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作品请勿转载

不管后面有什么,只能往前走,这是唯一的希望,要不然只能死在这里。

从风水的角度来说,这个洞不可能再通往一个墓葬了。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一人独享一片风水宝地,总胜过于他人分享。况且刚才看到这么高规格的黄肠题凑,怎么还有可能再有其他墓葬,明显不合风水逻辑,除非有人故意让人死后不得安宁。

就算按照九重阴阳风水诀的天重风水诀来说,此处峰峦混乱无次,行度后退消条,脉低穴高,从高失下,如履险滩一般,是为最凶。葬在此处则墓主一发即败退,给人的感觉是有气无力,懒惰不思上进,易凋零二不显贵,也是不符合风水秘诀的。

我尾随着二叔,问他:“二叔,这平白无故出现一个洞穴,这洞穴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会是盗洞吗?”

二叔边走边说:“这个还不好说,看这洞口这么规整,有可能是盗洞,也有可能是当初修建墓葬的时候运送东西的,仅从开凿程度判断是盗洞,未免有点武断!”

然而我多么希望是盗洞,如果这是一条盗洞的话,我们沿着这条漆黑的洞能走到外面,脱离险境,逃离这座阴邪的古墓。说实在的,这座墓葬太邪乎了,这里的一切都那么非同寻常,在墓葬构造中也是极为罕见的。

我们三人沿着此洞继续深入,一阵阴冷的气息,加上刚才的惊悸,我不免有些慌张。我打着灯光,沿着洞穴往前走,却忽然看见前方一个人白色的人影闪过,我随即惊叫一声,二叔和王三顺听我惊叫,赶紧转身看着我:“怎么回事?”

我一脸惊讶,说:“二叔,我看见前面有个人!”

二叔脸色一变,惊诧的说:“在哪?”

“就……在那!”我吞吐说完,我用手电照着有人影的那面石壁,分明有一个人躺在那里。由于洞穴里稍微有些黑,看到的只是一个大致的轮廓,但我确信,那绝对是一个人。

二叔和王三顺顺着我的手电照过去的方向看去,却发现在正对着我们三人的地方,有一具穿着灰白衣服的人躺在那里,好像在等着我们。

这不禁让我想到拦路打劫的土匪,他们都是趁着月黑风高,杀人越货,而今,在这个墓穴里,要是有人打劫我们,似乎有些说不通。

二叔照到那人之后,说:确实是个人,待我喊他一喊!”

然后他扯着嗓子开口大声喊道:“喂!这位朋友,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但愿能相识,请问尊姓大名,来自何门何派?摸几金、发几丘、卸几岭、搬几山?”

这又是行内的暗语,把倒斗的摸金、发丘、搬山、卸岭各门派的都说尽了,最终是想知道,这人究竟是那一路的人?

二叔喊完话后,对方没有回音,洞穴里静悄悄的,我们保持着高度警惕,一步一步的靠近这个人的面前。

二叔见对方没有回答,这人可能在卖关子,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我已经把枪握在了手里,防止出现突发情况,随时做好一切战斗的准备。

然而我们靠近之后却发现,这躺在石壁上的,竟然是一具已经干枯的尸体,头部已经成为骷髅,只不过身穿白色衣服,看着才像一个白影,王三顺看后惊讶说:“这里怎么会有一具骷髅尸体?难道是我们的前辈?”

这突发我的奇想,如果这人是同行,那么他为什么不去盗掘那个黄肠题凑,如果不是同行,那么又为什么会死在这里。虽然这里与黄肠题凑不属一个墓室,但却是相通的,他能进到这里来,就应该能找到黄肠题凑?

又是一个谜团!

我仔细看着这具已经干枯的尸骨,他的旁边还有一只漆器缶,缶上的其中一块已经掉漆。二叔看后说道:“看来这是同行了,进了黄肠题凑没死,竟没想到死在了这里!”

我不解地问:“二叔,你怎么知道他已经进了黄肠题凑?”

二叔指着这具干尸说:“先前咱们进入黄肠题凑之后,在中室木枋上发现,原本码的结结实实的木枋为什么会有一片空隙?而且在那空隙间的方木上,还尚存一块挂掉的漆皮,想必就是这位前辈所为,只是不知道为何,他为什么没有打开中室的棺椁,这十分令我不解!”

我的话还未落音,只感到一股劲风袭来,二叔大叫喊道:“小心!”

我们连忙后撤,只闻轰隆一声巨响,一块大石头突然飞来砸到石壁上,顿时惊天动地,尘土弥漫,洋洋散散,上面还有干土不断落下,呛得人直咳嗽,大伯低声说道:“待在原地别动了!”

刚才这块大石落下之后,也不见有第二块落下,但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喘一口,生怕有连环大石落下。

我惊得一身冷汗,刚才这大石若是砸中我们当中的其中一人,那都将必死无疑。大石砸过之后,我对二叔说:“咱们还是找出口吧!”

