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材料部门已经在联系厂商,有很多家企业是想和我们合作的。但是价钱或者质量不合理,材料部门无法决议,所以请您来决断。”

“现在‘云见彩虹’已经开始实施第二个工程。这批材料我们是准备用到第五个工程上面的。目前还是有剩余的时间,通知材料部门的人,让他们去彻查所有材料,第五工程的材料不用担心,我会亲自去办。下去吧。”

“是,总裁。”

“一会儿给我送杯咖啡进来,不加奶精。另外联系和我们公司常合作的几家公司,一会儿我给你资料。看看他们公司的领导人什么时候有时间,争取在这个星期全部给我预约好。”

“是,总裁。”

“嗯,下去吧。”

柳月灵揉了揉太阳穴。原材料并不是一件难事,关键是上次几件大公司都和柳氏争地皮失礼,断不会把自己囤积的货源轻易出售。而柳氏经常合作的公司又拒绝了这次货源的供应,没和自己合作过的公司估计另有大公司合作。看来得另辟蹊径啊。

柳旭东最近比较着急,手头缺钱缺的紧,自己的妈又是脑子不好使,整日疯疯癫癫说胡话。柳月桐建议自己去找柳月灵,可是一想起上次挨得冷御寒的那顿打,柳旭东心里就发怵。已经过了好几天,柳月桐不给自己钱,现在都成了衣不蔽体的流浪汉了。

柳旭东站在天桥下骂骂咧咧的诅咒柳月灵,柳月桐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柳旭东吗?如果想要钱的话,就到富源路康盛18号来。不要问我是谁,你会得到你想要的。”

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柳旭东对着手机气愤的骂道:“他妈,最近都有病啊,动不动就挂别人电话,我还没说话呢!”是个女人的声音,反正穷死也是死,被别人害了也是死,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不如冒险去一趟,说不定还有钱赚。

柳旭东一边想着一边掏出身上仅有的两块钱,上了公交。从来没有坐过公交车的柳旭东,在车上被人挤来挤去,还时不时被人撞一下。好不容易下了车,柳旭东对着疾驰而去的公交车连呸了几次,完全看不出以前那副富家豪门的贵族做派。

柳旭东还没有敲门,就有人来开了。只见房子中心的沙发上坐着一个戴眼镜的女人。柳旭东什么人没见过,大白天在屋子里戴眼镜,柳旭东心里暗骂,有病!脸上却不表示出来。只说:“就是你找我过来的?有事儿吗,我可忙的很。”

那沙发上的女人哈哈大笑:“一个被赶出家门的人能有什么事儿可忙,工地?还是天桥?嗯,那的确是挺忙的。”

看来这女人不是善类,还监视自己。

“你想要干什么?既然知道我已经被赶出了柳家,应该知道我没什么用处了。难道是看上我的美貌?看你这姿色模糊的也还可以。”

那女人一听就怒:“放屁,就你那样!我未婚夫可比你强了几百几万倍。”

“行了,别废话了,找我来做什么?”柳旭东直接进入主题,懒得和这女人交流。

“你...............算了,不和你一般计较。电话里面我已经说了,可以给你一笔钱,够你最近这段时间的花销。不过你得帮我一件事儿,这件事儿并不难。就是监视柳月灵,并且在各大门户网站给我抹黑她,还有平常的公司员工之间,她能够接触到人的地方,你不管用什么方法,都得让他们知道,柳月灵是个婊子,不要脸的人。形象要多差有多差,你能说的多坏就多坏。”

自从上次那顿打之后,柳旭东再大的胆子也不敢随便亮了,和柳月灵作对,那简直是自找苦吃。冷御寒第一个不放过他。

“我不能做,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有的人就是傻,钱放在眼前都不想要。怪不得现在沦落到这等地步了。柳旭东,你身上应该没钱了吧,真不知道今晚上回去,你和你的那个神经病老妈还能不能顶得住。”

柳旭东被这女人一激,又回到现实中来。眼下自己没钱,总不能真的到天桥下面和那些要饭的争抢生意吧。

“我接了。不过,我只监视柳月灵,其他的事情一概不做。”

那女人想了一下,说道:“好。”

柳旭东解决了燃眉之急,拿着厚厚的一摞人民币打的回家去了。

房子里的女人摘下墨镜,一脸愤懑的看着柳旭东打车离开的身影:“柳月灵,我倒是要看看你是用什么手段把寒勾引到的。不如就让你们柳家人来亲自揭晓谜底吧,哈哈,还真是一出好戏呢。”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冷御寒公布于众的未婚妻,顾盼。

