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卧在新疆中部的天山里,有条贯穿南北的公路,北端是克拉玛依市独山子区,南端是库车县,故称独库公路。在这条532公里的路上,有幽深的峡谷、有浩瀚的草原、有湍急的溪流、有层层的山峦,更有冰雪覆盖的垭口与游牧民族的毡房。最近几年,独库公路倍受关注,它的路况如何?沿途加油与食宿如何?本文以图片+简单说明的形式,将前不久我的一次自驾游,与您分享。

2017年7月,我驾车自青海进入南疆,行走且末、和田、喀什之后,来到库车,随后从库车朝北沿独库公路翻越天山,这条40年前建成的公路,最近几年忽然备受关注,网上甚至有这样的观点:别再去烂大街的川藏线了,独库公路才是最美的。尽管我从不相信这种明显走极端的话语,但7次到疆,从没走过这条路,显然不象话——该补课了。

沿独库公路自驾游并无难度可言——里程不算长、服务点较多。

首先简单盘点一下独库公路:从库车往北,进入天山,开始的一段,是由裸露岩石构成的峡谷,翻越铁列买提达坂后,进入巴音布鲁克草原,之后是植被茂密的峡谷,然后再次翻越高山,一个是玉希莫勒盖,一个是哈希勒根,即使是盛夏,垭口处照样有冰雪覆盖,这一段有身处高原之感,从隧道里跨过哈希勒根达坂,沿山谷一路下坡,逐渐脱离天山,进入北疆的荒滩。独库公路属于217国道,南端里程碑是1086公里,北端里程碑是554公里,以此计算,独库公路长度为532公里(指路牌写的是554公里)。仅就我此次观察看,公路状况非常好,路面平坦,弯道处较宽,沿途至少在乔尔玛(位于下图那拉提与玉希莫勒盖之间)和巴音布鲁克两个地方,有大量旅馆和餐馆,加油站也有数家。所以,自驾游走独库公路,没什么难度可言(冬季除外)。

独库公路可以划分出南段与北段,分界点位于那拉提草原附近。那里有条东西走向的218国道,与南北走向的独库公路(217国道)形成十字交叉。218国道往东是库尔勒,往西是伊宁。所以,自驾车旅游,既可以走大环线,也可以走小环线。由于这种便利,我的计划是,从库车往北全程行走独库公路,抵达独山子后往西,沿连霍高速到霍尔果斯,再折返到伊宁,最后沿218国道途经那拉提、巩乃斯,一直往东前往吐鲁番。这样一来,基本将天山周边逛了一圈。

独库公路全程只有500多公里,单纯开车,一天足矣。但对于游览来说,大可不必。最好把其中某一天的黄昏安排在巴音布鲁克,草原落日很美——一路走、一路玩,悠闲一些,才更好。事实上,如果游览沿途景点,比如千佛洞、大峡谷、天鹅湖,等等,全程安排3天比较合适,最短也得是2天。

独库公路第1段——库车往北进入山谷。

离开库车市区,来到独库公路上,此处里程碑为1086公里。这里程是从阿勒泰开始的——北疆的阿勒泰是217国道起点,它的附近有大名鼎鼎的喀纳斯。

踏上独库公路不久,便进入山区。这一带山体造型十分丰富,根据想象,被冠以各种名称,比如下图中的“布达拉宫”。

穿越这些山只用了不足30分钟,里程很短。山上寸草不生,透着一股子原始美。

比敦煌更早的千佛洞——克孜尔石窟。

紧接着,公路进入一片平地。不久出现一个路口,往西转,是前往拜城的公路,那里有座克孜尔石窟, 比大名鼎鼎的敦煌莫高窟还要早300年,值得看。

丝绸之路上,有一连串佛教洞窟。克孜尔石窟是我国境内最西端的佛教洞窟,库车市区北部不远处还有座克孜尔尕哈千佛洞,接着就是吐鲁番的柏孜克里克千佛洞。进入甘肃,洞窟就更多了,比如炳灵寺、马蹄寺、敦煌、麦积山,等等。事实上,这就是佛教传入中原的路径。库车一带是古代龟兹国的领地,该国存在了大约1200年,文化非常灿烂,季羡林先生认为:它是古印度、希腊、罗马、波斯、汉唐等数个文明,在世界上唯一的交汇地。龟兹国后期,先被吐蕃人占领(藏族祖先),后又被回鹘人消灭(维吾尔族祖先)。由于龟兹举国上下虔诚信奉佛教,克孜尔石窟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诞生的。

克孜尔石窟始创于3世纪,工程持续500年,对于中原王朝来说,相当于从东汉到唐末。所以,它是我国佛教石窟的始祖——开凿时间最早。由于莫高窟名气最大,有人将这里称为中国第二敦煌,可实际上,敦煌模仿的是它,以辈分而论,它才是第一。