王三顺也跟着道:“是啊老水,咱们现在就找出口吧,这墓葬在地下封闭数百数千年了,即便里面空气流通,尸体和其他东西腐烂产生的尸气对身体不利。要知道,人死之后尸体要发胀,充满尸气,鼓满水之后,皮肉才开始腐烂,这也是为何穿那么多的殓服的原因!墓室封闭就导致这些尸气集聚在墓室内,历经千百年都未必能散得了,如果这里再有多具尸体的话,尸气就越积越多,吸入体内之后就会咳嗽、严重的还会头昏脑胀,甚至中毒身亡,咱们在这里盘桓了那么久,再不离开恐怕于我们不利!”

二叔道:“王老板,不瞒您说,我也想着出去,但是我们想出去得有出路啊,你看这位死去的前辈,估计就是当初没找到出路才死在这里的!”

王三顺的脸色突然变了,说道:“老水,你的意思是说,这里是条死路?我觉得不可能啊,要是死路,那些蝙蝠是怎么进来的?”

我也在想同样的问题!

王三顺的这话顿时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心道,也是啊,要是没有出口,这蝙蝠是从哪飞进来的,总不能是洞穴里自然生长的吧?

要知道这蝙蝠是唯一一种能在天上飞的哺乳动物,是靠肺部舒张和收缩呼吸的,如果没有空气,蝙蝠还飞个毛线,早就憋死了!

我断定,这里一定有出路,只不过我们不知道在哪罢了,而且极有可能在一个隐蔽的位置,要不然这个同行又是怎么进来的?

这让我感到无比疑惑,我道:“既然同行能进来,为何却出不去了呢?”这也是一个我想不通的问题!

二叔道:“刚才我就在想,如果来时的路被封死了,还怎么出去?”

王三顺到:“对啊,可能路已经被封死了也说不定!”

太让人费解了,简直要让人想破脑袋。

就算被封死了来路,也应该在能看见的地方,那么这个通道到底在哪?

我照着手电在这个洞里摸索,试图找到通往外面的洞口,可是,这个通道尽管空间很大,但就那么长,根本没有发现那个地方通向外面。

我抚摸着石壁,思考这个洞里为什么会空空如也,于是我问道:“二叔,你看这个洞,是干什么用的,会不会是盗洞?”

二叔道:“你犯什么混,这怎么可能是盗洞,如果是盗洞的话,肯定是从地面挖向地宫的,必然会有通往地面的路,但你看这里,四壁上凹凸不平,根本就不可能是盗洞!”

正在我一筹莫展之时,突然听见一声刺耳的滋滋声,我打着手电照了照周围,这声音是蝙蝠发出的,但这里却没有蝙蝠,声音从何而来,又平添了几分诡异!

我将手电光照向那具已经成为白骨的尸体旁,却发现一只蝙蝠缩着翅膀,正在尸体旁趴着,当我照亮后靠近了,蝙蝠忽然钻入尸体的下面,我赶紧走过去。

看来,这声音是这玩意儿发出的。

二叔问我:“侄子,你发现了什么没?”

我道:“我刚才看到一只蝙蝠钻进了这具尸体下面,是不是这尸体下面有古怪?”

二叔皱着眉头走来,把手电光照在尸体身上,然后说了句:“对不住了这位,我们要是能出去,一定将您入土为安!”说完之后,便将尸体挪开。

尸体依靠之后,身后竟然出现一个不是很大的洞口。

但二叔移开这具尸体之后,我惊讶的发现,这具尸体的右手居然有六根手指,而且从骨骼结构来看,食指和中指一样长,但却比其他手指要长好多。

我提醒二叔说:“你看,这具尸体的右手的手指非常古怪,居然那么长!”

二叔被我这么一提醒,才注意到尸体的手指很特别,他道:“这具尸体应该是卸岭派的同行,他的手指在倒斗行内叫做阴阳指,又叫万钧双并指,千万别小看这两根手指,这两根手指并用起来,万斤重的东西都能拉动,所以才有万钧双并指之称。三十六行,盗墓为王,掘墓倒斗,卸岭最强,独门绝技,指并成双。刚才黄肠题凑的木枋堆垒的那么结实,我一直纳闷为何有人能将之从最低端抽出,原来是万钧双并指,看来这人也是卸岭门的拔尖人物,不知道跟大板牙有什么关系!”

所谓打死犟嘴的,淹死会水的,这位卸岭派的同行极有可能是大板牙的亲属,但往往这样的人都仗着自己有独门绝技,喜欢关起门来自己搞发明创造,最终身死异处。

此刻王三顺告诫二叔道:“老水,别研究这具尸体了,咱们还是看看,这洞到底能不能出去?”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