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太祖火烧功臣楼(或者叫“炮打功臣楼”),是一个著名的南京民间传说,我第一次看到这个故事,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南京地区影响很大的乡土文艺期刊《金陵百花》上,后来还在夫子庙大成殿前的广场上听一位说南京白局的民间老艺人讲过一段,印象颇深。

《南京民间传说》是南京乡土文化期刊《金陵百花》的特刊,1984年5月出版的第三集中,收录了民间故事《朱元璋为什么要炮打功臣楼》。


传说,朱元璋当上皇帝后,在功臣楼上宴请开国功臣,却暗地在功臣楼里埋藏火药意图暗害群臣。宴会中,朱元璋途借故退席,然后命人锁住楼门,引爆火药,将楼里正在吃喝的一伙功臣全部炸死。只有活神仙刘伯温事先算出的凶兆(有的版本说是徐达或胡大海得到刘伯温的预警),紧跟朱元璋一同离开而逃脱。


明代开国名臣刘基,字伯温,传说他可以未卜先知,有类似《推背图》的预言诗《烧饼歌》流传于世,是一个诸葛亮式的传奇人物


这个传说故事当然和史实记载不符,却在民间广为流传,在各种《明英烈》戏剧、鼓词、评书里都有过这样的情节,过程细节大同小异,结果都是朱元璋杀了一帮开国功臣。

民国刊印的古本小说《庆功楼》

民国鼓词《炮炸功臣楼》

民国连环画《炮炸功臣楼》




上党梆子《火烧庆功楼》剧照

上世纪90年代初出版的以“火烧功臣楼”为故事背景的武侠小说


这倒是符合老百姓对封建君王的一贯认知——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相似的传说,还有传统剧目里的汉光武帝刘秀《二十八宿归天》、《上天台》等故事。

京剧传统剧目《打金砖》,又名《二十八宿归天》,讲述东汉光武帝刘秀斩杀开国功臣,后被云台二十八将冤魂索命的故事。这个虚构的故事,说的是刘秀,据说实际影射的是朱元璋。


历史上的朱元璋,虽然没有这样明目张胆的用集体屠杀的方式干掉手下大将,但是他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大兴党狱,尤其是在胡惟庸、蓝玉两案中大搞株连,牵连残杀多达数万人,手段之严酷为中国历史上罕见。受到清洗的人中,包括很多功绩卓著的开国元勋,连获得免死铁券且早已辞官的李善长也不能幸免,甚至他可能还害死了自己的外甥兼义子、战功赫赫的大将李文忠。


连环画《朱元璋》选页,江苏人民出版社1981年出版,汪拔如绘画。

紫金山脚下的李文忠墓,传说他是因顶撞朱元璋而被毒死的,赐葬时朱元璋有意让其神道碑偏向,还留了一匹石马不许刻完。


关于朱元璋杀戮功臣的动机,史书里有这样的记载:一次,朱元璋大开杀戒,太子朱标心慈劝谏,朱元璋当时没有理会,次日却将一根棘杖丢在地上,让太子捡起。太子面有难色,朱元璋训斥道:“你怕有刺不敢拿,我将这些刺都去掉了,再交与你,岂不更好?”

明太祖朱元璋,长着一张丑陋的马脸。


虽然朱元璋认为自己杀掉的都是坏人,但手段严酷,株连广泛,这样的所作所为,自然容易引起民间非议。后人将此附会编成火烧功臣楼的故事,却也不能算完全冤枉他。

关于这个民间故事是何时形成的,有种说法是清代文人为了抹黑明朝形象而故意编出来的。但是熟悉评书或者传统戏剧的朋友应该知道,其实这个“火烧功臣楼”的故事,只是后来燕王朱棣造反剧情的一个引子,也就是说这个故事更可能是为明成祖朱棣洗白形象的,这样一看,抹黑明朝一说就有点立不住脚了,而且形成故事的时间可能比清代还略早一点。

清末民初的鼓楼冈,还是一片光秃秃的山坡,除了一座鼓楼,看不出有过其他高大建筑的痕迹。


南京民间故事里,功臣楼是建在鼓楼冈上的,而单田芳说的评书《大明英烈传》(也叫《大明演义》)中,却将故事的发生地点安排在紫金山里的武庙。这两个说法,看起来差距很大甚至有点离谱,但其实多少都有点现实的影子。


单田芳评书《大明演义》(中国工人出版社2014年出版)第113回“朱元璋谋害中山王,昏皇帝炮打庆功楼”,将庆功楼的地点安排在紫金山中的武庙。该版本的评书中,马娘娘是个反面人物,这个毒计就是她设计出来的,这与史实严重不符。历史上的马娘娘是一位有名的贤后,生活节俭,待人宽厚,还劝阻过朱元璋滥杀无辜。当年单田芳的评书在东北地区播出后反响很大,《鞍山日报》还特别为此刊登文章,澄清历史真相,以免误导青少年。


