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章 不能坐以待毙

清晨,殿门被人打开,走进来数名宫女和侍卫,将整个静心苑的大殿包围了起来。

宫女们手里捧着托盘,上面是一套素白色的宫服,在殿中站成两旁。

晨晓赶走了黑暗,照亮了目之所及的一切。

为首的宫人手握圣旨,一进来便大手一扬。

叶遥正愣着,只见宫女们走了过来,二话不说各拉着她们去了一旁的偏殿换衣服了。

一身嫁衣被丧服替代,叶遥倒是没觉得什么,毕竟老皇帝死了嘛,举国同哀,可是为什么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不多时,七个少女走了出来,皆是一身孝服,姿容气质各异,看上去别有一番风景。

宫人淡淡地看了眼她们,走到殿中央,举起圣旨,拖长的声音扬声道:“众人接旨!”

少女们仿佛是一种潜意识的反应,连忙过去跪地俯首,只有叶遥,还傻愣愣地看着。见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自己时,这才走了过去,学着她们跪地。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诸家千金才德娴雅,忠贞贤良,朕感念尔等对先皇的情深义重,特加封三阶,准其追随先皇而去,永世长伴先皇……”宫人开始宣读圣旨,整个静心苑鸦雀无声,然而直到念完,依旧静谧一片,无人接旨。

“还不快领旨谢恩?”宫人有些不耐,看着面前的少女们皱眉。

“不要……我不想死啊……”哭声再次低低地响起,一个接着一个,很快就哭成了一片,抱成了一团。

宫人冷冷地哼了一声,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们:“先帝是喜爱各位小主子,才让你们随行伺候,这可是几世修来的福分,你们家族也会跟着兴荣!若是抗旨不遵,连累的,可是你们的家人,各位小主可要想清楚了!”

叶遥抬头,盯着宫人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皇上是要我们陪葬?”她虽然听得清楚,可还是想再问一遍。

宫人看向叶遥,顿时被她的目光一惊,定了定神,道:“三日后,跟随先皇入皇陵,永世伺候先皇。”

“不……我不去!”一个少女忽然站起身,直接就冲向了门外,却又被侍卫一把推了进来,摔破了头。

“李妹妹!”赵昕敏立即跑过去扶起少女,满是担心和心疼,“你怎么样?怎么这么傻……”

李家女儿感觉不到疼痛,只有一脸的害怕和慌乱,她紧紧抱着昕敏,身子直颤抖:“赵姐姐……我不想死……”

“我也不想死……”少女们团了过去,哭声凄迷,满是哀怨。

“没事的,我们会没事的……”赵昕敏抱着众人,泪水也早已湿了满襟,却依旧努力安慰着别人。

叶遥跪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她们。也许是因为她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还没能感受到这种被皇权压迫,毫无反抗力的悲哀,她甚至觉得,真的有这么遭吗?

宫人的目光在叶遥的身上凝了凝,然后走到门口,对外面的侍卫道:“看好她们,若是出事,尔等承担不起!”

“是!”侍卫头领应道。

宫人点了点头,领着一众宫女离开了,留下了一殿孤单无依,看不到希望的女子。

殿门被人关上,外面夜色冷寂,冷风吹进来,仿佛充斥着一种绝望的因子,压得人快要喘不过气来。

叶遥坐在角落,抱着膝盖,头埋在双臂之间,心绪一片纷杂,凌乱无章,似乎并没有太强烈的恐惧。

她知道自己必须冷静,既然来到这里,面对这种困境,惊惶无措毫无用处,她能做的,只有静下心来想办法。

根据脑海里所知的东西,叶蓁蓁所在的国家是天秦国,一个在历史上并不存在的朝代。而她的身份,是相国公府长房的庶女,丞相叶树原的最小女儿。

叶蓁蓁的童年是幸福的,父亲很爱母亲,怕接她回府受人欺凌,便一直单独安置在外宅。可是母亲在她八岁的时候去世了,父亲只好将她接回府。

原本有父亲的庇护,叶蓁蓁在相府也算过着千金的日子,只是私底下常被欺负而已。父亲过世以后,她的生活才彻底变得毫无希望。

虽然有祖父祖母,可因为她的出身,除了勉强能度日之外,她几乎跟一个下人没什么区别。

直到入宫的名额摊到了叶家身上,嫡母和祖母这才想起还有她这么一个存在感极低的庶女。

一个可有可无的女儿入了宫,若是运气好,能给家族带去荣耀,若是命差,老死在宫里也无所谓。

原本算盘打得不错,可没成想,叶蓁蓁竟然自杀在了花轿里。

而老皇帝,不但没有冲喜成功,反倒是一下子挂了,与她一同进宫的女子,也就不幸地成为了牺牲品。

既然来到这个世界,既然成为了叶蓁蓁,也许就是天命,她当然不能就这么死了,不但不能死,还要活得风生水起,惊华一世……

初阳新升,代表着希望与未来,普照万物时,却独独照不亮这充满死寂的冷宫。

叶蓁蓁不知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是被人吵醒的。

门被人推开,四个侍卫走了进来,抬走了一个少女,上面用白布蒙住了整个身体。

“怎么回事?”叶蓁蓁站起身要去查看,却被赵昕敏拦住了,“那是谁?出什么事了?”

赵昕敏脸色苍白,眼睛的周围被青影包裹,眼中带着血丝,有些红肿,也许是哭了一整夜,她的声音微微低哑:“李妹妹想不开,昨夜寻了短见……”

叶蓁蓁心一沉,目送着几个侍卫走远,久久无法回神。

天空晴朗,人心却被笼罩着一层挥之不去的阴霾,透着无尽的绝望,迫使着她们朝着死亡一步步迈进。

“不能坐以待毙。”叶蓁蓁忽然说了这么一句,声音不高,旁人没听见,而她身边的赵昕敏,却是听了个清清楚楚。

“叶妹妹,你想做什么?”赵昕敏被叶蓁蓁的眼神惊住,拉着她去了旁边,“我们什么也做不了的,也许还会连累我们的家族。”

“那只能等死吗?活人殉葬,这种制度早该废除!再说了,我们多无辜?连老皇帝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叶蓁蓁目光冷厉,盯着赵昕敏嘲讽道,“赵姐姐,你在家里应该也是不受待见的吧?入宫也是被逼无奈的吧?”

关注“指兮书屋”在菜单栏有更多精彩小说连载哦

珊瑚文学网《庶妃惊华:九千岁,别浪!》作者:冬季

欢迎大家搜索阅读!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