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商品、周期股的连续拉涨,“新周期”成为了市场关注的焦点,在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密集发声后,各大券商首席经济学家纷纷加入战团。一时间,对于国内经济处于何种状态,所谓的“新周期”是否存在,它的定义究竟为何的争论不断。


“新周期”将是新机遇?

“新周期”这一概念由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提出,在其最新的报告中,他指出新周期本质上是供给出清新周期,并针对市场中的一些不同声音展开了具体的概念释疑。

首先,需要明确产能周期的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在经济繁荣的时候,企业家过度乐观,导致产能扩张以及随后的产能过剩。

第二个阶段,由于产能过剩,供过于求,供求格局恶化,引发通缩。在漫长通缩过程中,中小企业退出,大企业淘汰落后产能,这是一个供给出清的过程。

第三个阶段,产能出清尾声,行业集中度大幅提升,剩者为王,企业利润改善,开始修复资产负债表。

第四个阶段,随着企业盈利持续改善和资产负债表修复,可以看到新的产能扩张,带动需求,增加供给。

任泽平认为,目前所处的阶段在产能周期的第三个阶段,供给出清的尾声,企业盈利和资产负债表开始修复。但因为刚刚过完“冬天”,企业对未来前景仍然谨慎,新增产能扩张不是很明显。

同时,新周期是中期逻辑,所以它可持续性比较强,从去年开始到明年,都处于这个阶段。这一次商品价格上涨以后,由于供给侧改革、环保压力、银行限贷等导致产能的释放是远远低预期的,或者说企业盈利改善和资产负债表修复的时间是被大幅拉长的。

对于未来,供给出清新周期带来的企业资产负债表修复,还有一段时间,今年下半年还会继续这个过程。因此,任泽平团队倾向于三季度经济在需求侧的L型韧性会比较强,明年需求边际上会有所放缓,但幅度不是太深,呈波动筑底。新的产能扩张周期启动可能会在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

最后,其在A股市场推荐两个方向。1、 新周期。继续推荐供给出清新周期逻辑。无论是消费、周期、金融还是成长,只要它的估值和业绩能够匹配。2、三季度主题投资可能会有所活跃,比如一带一路、京津冀、雄安、国企混改、军工、新能源汽车等领域,可能会有一些利好的释放。


驳斥“新周期”,它是个伪概念?

正如任泽平自己所言,从2014年的 “5000点不是梦”,到2015年的“一线房价翻一倍”,再到2017年的“新周期”,其提出的观点经常广受争议,这次的论调是否到最后会被验证还有待时间的检验。但在此之前,同行的质疑及对立观点已纷至沓来。

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在评价7月进出口数据时指出,此轮中国经济周期开始于2016年初以来,PMI数据以及大宗商品价格的持续走好,在经济已经回暖一年半之后,讨论所谓“新周期”实属“后知后觉”。对于股票市场,依然看好中国股市长期“健康牛”,受益于中国经济L型拐点已至、经济基本面的长期走好。同时,第五次金融工作会议强调要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直接融资,这同样支撑股市长期健康牛。

齐鲁资管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则认为,去杠杆、去库存、去产能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任务尚未完成,市场没有出清的时候,更不要奢望新周期了。其坚信逻辑比现实的数据更靠谱,因为短期数据不能代表趋势,而通过图表验证所谓新周期的崛起并不牢靠。他指出,就未来几年而言,无论是楼市还是股市,趋势性、整体性向上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因为资产过剩是大势所趋。因此,配置核心资产、优质资产和稀缺资产将是今后投资时理性的选择,但这很考验人的眼力。

同样,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认为,二季度以来经济稳定超预期并非是靠需求拉动的新周期,因为从各项需求看都不具备持续回升的动力。未来政府会以去杠杆作为政策核心,减少无效金融供给,这固然会对短期经济有冲击,但有利于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的长期发展。从库存周期看,6月的工业产成品库存增速已经从高位连续两月下滑,意味着库存周期已至尾声......

从各位首席的观点来看,他们与任泽平的激辩似乎不在一个频道,对于传统概念中“周期”的特征论证和将该词汇引申、提炼为一个新的观点代词成为他们最大的分歧、冲突所在。那么,问题来了——周期的概念为何?


周期即轮回,有始必有终

周期,简单的名词解释即完成一组事件或现象的时间或空间间隔。经济周期主要类型有4种,基钦周期、朱格拉周期、库兹涅茨周期和康德拉季耶夫周期,分别对应小周期(3年左右)、中周期(8-10年)、长周期(18-20年)和超长周期(50-60年)

这四类主要周期又受到不同的要素影响,例如基钦周期对应库存周期,库兹涅茨周期对应房地产周期;朱格拉周期的核心要素为资本开支,康波周期的为人口和技术创新。同时,周期之间还有嵌套理论,每个长周期包括6个中周期,每个中周期包括3个短周期。

国泰君安认为,短周期而言,我国存货周期开始小幅减库存。就中长周期而言,当前最主要特征是人口红利下行,房地产投资回落企稳。同时,我国金融周期开启下半场,企业进入资产负债表修复阶段,金融系统资产负债表扩张速度下降。当前周期因素所蕴含的积极成分和动能是,全球或正在新一轮朱格拉(资本开支)周期的起点,而我国企业设备开支也有望进行升级换代。

去年下半年以来,大宗及周期板块表现亮眼,其主要原因还是供给侧去产能、环保限产等导致供给收缩,需求端的贡献主要在于投资需求超预期的稳,而不是回升。如果非要说新周期的话,那么就是所说的全球朱格拉周期。

对于“新周期”的出现与否,传统意义上的周期研究似乎已给出较为明确的结论,但如果就将此作为对与错的依据也未免过分认真。新与旧,真与伪和周期一样都需要放置在某个固定的维度(时间和空间)之下才能予以判断。作为投资者,从大佬们的激辩中对经济运行及市场趋势有更深的理解和清晰的判断或许是可以得到的最大益处,而纯“周期”范畴的讨论,这里引用已故“周期天王”周金涛的两段话来作总结相当应景。

周期研究的核心是对过程的描述,如果不是对过程的珍视,对周期的一知半解只能永世沉沦。我们从来没有把周期当做宏观经济来研究,周期是经济、技术、社会系统及其社会制度的综合产物,在周期大系统面前,几个宏观指标的微小变化根本不值一提,周期研究的境界是以对系统的理解来推断细节的变化,过程与系统才是周期的奥义。

周期由人类的社会运行系统所推动,自然包括每一个周期的信仰者与不信仰者,而在周期的每一个阶段,信仰者与不信仰者自然有其不同的结果,这本身根本没有必要进行无谓的争论,当下需要做的,只是把周期的过程研究清楚,获取周期对我们人生财富的意义。所以我们反复强调的是,周期终将幻灭,轮回才是永恒。

扫描文末二维码,加入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机构交流群,与金融圈人士亲切交流;点击“阅读原文”可免费注册Choice金融终端,查询并下载更多相关数据。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