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主(ID:banglicai)今天跟一群朋友小聚,她们讲起了自己在国外“买买买”的经历,身为“劳模”的帮主也悄悄萌生起休假的想法。


不过,最近一则消息又引发了留学生和海外“买买买”一族的担心:外汇局规定,从8月21日起,境内银行卡境外提现或消费超过1000元人民币的都要上报。

 

一石激起千层浪~吃瓜子的群众立马表示不淡定了!


“1000块就要上报,搜集信息要忙死了”、“在海外买双鞋就上报?系统会堵塞吧”、“1000元人民币=200加币,可能吃顿饭就没了”。

 

帮主(ID:banglicai)一时好奇心起,翻出国家外汇管理局的原文看了好几遍。


哪些情况会要上报?为什么境外消费信息采集的下限只是1000元?会不会对留学生和海外“买买买”产生影响?帮主(ID:banglicai)来解答下吧~

 

银行卡上报,微信支付宝等无需上报

 

前面的消息来自外汇局综合司8月3日发布的一个通知,主要是讲境内发卡金融机构(即发卡行)接入银行卡境外交易外汇管理系统联调、验收和试运行等内容。

 

在8月21日至8月31日期间,外汇局将开展银行卡管理系统试运行工作。21日起,各发卡行均应按照银行卡境外交易数据采集规范,每日12:00前报送上日银行卡境外交易信息。

 

这里帮主(ID:banglicai)要圈个重点了,人家外汇局要求的是发卡行上报,所以并不会像网友担心的,给持卡用户增加过多麻烦。


不过,会有哪些消费数据被采集到呢?

 

帮主(ID:banglicai)发现,在这份通知下发前的6月2日,外汇局还发布了另一份通知,对金融机构报送银行卡境外交易信息作了详细说明。


外汇局也普及了一个概念,境内银行卡是境内发卡行发行的各类银行卡清算机构标识的银行卡,包括但不限于借记卡、信用卡。

 

外汇局说了,采集的范围是“境内银行卡在境外发生的提现和消费交易信息,不含非银行支付机构基于银行卡提供的境外交易。”


相信有人已经get到了,这里说的就是银行卡,并不包括我们在国外一些消费场景可以用到的支付宝、微信。

 

再仔细点看,具体的采集范围分境外提现和消费两种情况。境外提现方面很好理解啦,就是境内银行卡在境外金融机构柜台、自动取款机等场所和设备发生的提现交易。

 

而银行卡境外消费信息采集范围就是颇受议论的部分,“境内银行卡在境外实体和网络特约商户发生的单笔等值1000元人民币(不含)以上的消费交易。”

 

为密切关注境外大规模转移资产

 

虽然不用个人上报,也专门针对境内银行卡在境外提现和消费,但网友好奇的“1000元界限”到底是怎么来的呢?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告诉帮主(ID:banglicai),1000元单笔消费或提现,是居民境外消费、购物小额与中等额度的一个门槛。


“1000元以下可以基本满足境外小额消费的需要,但是支出额度较大的一般都在1000元以上,对1000元以上进行监测,更加有利于提高数据的质量和有效性。”

 

对于境外消费、提现需采集信息的原因,黄志龙分析认为,有三方面的综合考量。首先,随着中国居民境外旅游与消费的频次越来越高、规模越来越大,采集这些信息有利于完善银行卡境外交易的统计,维护银行卡境外交易的秩序。

 

其次,这一举措有利于加强对具体消费内容的有效监测,以更好地掌握大规模境外资产转移的动向,从目前的政策规定看,境外刷卡消费并不占用个人换汇的额度。


特别是近年来国内居民向境外大规模转移资产,甚至通过刷卡购置房产等方式,中国居民也成为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最大的房产购买者。

 

“还能够加大对洗钱、腐败等犯罪活动的打击力度。特别是在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和应对税基侵蚀等国际合作中,有必要提高银行卡跨境交易透明度和统计数据质量。”黄志龙补充说到。


今年6月末,监管曾发布《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把大额交易的报告门槛从20万元降到5万元,也是为了反洗钱和反腐败的需要,提高打击犯罪的有效性。

 

留学生、海淘族、出境旅游”买买买“会受到影响吗?

 

对于这项“新规定”,是否会对海外留学生、海淘一族产生影响,他们又怎么看呢?

 

有分析称,规定实施后,个人境外刷卡超过1000元会被自动统计,而若长期有超过1000元的境外消费,就可能被视为有洗钱嫌疑,到时就会被重点关注。

 

帮主(ID:banglicai)下午先是问了在法国、德国留学的两个朋友,他们都说还没有留意这件事,之前刷卡没有遇到过问题。


另一位在迪拜工作的朋友告诉帮主(ID:banglicai),自己日常消费基本不涉及刷卡,平时兑换现金会在中国餐馆或超市用移动支付平台进行转账,对这次上报的要求并不担心。

 

注意到这个消息的小林认为,应该会对换外币有些影响。


小林是在日本做代购的淘宝卖家,平常在代购护肤品、化妆品,因为兑换外币每人每年的上限为等值5万美元,而且支付宝、微信的消费也算在其中,额度不够的时候会找亲戚朋友帮忙。

 

虽然自己的刷卡次数较为频繁,但小林笑称“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是很担心会受到什么影响。

 

黄志龙表示,如果是真实的日常消费,不可能出现异常,但是以转移大额资产为目的的境外支出,比如购置房产,显然监管部门要进行严格管制。“如果日常消费大幅超过个人的购汇额度,境外消费也可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刚从泰国旅行归来的张小姐有些担心。“我在境外刷卡,当时住宿一次性付了一万多人民币,并没有被告知需要上报,会不会影响到我?上报以后是不是不允许刷这么大的额度了?”张小姐说。


张小姐还向帮主(ID:banglicai)道出其中的一丝忧虑,她觉得刷卡信息是自己的隐私,而并不是往国外汇款、投资。

 

外汇局在6月2日发布的通知中表示,为防范跨境洗钱和其他犯罪活动,外汇局将通过银行卡管理系统向各发卡行发送存在银行卡境外违规交易记录或其他违法违规行为的个人信息,信息发送渠道与各发卡行的银行卡境外交易信息报送渠道相同。


发卡行接收信息后,应加强对银行卡境外交易的日常监测管理,防止银行卡成为各类违法违规行为的交易渠道。

 

而对于发卡行报送的银行卡境外交易信息,外汇局称,将依法保护持卡人信息安全。


 

作者:陈予 彭婧如 黄琼 

编辑:韩梅梅 彭婧如



好文推荐


  微信提现 | 过年谈钱 

 “跑路”老板 | 理财平台被查封 | 杨德龙“千点反弹”


本文为理财帮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理财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