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首的童年并不幸福。他的父亲是奥匈帝国的一个海关职员,拿我们今天的编制来类比的话算是一个事业单位的公务员,这位公务员在第三次结婚时娶了小自己23岁的外甥女,这位外甥女就是希特勒的母亲。希特勒同父异母的兄妹总共有5个,最后只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长大成人,其他都夭折了。我们说元首的童年不幸福主要还是因为他这位公务员父亲脾气暴躁酷爱酗酒,一边是逆来顺受的母亲,一边是经常给他们母子家暴的父亲,所以元首的性格如果有点古怪的话,可以从这里找到一些原因。

元首的青年时代也不幸福。他在高中时遇到了职业规划的问题,他爹想让他以自己为榜样成为帝国的公务员,而元首那时候很文艺,只想做个画家,于是父子二人发生了冲突。父母喜欢让子女做公务员在某些国家比较常见,比如我国。他们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他们度过了半个人生见识过甚至饱尝过生活的艰难和心酸,对于体制内那份从头到脚的稳定感的认同是权衡利弊的结果,而作为子女初涉世事根本无法体会它的好。话说元首和父亲冲突后没有再好好读书,不久离开中学去了奥匈帝国的首都维也纳追求诗和远方。

(希特勒小时候的照片)


在首都流浪时的元首更不幸福。这个时候他大概16岁,是一名彻彻底底的文艺青年,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吃饭和睡觉,穿衣服就无所谓了,反正他从来不依靠颜值出去混。为什么说当时元首是文艺青年呢,因为他在维也纳的所作所为证明了这一切,他一部分时间用来画画,然后委托身边的难友们替自己出售换取生活费,其它时间就去维也纳图书馆借书然后疯狂地阅读,或者去欣赏歌剧,或者听市长的讲话并学习他的演讲技巧,这难道不是一个文艺青年的生活嘛?但是这段时间他不幸福,因为经常挨饿,晚上跟三教九流的人住在大通铺里,如果画的销量不好他还得通过做搬运工或清洁工来赚取伙食费。

元首的人生转折发生在一战。一战之前他两次躲过了兵役,一次是逃离家乡,一次是装病,但是一战爆发后他却主动参军加入步兵团上了战场。在战场上表现优异,从传令兵被提拔为上等兵,获得了两枚勋章,同时也先后受过挂彩疗养,第一次大腿被弹片击伤,另一次因为毒气的攻击而短暂失明,就在他双目失明的疗养期间,德国于1918年11月11日投降所以一战结束,当然战争并没有改变他的命运,命运的改变在战后。

(希特勒的绘画作品)


虽然战争结束但是元首还没有退役,在1919年7月份陆军部给元首下达了一个秘密任务,让他去调查一个规模不大的政治组织的动向并定期向军部汇报,其实元首就是被派去做卧底了。这个政治组织名叫“德国工人党”,纲领是社会主义、国家主义和反犹太人主义的混合体,组织当时只有50多个人而已,完全不成气候。肩负着神秘使命的元首开始旁听这个党的会议,由于年轻气盛并且懂得多,他时不时地忘记自己的身份站起来引经据典反驳一下发言人的错误观点,久而久之引起组织的注意,于是给他发了邀请函邀请他入党。

元首看到邀请函轻蔑地笑了,他是负责调查他们的,没想到居然会邀请他入党。但是比较了一下卧底的前途和加入工人党的前途,他还是你选择了加入工人党,并且在党内的地位很高,相当于常委会成员。入党之后元首有了双重身份,既是卧底也是工人党的骨干成员,10年前做文艺青年时读过的书,看过的演讲技巧都发挥了巨大作用,他组织集会并且慷慨激昂地发表演讲,因为内容通俗饱含激情感染力强,所以为工人党吸引了大批成员也扩大了组织的影响力,于是元首因此做了组织的宣传部长,做了部长升职加薪有了更大权力之后,他修改和丰富了党的纲领,还把组织的名字由“德国工人党”改成了“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这就是纳粹党的前身。

(希特勒演讲时行举手礼)


1920年元首光荣退伍,彻底放弃了以前卧底的身份,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人党的工作。组织里有这样一位精力旺盛能力突出的成员,是组织的幸运,也是其他骨干成员的不幸,一年后元首已经成了工人党的党主席,当然对于欧洲的党派我们不这么叫,我们叫党魁或者党首,他废除了组织里的常委会和对党首的选举制度,改成了所有人顶礼膜拜的领袖制度,最后再一次修改了组织的名字,在上一个名字的基础上去掉了“德国”二字,改为“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简称纳粹党,于是一个几十人的学术型组织在3年不到的时间里就被一个卧底改造成了一个几万人的群众性政治组织,并且开始觊觎国家元首的宝座。

其实我们之前一直管希特勒叫“元首”是不对的,因为元首指的是国家元首,在当时德国那样的议会共和制国家,做了总理才算是做了国家元首,而在1933年之前希特勒最多只是纳粹党的党首,并不是国家元首,在纳粹党变成执政党希特勒变成总理之前,他还经历了一段小挫折,这个挫折就是啤酒馆暴动和暴动失败后遭受的惩罚。1923年11月8日的晚上,当地市政府的领导班子聚集在一家啤酒馆里喝着啤酒唱着歌,突然之间他们就被希特勒带领的纳粹党给包围了,希特勒挥舞着手里的左轮手枪,慷慨激昂地宣布要成立一个新的政府,控制了这些领导成员之后,他们大几千人一路浩浩荡荡朝着所在地的首府城市慕尼黑挺进,当时那个所在地叫巴伐利亚,也叫拜仁,欧洲有个足球俱乐部叫做拜仁慕尼黑就来自巴伐利亚州。