作为顾氏的大小姐,自己从小到大都是被众人追捧的对象,自己是父母掌心上的明珠,追求者心目中的伊丽莎白。冷御寒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为人冰冷对自己还算的上是照顾。顾盼小时候一直觉得冷御寒是爱自己的,有一天她问冷御寒爱自己吗?没想到冷御寒的回答竟然是他的心里早已经有了别人。那个女孩子是自己在贫民窟受尽欺辱的时候跑出来保护自己的天使,是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努力开导自己要长笑的天使,是长得漂亮又非常善良的天使。

顾盼听到冷御寒的回答之后就被气哭了,她不知道谁这么早就在冷御寒心里留下来这么重要的位置。她多想比这更早一点儿认识冷御寒,那样的话,说不定冷御寒爱的就是自己了。

“现在我是冷御寒名正言顺的妻子,那个柳月灵也不过是个替身罢了,能比我好多少。寒爱的还是那个在贫民窟的天使,可惜找不到了吧应该。柳月灵,我倒要看看,现在你是用了什么本事把一个心里有爱人的人留在身边这么久?”

顾盼并没有把回来的消息通知冷御寒。

柳月灵这几天一直在忙材料的事情,以前虽然也总出去应酬,现在感觉越来越累了。一个礼拜几乎每天晚上都出来陪这些公司的大佬们应酬,这些公司表面上慈眉善目,可是要求却是在刁钻。她没有把公司的这件事情告诉冷御寒,冷家每天也有很多事情要忙,冷御寒再怎么能干也不能总操心自己的事情。柳氏的事情还是得靠自己解决,不能老依赖着冷御寒。

柳月灵以前晚上回家的时候,冷御寒经常回不来。现在自己回家,冷御寒都已经洗完澡,让厨师热菜等着自己吃饭。她在外边自然少不了喝酒,为了不让冷御寒担心,还花半个小时填补点儿别的东西,喷香水来遮掩身上的酒气。看着冷御寒在灯光下面等待自己吃饭的样子,柳月灵就觉得自己心里暖暖的。两个人每天见面的时间就是晚上,最近自己忙,连中午偶尔陪冷御寒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冷御寒似乎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每天也不问自己,就是晚上等自己回来吃晚饭,最后搂着自己睡觉去了。

“总裁,这几家公司都拒绝了我们的合作方案。”

柳月灵以为自己在社交圈的应酬能够起到一些作用,谁知道那些老油条还是没给机会。上次因为竞拍地皮,那几家公司明里暗里不知道给自己使了多少绊子,想把柳氏处之而后快。自己处处提防,步步小心周旋着。这次本打算两方各退一步,海阔天空,以后也好留个后路。没想到还是不肯接受。

“第二工程进展的怎么样?”

“一切都在计划中进行。工人的积极性都很高,营销方面的策略也开始发布,市民们甚至可以主动在外边进行参观。我们是全透明高质量的工程。现在还有百分之三十,第二工程就可以竣工。”

“嗯。一定要保证工程的质量和工人的整体状况。现在是柳氏树立口碑的时候,千万不能大意了这些底层人民的需求。”

“那.........总裁,第五工程已经在准备中,材料部的人问您什么时候可以保证材料的来源,我们公司现在已经开始协商第五工程的整体规划,如果材料问题还没有搞定的话,暂时得停工。”秘书冒着一身冷汗说完材料部负责人的话,心里心惊肉跳就怕自家总裁发火。别看总裁小小年纪,又是一副弱女子的模样,可总裁平时工作起来可是六亲不认,兢兢业业一丝不苟的。都怪那个负责人,这下自己少不了总裁的一顿骂。

柳月灵心里也是很着急,材料这等事情自己都解决不了。难道没有寒的帮助,自己什么都干不了了吗?

“你先下去吧。材料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所有的工程都按照原计划进行,第五方案也开始协商吧。最近材料问题就可以解决了。”如今得要安抚民心,打仗胜利需要鼓舞士气,现在也是。一个企业如果让员工失去了在这个企业依傍的势力和庇护,那么这个企业就岌岌可危了。柳月灵想着是先安抚员工情绪。

往期精彩:都市言情《隐婚试爱》第七十一章所谓的真相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