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点蓝字关注我,能行么?!


伟大的自然影像有一个共同点:它们都是刻骨铭心的。


今天与大家分享一部野生动物摄影集——《生命之灵》,里面收录了国际野生生物摄影年赛50年的获奖精选,汇集了全球最优秀的野生动物摄影作品——独具慧心的动植物肖像、动物野外生活的天然状态、自然界难以预料的瞬间、濒危生命的无助等,这些影像将触动人心的自然伟力与生命的脆弱呈现在我们眼前,告诉我们应如何感受自然和对待自然。




封面故事

生存于油污中

2011年

摄 | 丹尼尔·贝特拉(西班牙)

佳能EOS 5D Mark II相机,EF 35mm f/1.4L镜头,ISO 800,f/4,1/30s,-0.7EV曝光补偿


这张照片美感十足,不管是色调还是构图都好似一张油画。优雅的鹈鹕们仿佛早就摆好了造型,颜色也被精心搭配过:鹈鹕的羽毛色彩丰富,由蜂蜜色、赤褐色以及黑褐色组成,与深褐色的木材以及蜂蜜色的布料相互呼应,前景中的布料更是引出了鸟儿们背后漩涡状的背景,使得整个画面生动无比。但实际上,这张照片记录下的却是无比悲惨的一幕。褐色的鹈鹕们实际上是2010年4月英国石油公司墨西哥湾漏事件的受害者。照片的主角是漏油事故发生后获救的2000只受害鹈鹕中的一群,正在等待志愿者们为它们进行清理。此时的它们已经被喷洒了轻质油,用以消除黏在羽毛上的重质原油,这些油污将它们头部的羽毛从原本的苍白色染成了橙色,而把身体的其余部分染成了褐色。这张照片,连同它的故事一同成为了这位摄影师的“灾难的画像”。



死亡仪式

1988年

摄 | 弗兰斯·兰汀(美国)

尼康FE2相机,105mm镜头,威达闪光灯,柯达克罗姆64反转片


这幅作品很好地利用光线突出了主题。拍摄时间是至关重要的,摄影师以日落的天空为背景,使用闪光灯打在玳瑁龟的头上,拍出这张令人毛骨悚然的照片。夕阳西下象征着海龟生命的结束。这是马达加斯加维卓人死亡仪式的一部分,他们给所有的海龟都办这个仪式。猎人如果抓到一只海龟,就要把海龟肉放在海龟墓地。海龟的外壳将被保留在那里,头部则会被插在一根桩子上,直到它掉在地上,海龟的灵魂便自由了。当下一只海龟被抓上岸,这一只海龟头则会归还给大海。



天鹅湖

1989年

摄 | 菲利普· 亨利(加拿大)

宾得SFXn相机,300mm f/2.8镜头,加装1.7倍增距镜,柯达克罗姆64反转片,f/5.6,1/125s


这是一幅给人冥想空间的画面。森林在水上的倒影表明大天鹅是芬兰北部湿地的一部分。早春,阴沉天空中的柔和光线照亮了白桦树白色的树皮和大天鹅洁白的羽毛,完美地衬托出黑暗的森林背景。摄影师菲利普等待了两天,直到风停,湖面平静下来,才拍下天鹅优雅的脖子曲线和树干互为呼应的照片。这幅照片展示了摄影师宁静的拍摄风格。




啄趣

1991年

摄 | 弗里兹·波尔钦(德国)

尼康F4相机,300mm镜头,三脚架,柯达克罗姆64反转片


拍下这张照片的唯一办法就是和这头象海豹一同趴到海滩上。在马尔维纳斯群岛上,好奇的淡黑抖尾地雀在这只象海豹周围跳来跳去,可能是在寻找苍蝇,也可能是在从这头休息的雄性象海豹鼻腔里啄鼻涕,或从啄破结痂的伤口上吸食血液——雄性象海豹经常打架,很容易受伤。为了避免故事的描述过于直白,摄影师选择了这样一个有趣的中立视角,记录下了淡黑抖尾地雀的有趣举动。




飞翔的色彩

1992年

摄 | 安德烈·巴特斯奇(列支敦士登)

尼康F4相机,400mm镜头,富士维尔维亚50反转片,三脚架,f/4,1/30s


摄影师用鹦鹉自然飞翔的动态来“作画”,于是就产生了这些流光溢彩的半透明翅膀。这张照片的拍摄颇具创新精神,这种想法在那个时代令人惊讶。照片中的红绿金刚鹦鹉每天早上都会聚集在河岸上啃食黏土,它们成群地轮流飞过去,啃得满满一嘴黏土,吞下去中和它们平日所吃的种子里的毒素(注:近年的研究认为,这些鹦鹉啃食黏土的行为主要是为了获取盐分而非中和毒素)。这张照片拍于秘鲁的玛努国家公园,日出之前摄影师就要躲进对面的河岸上的隐蔽帐篷中,以免被警惕的金刚鹦鹉发现。



致命的接触

1993年

摄 | 巴里·威尔金斯(南非)

佳能EOS-1相机,EF 600mm f/4L镜头,柯达爱泰康EPZ 100反转片,f/4,1/2000s


这是发生在卡拉哈里沙漠中,富于戏剧性的一幕:年轻的狮子和豪猪母子已经对峙了几个小时。狮子围绕着豪猪转了一圈又一圈,试图发起进攻,但豪猪竖起了全身的刺保护自己。只要狮子被豪猪身上任何一根刺扎伤,都会有生命危险。对峙最后的结果是平局,缺乏经验的狮子放弃了捕食,而豪猪也保住了性命。