(啤酒馆暴动前后的希特勒)


这场暴动在第二天就被镇压,匆匆茫茫夺取政权的结果换来的是一夜回到解放前,纳粹党被禁止了一切活动,希特勒本人也被判入狱5年。这场政变的持续时间没有超过20个小时,死亡人数也没有超过20人,在当时那个到处起义的年代根本不算事,在各种原因的作用下,希特勒仅仅服刑9个月就重获自由,当他态度虔诚地向政府低头认错时,政府被他的诚意所打动,于是恢复了纳粹党的一切活动。在之后的四五年里,纳粹党发展的速度更加惊人,从人员的质量到数量都比过去有质的飞跃,而且还积攒了一支几十万人组成的武装冲锋队,专门负责保护党的公开活动和破坏其它党的公开活动,在冲锋队之上希特勒又成立了党卫队,一个效忠于他和保护组织骨干成员的卫队。能有如此成绩多亏了那9个月的牢狱生活,因为在那9个月里希特勒冷静地反思了政变的失败和组织存在的问题,顺便写了一本叫做《我的奋斗》的长篇检讨。

希特勒真正成为元首是在1933年,当然那时候他也不是元首,而是国家总理。他的上台并不是什么阴谋和腐败的秘密事件,就是纳粹党光明正大地参与议会席位的竞选,并且最终获得了多数选票成为执政党,作为党首的希特勒变成了德国总理。关于这个选举胜利的原因分析起来就复杂和冗长了,为什么纳粹党会在那个时候胜出呢?其实这种事在最近这两年也在发生,每当一个国家经济状况不好失业率高治安差的时候,极右翼政党就会抬头和获得追捧,川普的胜出和法国“国民阵线”杀入总统竞选的决赛就是鲜活的例子,而当时的纳粹党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极右翼政党,他们宣称提高就业率、保护德国人自己的利益、驱逐外来人口等一系列政策深得德国人的胃口。纳粹党对这套纲领的大量宣传和希特勒的激情演讲,最终赢得了大选的胜利。

(纳粹开会时行礼的场面)


成为德国总理后,希特勒才变成了元首,他取缔了所有其他政党,把过去的议会制变成了元首制,也就是说总统和总理他一个人兼任,国家也朝着帝国的方向发展,我们在这里开始开始称他为元首才是符合历史事实的。元首之后做了哪些罄竹难书的坏事就不是我们今天的重点了,我们接下去要说的是纳粹礼,再不说可就跑题了。既然德国要变成一个帝国,那么就要找一个帝国来模仿和学习,当年对欧洲影响最大的莫过于曾经的罗马帝国及其元首凯撒,所以元首希特勒把过去见面握手或敬礼这些没有血性的规矩都改成了罗马式的举手礼。

举手礼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你冲人挥手打招呼就可以算是举手礼,小学生带着红领巾把手举过头顶算是举手礼,公务员手握拳头对着国旗宣誓是举手礼,军人互相敬礼是举手礼,川普面对星条旗用右手捂着胸口也是举手礼。罗马式的举手礼是古罗马时期的军人表达对凯撒的忠诚时使用的一种肢体语言,施礼时手心向下并斜向上伸直胳膊嘴里喊着“嗨,凯撒!”。以凯撒的转世灵童自居的元首不过是照搬了罗马式举手礼,只是在施礼时嘴里喊的内容变成了“嗨,希特勒!”或者“嗨,元首!”。当几万人同时将手臂伸向一个方向,那种场面是非常震撼的,心理素质不好的人绝对会泪流满面甚至嚎啕大哭,而这种场面极其带来的效果也是纳粹宣传机构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表达对元首和纳粹的忠诚和服从。

(希特勒检阅部队)


在元首的带领下,纳粹党在后来的工作中犯下了罄竹难书的累累罪行,这些罪行不但给德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也给全世界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所以纳粹党的一切都被德国政府永久地冻结了。1992年德国修订的《公开煽动法》规定,不能在公开场合使用任何能让人联想到元首及其组织的符号和口号;到了1994年这个规定被强化了,以前是不能使用,现在是使用跟元首有关的符号和标志或者不承认元首犯下的罪行最高判刑5年。两名中国游客在德国国会大厦前玩纳粹举手礼,绝对是在公共场合表现了纳粹敬礼行为,但是他俩并没有宣传和为其唱赞歌的目的,算是因为无知而犯了错,所以缴纳罚款被批评教育就完事了。

(抗议默克尔的人扮成纳粹模样)


纳粹礼和纳粹标志、军服等这些文化遗产并不是完全没有生存的空间,比如用于科研和艺术创作或者新闻报道时就不受限制,所以拍电影的道具可以有纳粹军旗和军服,雕塑和绘画作品可以有举手礼的内容。所有在二战中被德国欺负过的国家都明确禁止了纳粹礼,所以纳粹礼的禁区大多都在欧洲,因为当年元首没有跑到我们这里来,他的盟友日本还是传统的军礼和鞠躬的方式,所以纳粹礼在我们这里并没有明令禁止,大家对这个行为的仇恨值也不那么高。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局势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