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条狗,一条没用的狗。小时候,主人把我当成名犬收养,可我在生长的过程中歪曲了主人的期望,长成如今这样一副洋不洋土不土的古怪模样。主人后来将我从他的豪宅里赶出,迁移到屋外墙角的铁笼子里,可我一点也不怪主人的狠心,毕竟是我负主人在先。这就是命运,生为阶下囚,怎么能享受得了座上宾的待遇,没有被遗弃街头或者直接变成火锅料,就已经万幸,已经令我感激涕零了。因为我只是一条无用的洋不洋土不土的杂种狗。

铁笼很不错,上面有瓦盖,四周有栅栏,还有主人定时送来的饭食,这不止对于一条我这样的狗来说是福分,据我观察,对于人类中一些比较特殊的人来说,也可算是三生有幸了。所以我虽然是一条没多大用处的狗,但不缺少主人的关爱仍然自豪。

说到观察,我倒是兴趣盎然,因为活动受限,这便成了我日常的主要工作或者说成是休闲乐趣也行。我住在这条街的十字路口边,每天从我身边经过的形形色色的动物不计其数,当然以人类和人驾驶的车辆为主。还有的就是那些流浪着的我的族类,它们虽然四海为家行动不受束缚,可它们没有主人的饲养,总是过着饥寒交迫的日子,所以我不但不羡慕它们的自由,反而还同情它们鄙视它们,因为它们总是在口头上称兄道弟患难与共,一旦为了我食盆里的那一点残羹剩饭,就可以反目成仇大打出手,这样重利忘义这样没素质没风度的表现,让我每每耻为同类。

我感激人类,因为是人类让我免于饥饿免于居无定所;我忠于人类,因为还是人类比较善良友爱;我更热爱人类,因为他们的生活丰富多彩。尤其是人类的孩子天真活泼亲善和气,一看到他们,我的浑身都会洋溢着春天的阳光般的暖意,因此我每天都在这里祷告,祈求上帝让我的来世投身为人类家庭的一分子,做一个他们的孩子,为他们带来快乐带来希望带来更加美满的幸福生活。

我这样说是因为我这里是几家学校和幼儿园校车的停靠点,每天早晚都有很多孩子在我面前集合,要么上车,要么下车,他们的脸上每天都挂着笑,嘴里每天都唱着歌。他们说的话唱的歌我老早就全都学会了,只可惜从我嘴里不但吐不出象牙,连模仿唱歌也仍只是汪汪的声音,虽然也有那么一些旋律在,可就是无法成句。不过这样也好,因为孩子们反而更开心更兴奋,他们在我面前跳着唱着,要我的汪汪声作为他们歌声的配乐,确实别具一格新颖独特。

孩子们也有忧愁烦恼,也有高低贵贱的差别,我虽然不这么看待,可事实常摆在我的眼前,让我有时也跟着快乐不起来。有一位名叫小天的男孩的性格就有些孤僻,听别的孩子说他爸妈常年在外极少回家,他爷爷奶奶待他也不是很好,所以他和别的孩子在一起就显得自卑。不过小天对我很好,常将自己的零食拿出来喂给我吃。当然别的孩子也不吝啬,可他们在给我吃的东西都是随手一扔,有的还故意扔到我无法够得着的地方,然后看我那副尴尬样子开心。只有小天拿出食物后,直接递到我的嘴巴前,还教我如何品尝食品的味道。有孩子吓唬小天说我会咬人的,还说我身上带有狂犬病毒,弄不好就会传染给接触的人,得到那病的人,十个就有十个半会死的。我不明白十个人得病,怎么会死十个半人,还有半个人算怎么一回事呢?哎,孩子的话有时夸张得可爱,有时离奇得恐怖。所以我吃小天手里的东西时,就小心谨慎地用牙齿和舌头夹,尽量不碰触到小天手。我清楚我只是一条没用的狗,我绝对不轻易主动去招谁惹谁,如果我身上真的有什么狂犬病毒的话,如果真的一发病就会死路一条的话,那么就只让我这一条没用的狗死好了。

在与那些孩子接触多了以后,我发现有一个规律,当其他的孩子都争着跟我玩耍的时候,小天便站到一边静静地看着,有时也忍不住会心一笑;当没有人逗我的时候,小天就靠近我,抚摸着我的皮毛,小声地跟我说话。我无法同他直接用语言来交流,可他的话里的每一句每一个字我都能听懂。他说爷爷给他买过一件新衣服,奶奶给他煮了两个鸡蛋,爸爸打电话回来说今年可能要回来过年,还说他这次考试成绩在全班上升了两位。他每次都说自己的心事,有开心的,也有不开心的。他说我是他最要好的朋友。我不懂什么样的朋友才可以算得上是最要好的,想了好久才估计是不是独一无二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那种?不过我听说这只是在古书上才有的情节呀?小天,你这是在跟我逗着玩吧?