大熊与小狐狸

1994年

摄 | 托马斯·曼格尔森(美国)

富士Panoramic 617相机,富士龙SW 105mm f/8镜头,豆袋,富士维尔维亚50反转片,f/11,1/125s


这是一张独一无二的卓越照片,即便在20多年后依然如此。这张照片视角广阔,主体集中,大熊与小狐狸间有着关联:一个有关结伴生存的故事就此展开。全景视角使人对延伸至海平线的无垠冰原有了直观的印象。入冬时节海水冻结的哈德逊湾正是北极熊的捕猎场。北极熊和北极狐站在一起,望着下落的夕阳,仿佛它们的旅途正要开始。它们总是结伴而行,北极熊会在冰上捕食海豹,而北极狐则会收集同伴留下的残羹冷炙。摄影师花了10年时间,拍了8万多张照片,才得到这最宝贵的瞬间。




相对价值

1995年

摄 | 卡尔·阿曼(瑞士)

尼康F4相机,AF 24-50mm镜头,富士维尔维亚反转片,闪光灯


大猩猩头颅、碗以及香蕉的并置,使任何看到这张照片的人都会产生心灵的震撼。那个头颅属于低地大猩猩,一种类人猿,与人类非常相似。虽然野生动物经常被在丛林生活的人们端上饭桌,但这只被喀麦隆的一个警察局局长点为晚餐的大猩猩实际是代表着人类对丛林的掠夺。一位摄影师发现了厨房中这样的景象,将其拍下,用于曝光西非商业野味贸易。这张照片因太过血腥,而导致一些人抱怨其不应当被展出。随着西非森林遭受破坏,野味贸易增加,大猩猩、黑猩猩和倭黑猩猩的数目以惊人速度在下降,这一切都可被看作是在为这张照片进行强有力的辩解。



歌唱的气息

2004年

摄 | 简·维梅尔(荷兰)

佳能EOS10D相机, EF 500mm f/4L镜头,加装1.4倍EF增距镜,豆袋,ISO 400,f/8,1/500s


要在芦苇丛里邂逅大苇莺是件困难的事情——虽然雄鸟求偶的尖锐歌声并不容易错过,但想要拍摄下这样一副画面,则需要摄影师精心的计划和足够的耐心。这是在匈牙利克斯库恩萨奇湿地中一只雄鸟放声歌唱的生动场景。摄影师的技巧体现在对整个画面结构的规划上——知道自己应该在哪里摆放相机,该使用什么样的背景光线。这是一个被摄影师运用了多次的手法,通常用来表现歌唱的气息。



水池之鹰

2007年

摄 | 本斯·马特(匈牙利)

尼康D200相机,AF-S 300mm f/2.8镜头,三脚架,f/2.8,1/1000s


要拍出这样一张亲密的对视的照片,摄影师的创意与计划不可或缺。在离家不远的水塘边,摄影师马特在地上挖了个洞,坐进去之后,视线与水面基本平行。为了不让来水塘的其他动物受到惊吓,同时又能毫无阻碍地看清一切,他只好使用潜望镜观察水面。最后,一只雀鹰拜访了这个被树木环绕的水塘。摄影师在它俯冲下来饮水前便对好了焦,在它抬头的一刹那拍下了这张完美的肖像照。



跳起的鹭

2009年

摄 | 托马斯· 佩斯查克(德国)

尼康D3相机, AF-S70 200mm f2.8镜头,ISO 400,f/6.3,1/3200s


摄影师在塞舌尔的亚达布拉停留了一个月,第一次发现鹭在捕捉昆虫时的动作是如此滑稽。通常绿鹭只吃鱼,但是这只鹭却想尝试捕捉昆虫,而事实上这种特技般的跳跃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机会能够真正抓到猎物。这个画面有着完美的平衡和鹭的完美失误,这是一个大自然给予的本能行为的瞬间。当太阳开始下落,这只绿鹭仍然在四处跳跃着,这给了摄影师一次能够抓拍到富有想象力的角度的机会——一个剪影的画面,配合着柔和的背景光线。




蚂蚁的奇迹

2010年

摄 | 本斯·马特(匈牙利)

尼康D700相机,AF 105mm f/2.8微距镜头,尼康SB-800闪光灯,ISO 640,f/10,1/200s


这张照片成功的秘诀在于它既简洁地利用了叶子上的剪影,又揭示了小生命复杂的社会行为。摄影师
身处哥斯达黎加的雨林观察多日,发现切叶蚁在夜晚的树林高处最为活跃,于是开始拍摄它们的计划。他先是发现一株被切叶蚁剥光的灌木树叶,然后创造性地使用自己的户外头灯照出了切叶蚁忙碌的剪影。这一切就绪后,他只需要等待蚂蚁呈现出合适的构图。但是蚂蚁的动作太快了,他不得不随时移动光源避免光线从叶子上的洞中透过来。从这张照片可以看到蚂蚁的四种行为:工蚁把叶子切出洞,并把切下来的叶片搬回巢,小兵蚁提防寄生蝇,大兵蚁在旁边守卫。一切都恰到好处,在对比中彰显细节,生命的奇迹被艺术地表现出来。


这是一场用迥异风格和最具创意的角度去观察和诠释自然世界的庆典。精彩绝伦的照片的背后,是世界一流摄影师们观察并理解自然的表达,也投射出人与自然在不同时代、不同文化背景下的相处方式。


长按 →

求关注 NOW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全球摄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