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时代财经APP 张常旺

陈凯此时的“走马上任”除了推动中南置地更进一步发展的诉求外,也肩负着“去家族化”和扶植二代上位的使命。

陈凯似乎并不太习惯站在台前。在去年10月中南集团与万豪国际的签约仪式合影中,他站在第二排,整个人被万豪国际副总裁林聪和中南集团酒店管理公司总经理陆志华所挡住。如果不仔细辨别,很难看出那个探着脑袋的是陈凯。

菩悦资产创始人是这两年陈凯公开亮相时的身份,但在创业者的标签之下,他还有另一个身份——职业经理人。至少在去年5月15日前,陈凯已经位至中南控股集团董事局副主席,同时分管中南置地兼苏州中南中心董事长。

陈凯入职中南的消息在去年年初曾有过一波发酵,在各方无明确回应后,舆论最终归于平静。不过,中南集团在2016年5月更新的管理团队简介中还是证实了上述传言。尽管低调如斯,但中南置地近期的一轮人事换防还是将陈凯推到了台前。

8月8日,中南集团官网更新了中南置地的管理团队,这也意味着新一轮人事调整已经实质性完成。从去年就明确分管中南置地的陈凯正式担纲起董事长,而原中南置地董事长陈昱含则出任总裁,原总裁陈小平已不在管理团队一栏,有消息称他将调任中南控股集团负责新兴产业板块。

中南置地是中南集团的地产平台,后者从建筑起家,现已发展成为集地产、建筑、资本、金融等业务于一体的综合性集团,而房地产是其最重要的产业板块。

陈昱含和陈小平分别是中南集团创始人陈锦石的女儿和弟弟,陈锦石有意让女儿承继地产“衣钵”,但对年轻的陈昱含来说,要撑起这份家业显然还需要些历练。而陈凯此时的“走马上任”,除了推动中南置地更进一步的发展诉求外,也肩负着“去家族化”和扶植二代上位的使命。

“禅位”和去家族化

有着近30年发展历史的中南集团长期以南通作为事业据点,但三线城市人才、品牌和资本资源的缺乏无疑成为了中南进一步做大的瓶颈。中南的变革始于2016年,这一年,中南集团将地产总部从南通搬入上海。

陈锦石过去一直将房地产业务交给陈小平打理,不过,随着女儿陈昱含的“上位”,二代接班的迹象越来越明显。在出任中南置地董事长前,陈昱含已经在中南内部多个岗位任职,并从2009年开始出任上市公司董事。

在进入中南的前几年,陈昱含并无过多曝光,她真正被推到台前始于任职中南商业董事长后。陈锦石过去对商业地产的开发有过很宏大的描述--未来20年要建设100个商业综合体,这些“家当”都将交由陈昱含来打理。

商业地产只是这个庞大接班计划的试验场,陈昱含的头衔中还包括了房地产集团董事长。如果从职级的角度来讲,资历更浅的陈昱含已经凌驾于陈小平之上,在中南的地产体系中呈现的是“侄女管叔叔”的局面。

两位亲属占据两大要职,可以说,在陈锦石动刀改革前,中南置地仍然是一家比较典型的家族企业。而此次陈昱含的“禅位”以及陈小平的调任也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陈锦石去家族化的决心。

当然,资深职业经理对年轻继任者的“传帮带”也是中南置地这一人事安排的另一个考虑维度。“这也是正常的逻辑,其他接班的公司也都是用资深的经理人管公司,让二代慢慢接班。”某房企的HR向时代财经表示。

改革多半来自于危机感,陈锦石并不讳言,中南此前的发展模式、经营模式、管理模式不太能适应新经济条件下的市场竞争。而在他操刀的改革中,管理架构的调整首当其冲,过去,中南依靠的“控股集团-产业集团-子公司-项目部”的四级架构,调整之后,中南形成了地产、建筑、资本、金融、建投、工业和土木七大平台,管理走向平台化和扁平化。

中南置地发力新一轮增长的着眼点除了城市布局的扩围外,重金“招兵买马”也已是行业公开的秘密。明星职业经理人陈凯的引入只是其一,中南置地内部多个条线在过去一年都进行了强力引援。据时代财经了解,现中南置地高级副总裁辛琦、营销副总裁甘玫、成本副总裁曾志超、人事副总裁张宽权、苏北区域董事长毕兴矿都是从2016年开始陆续进入中南置地的。

