入座承认。

我知道,这件事我不面对,就永远不会放过我。

有人说,我是为了演唱会在炒新闻。

可笑的是我的巡迴演唱会根本不在台湾,况且到底有谁会因为这样的新闻而想要去买演唱会的票?我为什么要用这么烂的方式炒新闻?(这么荒唐无脑的推论,却被网友们当成自己的洞见,大肆抨击我和我的公司)

有人说,我是最大的获利者。

我一点也看不出,这样的事情可以从哪里获利?

这整件事情都荒谬又丑恶。

该道歉的不道歉,该解决的不解决,不该出现的杂音不断被放大,甚至开始泯灭良心的说谎。

这件事情一发生,该报警的时候我没报警,因为报了警,要查的人第一个就是拍摄者,也就是说他会一人承担的姚元浩先生。

这件事情,应该要告的时候,我没告,因为我始终无法狠下心对一个曾经在一起过的人提起诉讼,不论是分手前或是分手后。

我一直在等著一个道歉和到底要怎么承担的具体行动。

媒体新闻曝光十五天之后,终于,我看到了报警和提告的动作。

姚先生前往刑事局报案并提告,希望借此揪出散布照片的真凶。他明明早就可以去做的事情,却任由舆论吵翻、网友骂遍,最后才愿意去面对处理。

但终于,有一件事情我获得了应有的对待。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迟来的正义,起码,该承担的人终于有了第一步的动作。

而这一切本该在15天前,就由当初肇事者去收拾残局的。

这一切不该在媒体舆论延烧15天之后,对双方都造成无可抹灭的伤害之后,才开始找寻真相。

我始终认为,现在我不需要报案,因为照片的拍摄者是谁,大家都知道了,不用借由报案去抓人,当初没报案,现在更不用。

“麻烦你一定要提告现在看来是多麽可笑又可怜。

我的律师告诉我,我可以告一个人,就是承认照片的拍摄者--姚元浩先生。

藉由这个提告,让他不得不去面对问题,找出真凶来自清。

我始终无法因为要找到散布照片的真凶,而和前男友对簿公堂。这件事情我狠不下心,也做不出来。

姚元浩先生无法解释照片怎么流传出去,所以他可以报案去追查去提告网路上散布的人,这件事情早就该做而没做。

我那两位从来没有跟姚先生坐下来讨论过照片这件事情的经纪人,每天都要被关心的媒体问到,你们到底要不要告姚元浩?

在历经这么多天的煎熬和一团烂帐之后,

我的决定是:

我希望看到这个人,诚意地去解决这件事情。不论他报警他提告他把所有曾经置换的手机找回或电脑或云端翻遍。

他,终究要给我也给媒体一个正式的交代。

也许一切都来不及,也许对彼此的伤害都无可弥补。起码,他做出了第一步。

但我愿意再给他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

最后,要谢谢媒体朋友对我的关心,在这件事情上,我们不想再浪费社会资源的去做任何的说明了。

一切,就让姚先生去从法律途径找出真相吧。如果他真心有想的话!

但我决定往前看了,人生很短,不要再把时间浪费在不必要的人事物上了,谢谢大家。

针对王心凌私照外流事件,姚元浩昨(8日)一改原先的真情喊话态度,强硬请求王心凌“一定要提告”,引来外界各种解读,曾担任中天谈话节目《新闻大审判》主持人的律师简荣宗则表示,看完姚元浩的声明,他认为姚的发文是经过律师评估的,尤其是双方“两年前便讨论过照片外流”这段,有可能使王心凌就算提告了,检察官也不起诉。

律师简荣宗昨发文表示,部分媒体解读姚元浩的二度发言是对王心凌的“反扑”,但他认为姚元浩所说每个字应有经过法律评估,因姚元浩涉及的“偷拍”,为台湾地区的妨害秘密罪,属告诉乃论罪,即是被害人须在“知悉”后的6个月内提告,否则失去告诉权。

而姚元浩昨在脸书表示,“2年前”这张私照在IG流传时,他曾和王心凌、助理等人尝试寻找散布者,间接表示王心凌2年前就知道这件事,因此就算正式提出告诉,也可能因时效已过而遭不起诉,使简荣宗看了姚元浩的声明说:“可以表态,风险又不高。他的律师有想过。”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