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初,美国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的一篇报道披露,曾经估值高达32亿美元的可穿戴设备公司Jawbone进入了破产清算程序。《金融时报》记者拉娜•福鲁哈尔在一篇文章中说:“Jawbone的灭亡成为硅谷存在泡沫经济的又一个迹象。”

拉娜·福鲁哈尔认为,今天的硅谷公司,就像2000年第一次互联网泡沫时那样,公司不需要有利润,只要能在热门领域讲出动人的故事,比如可穿戴设备、自动驾驶、共享经济等,就可以吸引来投资。泡沫还助长了硅谷的房价。她抱怨说,“如果你看到穿过硅谷的101号公路旁那些破烂牧场风格房子的价格,你都会掉下泪来。”

拉娜·福鲁哈尔采访过股神巴菲特。巴菲特对她说,在亨利·福特开始造汽车时,市场上同时有2000家汽车公司在经营。但赢家只有福特、通用等寥寥数家。“那时投资汽车行业是正确的,但投资大多数汽车公司则不然。”因此,福鲁哈尔的观点是,在这一轮的新经济中,真正的赢家仍然是少数。而且,这些少数公司,是类似于亚马逊、谷歌、Facebook和苹果这样的平台巨头。因为巨头拥有海量数据。

福鲁哈尔说:“它们可以利用网络效应收集并控制数据,数据已成为当今数字经济的新油田。谷歌与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联合开展的最新学术研究显示,从更精确的搜索,到更佳的人脸识别,以及更精准的癌症研究,这一切的关键不是在于算法有多么优秀,而是在于你投入的数据规模有多大。平台巨头可以收集数据,主宰科技行业最热门的领域,以及潜在控制其他所有行业,这是他们的泡沫经济,我们只是生活在其中。”

科技有温度,点击下方,关注「 酷玩儿 」带您发现新奇、好玩的科技!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