这些高管均来头不小,其中,辛琦为阳光城前CFO及首席运营官,在收并购方面经验丰富;甘玫曾任职碧桂园、万科和华夏幸福;曾志超在龙湖、复地和万科的有过采购和成本管控方面的经验;而张宽权曾是旭辉人力资源部总监助理;曾为奥克斯地产总裁助理的毕兴矿在入职中南置地时一度是主抓营销的副总裁,但于近期调任苏北区域董事长。

从外界所能知晓的信息来看,中南置地已经在摆脱“家族企业”的印象。时代财经曾在与中南置地员工口的交流中获悉,中南的一系列变革其实与陈昱含的加入不无关系。这位年轻的继承人有过澳洲留学的经历,在视野和格局上都给这家曾经暮气沉沉的家族企业带来了很多新的思路。

“打工皇帝”的创业

一年前就被委以重任,但直至一年后才正式挂上董事长的头衔,陈凯过去一年的低调不无原因。有说法称,陈凯之前是以顾问形式加盟,但内部受老人处处排挤,此次任命某种程度上可以看做是老板力挺的一个信号。

图:现中南置地董事长陈凯 来源:网络

在地产职业经理人的圈子中,陈凯履历不凡。一路从华润、龙湖到复星和阳光城,这位“打工皇帝”有着长达20多年的地产生涯。始于华润,器重于龙湖,得意于阳光城或许是对陈凯前二十年职场生涯的一个概括。

就职华润的13年,陈凯完成了职场的原始积累。在2008年跳槽至龙湖时,因为精于住宅模块设计和成本控制,陈凯深受龙湖地产主席吴亚军的赏识,他也一度被认为是CEO的候选人。在龙湖待了三年后,陈凯“跳槽”至复星,但真正让其在业界名声大振的还是阳光城。

陈凯出让阳光城总裁的期间,这家闽系房企实现了规模10倍的增长,从一家20亿出头的区域地产公司成长为规模过200亿的全国性公司。而他在成本管控和周转方面带来的内在变化更为阳光城日后的发展奠定基础。

戛然而止的一刻发生在2015年,陈凯选择了辞去阳光城总裁的职务,仅保留联席主席的“虚职”,但实际上这只是陈凯退出阳光城的一个“幌子”,日后他与老东家的经营并无太多交集。

陈凯选择的下一站是创业,即日后外界所知晓的菩悦资产。不过,在陈凯创业的这两年,菩悦资产似乎并没有搅起太多风云。企业工商信息显示,除陈凯外,菩悦资产的股东包括孙尉栋、刘于飞、刘凯等人,他们都是陈凯拉来的“创业帮”,多人都是陈凯过去的同事。

时代财经了解到,菩悦资产的对外投资包括山东樾昊房地产和上海中南菩悦,山东樾昊房地产在今年5月11日才取得开发资质,目前并无对应的开发项目。而中南菩悦是陈凯与现东家中南的合资企业,中南菩悦的董事包括陈昱含、陈凯、施锦华、陈锦石以及刘于飞。

目前,中南菩悦的对外投资有七笔,分别是宁波菩石置业有限公司、上海菩商实业有限公司、杭州华澍天泽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海浦羽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浦延房地产有限公司、上海浦竺房地产有限公司和上海韧远实业有限公司。其中,后四家公司于今年初才成立,单纯从名字来看,更像是地产开发公司和资产管理公司,不过,目前尚无具体的项目开发信息。

唯一可以查询到有实质项目在运作的是宁波菩石置业,它是宁波中南菩悦·锦庭的项目公司。而菩商实业则对外投资了羽灵物业、和干建筑科技、上海骥颂实业、颂优网络科技以及杭州华澍天泽投资合伙企业九家等,其承担的角色应该是地产配套服务提供商,而华澍天泽合伙人则是与中投旗下的中咨华澍成立的地产基金。

从中南菩悦的成立来看,陈凯和中南方面应该达成了某种默契,陈凯在保持创业身份的同时,出任中南地产业务的“一把手”,陈锦石或许也是希望中南置地能够在这位职业经理人的带领下复制阳光城式的增长神话。

陈锦石给中南置地定下的目标是要在2020年跻身行业前十,按照目前房企的销售增长势头来看,2020年前十的门槛大概率是在2000亿以上。而今年,中南置地很有可能可以突破千亿,截至上半年,这家房企已经完成453亿。从幕后走到台前,陈凯与中南置地之间的“化学反应”恐怕还是要交给时间。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