明初的武庙,并不在紫金山,而是在鼓楼冈附近的鸡笼山(又名北极阁)下,后经历过火焚兵燹,现存的武庙遗址其实是清代建筑,目前为南京市政府大院的一部分。可能说书人为了让更多熟悉南京的听众听起来方便,把不太出名的鸡笼山或鼓楼冈改成了著名的明孝陵所在地紫金山了吧。民间说部本来就不是正史,说书艺人这样处理,当然也无可厚非。

武庙为明代十庙之一,祭祀武夫子关羽,有大成殿三间,东西斜廊各五间,露台高阔,前有大成门,棂星门三座等。嘉庆年间,横遭火灾,咸丰年间又罹战火。现为南京市人民政府东大院。(图片及介绍文字均引自公众号“主题南京”之古迹日历)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武庙其实是鸡笼山下的明代“十庙”之一,和它并列的十庙中,还有一个功臣庙,是祭祀明代开国功臣的地方,这个名字和“功臣楼”仅一字之差。而鸡笼山与鼓楼冈的距离,几乎是咫尺之遥。或许,这才是功臣楼设在鼓楼冈这个民间说法的最初出处。


明代礼部纂修的《洪武京城图志》中的《庙宇寺观图》局部,可见十庙位于鸡笼山麓,朝南呈一字型排列,而“功臣庙”(红箭头处)是十庙中唯一标出名字的,可见其地位重要。

清代咸丰六年(1856年)《江宁省城图》上的十庙。清代以后的十庙与明初不尽相同,功臣庙已不在其中。

清末的老明信片——从鼓楼冈眺望鸡笼山(北极阁),似乎近在咫尺(眼前这条街道是保泰街,山下还可见庙宇样的建筑),所以笼统说功臣庙在鼓楼冈附近也是成立的。


有一种说法,功臣楼的原型叫做忠勤楼。 朱元璋称帝前,曾在当时还叫应天府的南京城里建造了一座忠勤楼,让宋濂、刘基等一群名士都住进楼里。朱元璋经常来此与他们议事,有一次还兴致勃勃地让在座诸人各赋诗一首,其中汪广洋、陶安两人为忠勤楼写的诗一直流传至今。

宋濂,被朱元璋誉为明代开国文臣之首,也是明初诗文三大家之一,与刘基等合称“浙东四学士”,《朱元璋奉天讨元北伐檄文》就是他起草的。1830年,已经告老还乡的宋濂被株连卷入胡惟庸案,虽经马皇后和太子朱标力保免去死罪,但仍被流放茂州,于途中病逝。他有个著名的学生,叫做方孝孺。


明朝开国名臣汪广洋,著有《凤池吟稿》,《明诗综》收其诗三十一首。《登忠勤楼听久孚贺架阁弹琴》、《 忠勤楼诸老夜直予时守省作诗二章寄之》等诗作提及了忠勤楼。汪广洋在明朝建国后被封为护军忠勤伯,不知是否与此楼有关。值得一提的是,最后也被朱元璋杀了。


据宋濂《銮坡前集》卷九之《张中传》记载,忠勤楼里藏有火药和火炮,有一天突然发生了火灾,引起爆炸,声震如雷,就连与忠勤楼相连的省署也被波及,全城一片惊慌。幸好在此之前,铁冠道人张中预言了这场灾难,没有伤及朱元璋。的确,在这个故事里,楼、火药还有未卜先知的道人,这些“火烧功臣楼”传说里的重要元素都有了。


铁冠道人张中,在民间传说中也是一位半仙似的人物,他甚至比刘伯温还厉害,传说他是刘的师傅,著有《铁冠数》,又名《破天玄机》,是中国古代著名的预言家。

在金庸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里,铁冠道人张中则是一位武林高手,他和布袋和尚说不得、彭和尚彭莹玉、冷面书生冷谦、周颠一起,被合称为“明教五散人”。


关于忠勤楼的确切地点,汪广洋、陶安留下的诗歌中并没有留下线索,但宋濂文中说它与省署(即中书省署府,嘉庆《重刊江宁府志》载,它位于朱元璋的吴王府旁)相连,大致能判断其位置应该在南京城南的旧王府和王府园附近。

除了功臣庙和忠勤楼,其实在明初的南京还有一处建筑,也有着“功臣楼”的影子,它就是淮清桥边的“逍遥楼”。

南京夫子庙附近的淮清桥,始建于东晋时期,曾是青溪上最大的桥梁,所以最初叫做青溪大桥。因青溪在此汇入秦淮河,故名淮青桥,后讹为淮清桥。明代初期,在这里的青溪河边,建有一座功能奇特的“逍遥楼”。