前天,他告诉我他爸妈可能提前回来,可他说这消息时脸上一点高兴的表情也没有。他说他爸妈回来可能会带些好吃给他,那么他一定拿来与我一起分享。好吃的东西虽然我喜欢,但我更想知道你为什么不开心?他没有再说,只是很落寞地跟着其他的孩子一同上了校车。昨天他又告诉我说他爸妈决定不回来了,至于是什么原因,他也想不通。他说大人之间为什么会那么多说不清的问题呢?我想也是,人类是比狗聪明多了,可人类的困扰也比狗们多多了。聪明智慧如果不用在开心快乐的事上,要那么高的智商岂不是自己祸害自己?这事更让我想不明白。

今天早上小天来得很早,他一来就蹲到我的面前,双手抱着我的头低声地哭了起来。我用舌头舔着他那潮湿的脸,发现他的泪水又苦又咸。我拱着他的脸颊拱着他的额,希望他抬起头来迎着初升的阳光笑一笑,可他只是十分克制地哭着,直到听见有别的孩子来到的声音,他才忍住哭声,迅速地用双手抹干脸上的泪水。后来,他悄悄地告诉我并吩咐我千万不要泄漏出去,他的爸爸妈妈离婚了,他从此便成孤儿。他说这话时,又哽咽了一下,差一点又哭了出来。我说你家里有爷爷奶奶,这里有我,怎么会就变成孤儿呢?可他听不懂我的话,仍然继续说,爷爷在家发脾气说,自己生的都不管,我们都老得快要死了,凭什么还要替你们受累?他说爷爷奶奶身体确实都不好,他们说要死,不知道哪天真的会死去。小天说到这里,忧伤地叹了一口气说,我要是有爷爷奶奶那么大年纪才好,说不定哪一天就死掉多省心。小天用这样的口气说话,让我大惊失色,我站起身,一双前脚搭在他的肩上,摇着他说,你才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怎么能有这样奇怪的想法?我都老成这样了,还一心想着多活几天,多和你们一起唱歌跳舞。

小天上校车走后,我这一天格外的焦躁不安,感觉这一天的日子长得没有尽头。终于捱到校车又开过来时,我跑出来汪汪叫着喊小天。可小天好半天才从车门里出现,下来后也只是略微站在那里望我一眼,便没精打采地往前走去。小天低着头,双手无力地垂着,两腿跟木偶一样机械地往前迈去。校车开动时,他刚走到车头一侧;校车转弯时,他正好与校车并行;校车加马力时,他的身体被那块隆起的车轮护罩刮倒。校车吼叫着喷出一股黑烟远去后,我终于看到他,却只是直直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这一刻,我看得分明,却又怀疑自己老了眼睛花了。我怎么相信活蹦乱跳的小天会这样趴在地上不动呢?我怎么相信那辆天天接送他的校车会毫无感觉毫不留情地从他身上辗轧过去呢?

这是我在这里这么多年都没有见过的现象,当然,这条路的怪事确实不少,有老人被撞倒无人去扶的,有明明距离车很远,却在车来时奋力往车身一撞的,可那些怪事都是大人们干的,没有哪个孩子被车这样辗过的呀?我看得出小天身上受了很严重的伤害,可他还在那里微微的蠕动着表明他还活着。我的身体被铁链牢牢地拴着无法接近,只有跳着叫着用我的方式喊他。小天,小天,起来,快起来。小天,小天,我要和你说话,我要听你说话。小天,小天,那地上太脏又太热,你这样趴久了会生病的。

小天被车轧时,这里没有一个人路过。小天趴在地上时,路上来来往往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可他们都是从那边的几个方向走过,好像根本就看不到这边地上的小天。我怀疑那些人的眼睛都瞎了,都说狗眼看人低,难道人眼有时会低到连狗也不如?所以我只有站起身来对那些人跳着叫着,想用这种反常的行为来引起他们的注意。可我吼了好一阵子,都没起到半点效果。地上洇出一块小天身流出的血,证明他的生命正在一点一点地流逝。如果再不及时救治的话,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我越发着急,甚至愤怒了。我一边大声吼叫着,一边强撑四蹄拉紧铁链。我要将这锁我这么多年的铁链挣断,或者让链条勒断我的脖子,反正只要能帮助到小天挽救小天,我豁出这条狗命也值得,因为小天说过,我是他最要好的朋友。

使出全身力气挣扎,没有挣断链条,也没有勒断脖子,可我居然将我的居住的铁笼拖动了。我很兴奋,更加卖力地拉动铁笼往十字路中间跑去。我先是想用自己的牙齿叼住小天想帮他站起来,可我又害怕我身上可能存在的狂犬病毒传染到他身上,不但救不了他,反而更害了他,所以我疯狂地闯到十字路中间,用身体链条和拖着铁笼结成一道流动的墙来阻拦那三个方向的通道,只留小天趴着的这边,我要将所有的行人都赶到小天这边,不相信就没有一个眼睛还没完全瞎的人能看到趴地上的这个无助的孩子。只要有一个人哪,只要有一个人伸出手帮助小天,哪怕就是打一个报警电话也好。报警?对报警也好,如果警察能及时赶来,那么所有的问题也将不会有多大问题了。

我索性更加疯狂地在那里跳着叫着,还呲牙咧嘴地做出一副逢人就咬的姿势。我全身的肌肉骨骼都爆发出前所未有的能量,我的血液在沸腾中复苏了先祖遗传下来的的野性,我的牙齿和双眼都喷射出血腥的光芒,我的吼叫声如雷,在这块空旷的永远平静的土地反复辗轧。我想用呕心沥血的爆发来擦亮他们的眼睛唤醒他们的蒙昧,不然的话就让他们一个个都变成惊弓之鸟,一个个视我如妖魔鬼怪,一个个都争先恐后地往小天那边跑去,只有这样或许才能达到救小天一命的目的。

宽阔的十字街这边,小天仍然直直的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宽阔的十字街中间,我拖着铁笼在狂奔乱吼;宽阔的十字街周边,人们惊慌失措鬼哭狼嚎抱头鼠窜。我在大声喊叫着,有没有人报警?有没有人报警啊?

小天,我是一条狗,我哪里有什么资格做你最要好的朋友哟?我真的只是一条没有用的狗啊!

作者:中财论坛会员 老粉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