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是一条激越的长河。浪花淘尽英雄。很多人都在时光里消磨了初心与斗志。


但总有一些人不信邪,不服气,愈挫愈奋,屡败屡战,从低谷里顽强崛起,把败绩转为胜利。



他们都曾是成功者,然后在某个时刻被命运抛入深谷,一夜之间或锒铛入狱、或负债数亿,但都选择了积极面对,从头再来,扭转局面。其间个人的经历遭遇波诡云谲,大起大落,背后迸发出的生命韧性与张力,每每想来总能让人感佩不已,血脉偾张。

 

巴顿将军说:衡量一个人的成功,不是看他登到顶峰时的高度,而是看他跌到谷底时的反弹力。这是王石对褚时健的评价,也是他对刚出狱的兰世立说的话,亦是1984年万科创业时,他在万科的地板上写下的两句话之一。


细数商业榜单,从不缺少成功或失败的企业家,而经历成功--失败--成功三部曲的人则凤毛麟角。



1

孙宏斌:迈过两道坎,卷土重来



毫无疑问,孙宏斌是2017年风头最强劲的企业家之一,7月他做了两件大事:当选乐视网董事长,接手贾跃亭留下的烫手山芋;斥资438.44亿元收购万达13家文旅城。



每次聚光灯打在孙宏斌的身上时,公众难免想起他与柳传志、与联想之间的恩恩怨怨。


27年前,孙是柳传志的得意爱将。因为《联想企业报》事宜被怀疑搞小团体而遭调查,后以“挪用公款”罪名获刑五年。这是孙的一大坎。


孙出狱后,进军房地产,于1996年创办顺驰置地,在一年内进入全国16个城市,到处疯狂拿地。2004年“国八条”楼市调控政策出台,顺驰资金链断裂。这是孙的另一大坎。


孙后来创办定位中高端的融创,2010年在香港上市。2016年9月,融创斥资138亿元,收购联想控股附属地产公司融科智地,签订41间目标公司权益。这离他离开联想已过去20年。这不是一场敌意的复仇,更像是孙为自己扬眉吐气的重要证明。


如今,孙宏斌与乐视、万达的故事才刚刚开始,这位看似赌徒又很理性的人说“人一生中重要抉择不超十次,一年中重要决定不超五次,把最重要的选择做对,执行时义无反顾,其它的事对不对无所谓”。他的两次接手是否是正确的抉择,他未来能走多远还需要时间验证。



2

褚时健:74岁二次创业,再登高峰



“人生总有起落,精神终可传承”,褚橙的这句广告语打动过很多人。



褚时健从中国烟草大王到阶下囚再到古稀之年种褚橙,这位耄耋之年的老人用大半个人生经历书写着一部传奇。


王石称他最尊敬的企业家是褚时健。他曾讲过第一次去哀牢山拜访褚老的场景,褚老和人就修水泵是80元还是60元讨价还价。王石问挂果要多长时间。褚老说要六年,他当时已经70多岁,还在展望六年之后的漫山遍野。


褚老早在1949年加入云南武装边纵游击队,上过战场,见过生死,走出大山,他历任区长、区委书记等职务。后被打为右派,下放到农场。1979年,他被调进濒临倒闭的玉溪卷烟厂担任厂长。在他的带领下,烟厂成为后来亚洲最大的卷烟厂,撑起云南财政半壁江山。


1999年1月9日,褚老因被举报而判无期徒刑,服刑两年后,刑期减为17年。此时,他的女儿已于河南狱中自杀,夫人也身陷囹圄。经历这样巨大的起落,不可谓人生一大凄凉。


2002年褚老保外就医,74岁携妻种橙,向昔日朋友们筹了1000万,包下了哀牢山上2400亩的政府农场,用了6年种出广为人知的冰糖橙。褚老又成功攀登上人生的一座高峰!


褚老曾从容地谈到“年轻人太急了。我80多岁,还在摸爬滚打。”这种耐心是一个老者历经千帆过尽后的心得,这里没有无奈,而是让人心生敬意!



3

史玉柱:从负债2.5亿到身价500亿



史玉柱负债过亿,东山再起的故事,注定也是中国商人史上最为“成功”的失败样板。甚至在一些媒体印象中,提到企业的失败者,首先想到的就是史玉柱。



1989年“下海”,15年间两起一落,史玉柱承受了成和败的极限。


曾以3000元起家,凭借巨人汉卡和脑黄金迅速崛起,5年后列居《福布斯》大陆富豪第8位。春风得意马蹄疾时,他斥资2.5亿元在珠海修建72层的巨人大厦。


多元化导致一系列的投资不成功,加上不断加高的巨人大厦疯狂的“抽血”,拖垮了“巨人”的资金链,刚盖出地面的烂尾建筑无人接收,巨人集团濒临破产,史玉柱当时欠债高达2.5亿,当时甚至被媒体贴上了“中国首负”的标签。


那段时间他在央视录制节目时,被一群观众指手画脚、冷嘲热讽。


史玉柱想过自杀,他离开了珠海,几乎跑遍了全国各地,四处考察,最后一站是青藏高原,还去爬了珠穆朗玛峰,甚至因为无钱请向导,差点葬身雪山之上。那段时间史玉柱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不断地读书,他几乎一直在读太平天国,看毛泽东第五次反围剿、长征。后来他说喜欢看太平天国的书,因为很悲壮,好像能在其中找到某一个共同语言。