明代周晖著《金陵琐事》中,有这样的记载:朱元璋登基之后,特别憎恶那些整天下棋赌博、饲弄禽鸟的游手好闲之徒,认为让这些人活在世上是浪费粮食,于是下令在淮清桥的河边建造了一座高楼,美其名曰“逍遥楼”。楼中置备了各种赌具玩物,却不放一点食物,将抓到的游手好闲者都关进楼里,让他们在里面终日玩乐逍遥,自生自灭,过不了几天就都生生饿死了。

明代赌具马吊纸牌的雕版


专门建造一座楼来处死犯人,这种奇葩点子或许只有朱元璋这样的皇帝才能想得出来。如此手段,虽然是惩治的多是纨绔之辈(其实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重犯),却仍令人毛骨悚然。这座看似逍遥却暗藏杀机的逍遥楼,让人不由得联想到传说中那座不动声色请君入瓮的“功臣楼”。

《金陵琐事/续金陵琐事/二续金陵琐事》,明代周晖著,南京出版社2007年出版。


逍遥楼的具体地点,史料中倒是有比较明确的记载。《金陵琐事》记载了它建在淮清桥北,古青溪之侧。而据《金陵梵刹志》载,到了永乐年间,淮清桥的逍遥楼故址被赐给了永康侯,他就在这个地方建了座佑国庵。佑国庵是承恩寺(在附近的三山街)下属的小刹,包括关圣殿、正佛殿、潮音阁各三间、僧院一间。

明代葛寅亮著《金陵梵刹志》是一部明代南京佛寺的百科全书,其卷二十三“承恩寺”一章中,记载了佑国庵即明初的逍遥楼址。


为什么会在佑国庵里建一座关圣殿?原因依然和逍遥楼有关。


清代嘉庆《重刊江宁府志》里记载了逍遥楼的掌故和铁关公镇饿鬼的传说。


传说,当年在逍遥楼里饿死的人阴魂不散,都变成了饿鬼,经常出来作祟,所以就在原址上建了一座关圣殿,殿里供奉一尊铁铸的关老爷像,用来镇压饿鬼,香火一直很旺。到后来,也许是关圣殿名气最大,大家都把这地方叫做关王庙,而佑国庵的名字反而被逐渐湮没了。再后来,关羽被封为帝君,关王庙就改称为关帝庙,因为这儿的关公像是比较少见的铁铸像,所以也叫铁关帝庙。


清代咸丰六年(1856年)《江宁省城图》,可见“铁关帝庙”的名字上同时标注了“逍遥楼”三字,庙址在淮清桥边的致和街上,与《金陵梵刹志》里佑国庵“基址二亩,东至井巷,南至青溪河,西至银锭桥,北至永府塘”的记载一致。


据《南京市白下区文物志》,这座关帝庙原在致和街74号,历经兴废,最后的庙房在抗日战争期间遭到日机轰炸,大部分被毁,剩下的房屋经修缮后出租作为停放灵柩之用。建国初期,这里已是一座破庙,门南向,前临河,只有一个和尚,房屋被煤炭行业租用。1982年白下区文管会文物调查时,只剩下庙房三间和两只不大的石龟。后来致和街一带旧房拆迁,三间庙房被拆,原址改为住宅小区,石龟移至锦绣坊文园(即白下区文物陈列馆)保存,逍遥楼的遗址便再无踪迹可寻了。

上世纪80年代的致和街74号关帝庙(逍遥楼)遗址。(本图选自卓友渔编著的《南京市白下区文物志》)

今日淮清桥边的致和街,关帝庙遗址已无迹可寻。卓友渔先生于此有诗云:“青溪一曲水迢迢,荜户于今尽九霄。柳下棋声枝上鸟,有谁来与说逍遥。”


或许,有着神奇道士的预言并暗藏火药的忠勤楼,以及紧锁楼门、令人逍遥至死的逍遥楼,再加上鼓楼冈附近的明代功臣庙,三者组合在一起,最终形成了民间传说中的那座“功臣楼”吧。

中国历代的统治者,为了巩固皇权的稳定,在开国之初便采用各种手段清除统治隐患(哪怕是疑似的异己),从汉高祖的未央宫,到宋太祖的杯酒释兵权(相对而言赵匡胤是最仁慈也是最高明的),再到明太祖的党狱株连,这样的事例实在不胜枚举

连环画《未央宫》(殷斌绘画,四川美术出版社2009年出版),讲述了吕后斩韩信的故事。


“炮打功臣楼”或者“火烧庆功楼”的故事,现在听起来虽然荒诞,但是仔细想想却总能在现实中找到影子。就在并不遥远的那个时代,“炮打”、“火烧”之类充满戾气的词语,不是还曾经贴满中国的大街小巷,甚至堂而皇之地登在国家报刊的头版头条吗?


扯远了,那又是另外一个说不完的故事了!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石头史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