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9日上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作者唐七在微博发表声明,晒出作品比对法律意见书、调色盘法律分析意见书、西部知识产权司法鉴定所鉴定书等文件,力证自己没有抄袭“大风刮过”的《桃花债》。

下午,《桃花债》的原作者“大风刮过”在微博疑似回应这件事。他对于把这件抄袭事件推到大众眼前,耽误大家时间感到十分抱歉。他还称:“一个产品发售期间需要热度,带动话题进而提升关注是很寻常的营销策略,工作人员拿钱尽责,立场不同,一份工作而已。回他一句,他的业绩就提升一分。都在资本游戏的局中。”疑暗指唐七在为正在上映的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炒作。

对此许多网友都表示支持:“我们要保护你!”、“你没有做错任何事,不需要道歉啊!”、“你还有我们呢。”

“高票房低口碑”的故事年年都不缺,今年由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来担纲“主角”。自从上周公映后,这部改编自热门大IP的影片就一直伴随着差评与争议。在这样的压力下,导演赵小丁和制片人萨支磊昨天与媒体见面,针对影片的各种差评,如小说涉嫌抄袭、电影节奏太快、剧中的某些造型等争议,做到了“有问必答”。

谈及小说涉嫌抄袭的问题,萨支磊称在电影立项时并没有出现小说涉嫌抄袭的声音,“如果小说涉嫌抄袭被证实,那么我们作为出品方也是受害者。”萨支磊说,为了尊重原著书迷,电影在保留白浅与夜华爱情故事的主线基础上,删掉了许多涉嫌抄袭的部分。

对于许多人表示“电影节奏太快,根本看不懂”,导演赵小丁回应,将一部20多万字的小说拍成一部1小时50分钟的电影,的确有很大的难度。对于这样难讲的故事,他们也在剧本上反复打磨了许久,并且在影片中做了许多伏笔,希望观众能平复心情,更加关注影片的细节。萨支磊说:“我们在整个剧本创作过程中埋了很多梗,所以现在我在网上看到一些言论,说如果你静下心来第二次去看这个电影的话,你得到的东西会非常多。”   

白浅在天宫大婚这场戏中的奇葩头饰,也广受观众吐槽。摄影出身的赵小丁表示,片中的头饰设计初衷,是为了突出天宫规矩的繁琐与白浅不受拘束天性的冲突。但他也承认,由于时间关系,在头饰的设计与制作上的确存在一些瑕疵。萨支磊对观众把重点放在这顶帽子上感到出乎意料,“这场戏是白浅与夜华一场不动声色的矛盾对手戏,并且刘亦菲与杨洋将里面复杂的情绪都演绎得十分到位,我希望观众将注意力放在这上面。” 

而就在这两天,该片还曝出粉丝“锁场”,遭遇院线退票抵制的新闻。所谓“锁场”,就是正常情况下出现空场,影院会撤场或换场,但粉丝在影片放映之前买上1至2张票,影院就没办法撤场或换场。和包场相比,“锁场”无疑是提高排片率最经济的方式。萨支磊说,这个行为与出品方、发行方没有任何关系,“我觉得粉丝买票是证明他们对这个偶像的爱、对于这个作品的爱。”他提到,其他电影上映时也出现过这种行为,“我觉得这绝对不是大规模的现象,而且影院有自己的考量,无可厚非,没有必要上升到阴谋论的解读。”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