三年的蛰伏,史玉柱依靠脑白金和《征途》神奇般地重振旗鼓,不仅还清了债务,且又一次崛起成为拥有数百亿资产的商业“巨人”。



4

陈九霖:地狱归来,成投资高手




经历了1035天的监牢生活后,陈九霖从新加坡回到国内。


在锒铛入狱前,陈九霖被外界称为 “航油大王”。他农家子弟出身,考入北大,没有显赫的背景。在执掌中国航油7年的时间内,公司净资产增幅852倍,市值超过11亿美元,是原始投资的5022倍,世界经济论坛将陈九霖评为“亚洲新领袖”。


陈九霖后因中国航油亏损事件,在新加坡被判监四年有余,成为第一个因触犯国外法律而被判刑的中国央企高管。这是一段不堪岁月,不仅仅是因为陈一心想打造完的整供应链石油企业的梦想破灭,他和满身纹身的黑社会分子住在潮湿阴暗的环境里,最遗憾的是,这期间他的母亲去世,远在他乡的陈九霖未能如期归国,只能遥寄一首四言诗。在监狱中,他写了一本畅销书《地狱归来》,信奉“地狱的隔壁是天堂”。


回国后,陈得到了组织的公允评价:未有私利。后被委任为另一家央企当副总经理。


陈已不再留恋体制。尽管这段经历给他提供了很多施展拳脚的机会,但52岁的他最终决定离开,开始第二次创业,成立了自己的约瑟投资公司,动辄就是过亿的投资并购案,显然这位资本运作的高手和奇才有了更多的机会证明自己。


7

他们强力反弹,蕴藏成功的共同基因



大起大伏的每一段故事都足够精彩、震撼人心。要回答一个问题:失败的人很多,为何只有一小部分人最终实现了逆袭?这些曾经显赫一时的人究竟如何实现人生反弹、从波谷到山峰?


不可否认的是,这与他们所处的行业、心劲,甚至运气相关。在岛君看来,所有实现触底反弹的人各有各的不同原因,但他们亦蕴藏一些共性的成功基因。


1. 企业家精神


企业家精神并不是企业家的专属品,一个具有探索、创新、积极改变品质的人就可以说得上拥有了企业家精神。这些触底反弹的人无不具有浓烈的企业家精神。


陈九霖在一篇文章《人为谁而活?》中写道,“不管别人怎么称呼我,我都把它当作一个代号而已,不悲不忧。不管别人怎么棒喝我,我心中自有一本账,不增不减”,并坦言早在2009年春节期间,用手机短信向朋友拜年时就已自称“前国际囚人”。这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被众人言论所左右,经历成功失败,健步天堂地狱的豁达心态值得太多人学习。


史玉柱说“即便穷到身上只有几十块钱的时候,我依然对日后的成功很有信心,只要精神还在,顽强的精神还在,完全可以再爬起来”。这是一种对自我的确信。



2. 强大的朋友圈及打不散的团队


如果说患难见真情,那么这些历经大患难的人可谓辨识了何为真正的朋友、何为可以一起重振事业的兄弟团队。


孙宏斌自述柳传志对他的支持一直持续到现在,坦言柳在他眼中一直是长者、导师。“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他造就了我”。对于一个年轻人而言,得到企业教父人物的提携不可谓是幸运,可遇而不可求。


除了领导羊的带领,这些反弹者收拾旧山河时,“旧部队”与积累的朋友圈更是功不可没。在跌落过程中积累了的人脉与个人口碑,打造的一支能战斗的团队,这或许是一个人东山再起的最大资本。


褚时健在种褚橙的初期,橙子的味道不行,销量也不畅,正是靠他昔日的朋友,尤其是活跃在国内一线的企业家们站台、摇旗呐喊帮忙做的宣传。


史玉柱的东山再起不是偶然。巨人集团面临巨大的危机,高管团队没有一个人离开。



3. 对失败保持敬畏,汲取教训


倘若对企业、对失败没有了畏惧感,失败和一蹶不振容易成为一种常态。


“失败是成功之母”是人们常用来安慰失败者的一句话,但时间长了,容易麻痹人,使人变得举止轻率,甚至无意识地认为失败不可怕,大不了推倒重来。这句话的真实用意是告诫失败的人要从失败中汲取教训。


史玉柱在这方面可谓是楷模。他曾说失败时做的总结最接地气,“那时候我应该是一个彻底的失败者,而一个失败者要想重新从危机中走出,就必须要明白自己在哪里犯了错误”。他当时为了解自己究竟错在哪里,让人找来当时报纸上关于他的负面文章,一篇篇地读,看看别人对他失败的“诊断”。文章骂得越狠,他读的次数越多,甚至专门组织“内部批斗会”,让身边的人一起向他“开火”。


凭借着深刻的反思与务实的做事方法,史玉柱在全国三四线城市、县域市场撒下的星星之火终成燎原之势,脑白金带来了10多亿的利润,他得以重回一线商人“俱乐部”。


直到如今,史玉柱最喜欢的还是人物传记,在他看来,完整地了解一个名人或伟人的一生,都能从中让自己获得很多的感悟。他本人的经历也注定成为后来者的读本。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犹太人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