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要说的一点是,社会上的不公和危险很多,很多时候引起舆论漩涡是让人们感受到了“危险的普遍性”和秩序的重要性, 所谓推人及己,所有人都慌了。


而这其中最慌的还不是诸位看官,最慌的还是以为企业发布信息为生的招聘网站和它的投资人们,虽然事件性质还没有定,最终李文星死前遭遇了什么不得而知,但是媒体一拥而上的愤慨和群众的指责的确将整件事的关注热度拉升了一个高度。


我们社会教育得孩子真的能适应社会?

又是这样一个全民聚焦的事件,但是过后真的就会改变什么吗?事实上,很可能就像魏则西事件一样,大家视线一移开,世界依然恢复它初始的混沌。当我们消费愤慨和讨论问题的同时,谁又能回避那个最终极的问题————大学生个人防护知识匮乏。

这就像当时的徐玉玉事件引发的思考一样,简单骗术为何对品学兼优的学生奏效,为何一个充分接受过“现代科学教育的学生”会被一个诈骗电话夺取生命?我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不是在针对某个人的心理素质和受教育程度进行指责,而是在对教育体制和社会文化对年轻人尤其是学生的“无知”进行纵容,具体表现来说就是只告诉学生和孩子社会的善意,而从不主动对其进行社会恶现象的知识教育。

家长层面受限于自身文化涵养,各有不同这点能讲通,但是要是普遍情况就要从新定位和思考,社会文化和教育体系是否出现偏差,把孩子养成了只能生存于庇护的“弱鸡”呢?我想这个答案每个人心中都有。


真正的社会进步是我们每个人都能进步

无论是魏则西、徐玉玉还是现在的李文星,他们都不是个案,他们“有幸成为受关注的个案”可能会让公正提前到来,撇除个案思维思考整体想象,从那大多数的沉默者出发,可能受骗这件事更多的是关于制度方面的思考。

这个关于制度的思考横跨了教育、媒介、司法甚至还有形而上我们对人是否尊重的问题,放到一定高度整个问题反应的东西很悲观,我们的教育不够出色和诚实、我们的媒介(互联网媒体等)不够民主和客观、我们的司法还不够健全和平等,这些共同佐证了我们文化对于人作为个人是否尊重的那个答案。

在教育上我已经指出其存在庇护出弱鸡的观点,实际上我作为和李文星个案有相似经历的人(刚脱离校园就单打独斗闯荡社会),我应该是有怨气和戾气的,但是我没有,因为我知道情绪和行动之间的距离会消灭进步。

我选择的是将知识和能力传递下去,我为我的后辈提供求职知识和规划意识,帮助他们高效鉴别并滤除垃圾企业,防止他们被骗;而在媒介上,我也一直以传递真知对抗营销文学,有深度和广度进行具象、抽象思考,从不是为发泄个人一己之见;而在司法上,我作为一个撰稿人,能做的就是不着急下定论、用所谓“道德法庭判”决别人罪行。


每个人都需要客观看待事件和多读防骗指南

在李文星这个因招聘网站而受骗的个案中,我们还无法确定李文星从北京-滨海(天津)-石家庄-静海(天津)死亡之间长达两个月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究竟BOSS直聘上被李鬼顶替的那家“北京科蓝软件系统有限公司”(该企业为正规企业,被假冒)和李文星之间有何关系,李文星以何种方式溺死也不得而知。

在具体个案细节没有官方声明前,很多第一时间跟进的评论型文章都被下线处理,很多自媒体在传播的同时并没有可靠消息来源和可信度,但是批评和指责的声音当中,可以确定的是招聘网站对虚假信息处理不当的现象一直存在,而这个事件之前党报对58等网站的批评也引起了舆论对此领域的重视,这传递出的信息也在为各招聘网站提醒————忙着卖信息展位的同时也别忘了对社会负责,让自己的审核系统发挥作用,而非摆设和门面。

目前,很多招聘网站都存在信息审核方面的问题,资质审核被糊弄是通病、举报和信誉标识虽然最初有效但是用户在这种垃圾信息成堆的环境中不愿意贡献精力一步步填写信息举报,最终这两步优化措施也失效了。

综上种种,与其抱怨和指责,浏览很多现成的防骗指南更加对自己有益,如今很多拿表情包嘲笑别人老土的学生,不一定能在自己求职时刻就识别骗局,切记不可五十步笑一百,上当的机会机会很多,人都会上当。

wwwgx2016互联网观察

每天精选深度互联网业内文章

整理最新互联网业界资讯,欢迎分享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