虽有如此辉煌的历史,遗憾的是,当伊斯兰势力进入新疆,龟兹国被灭时,整个西域与佛教有关的一切,都遭到破坏。这是克孜尔石窟受到的第一次摧残。清末,德国人来到库车,掠夺文物,使克孜尔石窟遭到第二次摧残——掠夺走的艺术品,据说保存在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由于数次摧残,洞窟内原本灿烂的壁画损失许多。不过,现在来到这里,仍能看到一些。敦煌莫高窟的飞天很著名,这里也有,并将其传给敦煌。

独库公路第2段——山间平地与大峡谷。

看过石窟,回到独库公路,继续沿山间平地往北约40公里,进入一片巨石区,体形高大、谷奇峰林立、怪石峥嵘,山的颜色都是红褐色,比较少见。众石当中,有条峡谷被称为神秘大峡谷,售票开放。

神秘大峡谷南侧不远,另有一谷,入口处较为宽大,地势平坦,车可进入,于是驾车往里走了一段。据说峡谷进深足足5 公里,但我只走了一部分。在这里,颇有些前几天从青海进入新疆时的感觉——犹如回到地球的起始阶段。

当我在峡谷里穿行时,遇到些沟坎,稍一加油,就过去了,很轻松。我的这辆劲炫是两驱,按照有些观点,它至多是个城市型SUV,主要是为了节油与舒适,走烂路不是它的强项。顺着这个观点,不禁又想到,最近网上时常有人问,开什么车才能去西藏。作为一个驾车去过10次西藏的人,我的观点是,什么车都行。当然,为了别给自己增加工作量,最好是辆品质可靠的车——随时都能启动发动机,整个旅途不用为车操心,无需打开机器盖,检查这个,添加那个。

独库公路第3段——从神秘峡谷到翻越铁力买提达坂。

离开天山神秘峡谷,继续北行。

接下来的一段,经过了几个矿山。事实上,从库车开始,公路上大型货车一辆接一辆,比较密集,不知是否与这些矿山有关。过多的货车,使我对这一段独库公路印象不佳。这就好比山西,那里有很多非常棒的古迹,价值一流,可就是运煤车太多,令我很想多去几次,但心存畏惧。

驶过一个矿山不久,路旁看到文物牌——阿格古城遗址。古城的城墙基本完整,方型,边长100多米,城池紧靠着库车河。这座城究竟是什么时候建造的,用途如何,我没弄明白,只是看到城内土地上,散落着许多铁矿石——难不成这是龟兹国的一家炼铁厂?

又走了一段,峡谷逐渐变窄,往远处看,基本上已经来到峡谷的尽头。前面该翻山了。此时公路里程碑是984——我已经在独库公路上走了102公里。

果然,往前不久,公路开始盘旋上升,远远看过去,有条溪流、3次穿越公路,笔直地往下流淌,形成几个小瀑布。

爬到半山腰,回头看,刚刚走过的峡谷,尽收眼底。

这山不算高,盘旋四五圈,便上了一个“台阶”。路旁出现2个湖泊,一大一小,名曰大龙池、小龙池。大龙池旁还有座昔日的兵营——戍堡。据说,这是唐朝遗留下来的军事设施。中国历史上,主要有3个王朝对西域实施了有效统治:汉、唐、清。其中,唐朝在整个西域建立了大量烽火台,军队驻扎的戍堡,也建立了不少。

小龙池景色一般,大龙池比较好看,从某个角度看过去,有点儿天山天池的感觉。

到了池的末端,一个热闹的“镇子”出现在路旁,主要建筑都是毡房,有旅馆、有餐馆。此时,车上仪表盘显示气温17度,而昨天此时在库车,气温高达38度。由于凉爽,附近城市的人们自驾车来此休闲,理所当然。

过大龙池,继续往前走10多分钟,公路再次攀升,且盘旋的很紧密,可见高度上升较快。川藏南线上,坡度较大的山不是没有,比如觉巴山与业拉山,但公路盘旋并没有如此紧凑。

大约爬到海拔3200米时,出现一个隧道——铁力买提隧道。隧道所处位置较高,往上看,距离垭口只有五六百米的样子。

独库公路第4段——巴音布鲁克草原。

隧道接近2公里长,通过后,随之而来的,是一片平坦的草原。此时,已经接近巴音布鲁克。这座草原面积很大,据说边长超过200公里。当地居民以历史上的土尔扈特部为主,这是蒙古的一个部落,在部落相争中失败,迁往俄国境内的伏尔加河流域,后来又返回中国,史称东归。当时的统治者是乾隆帝,他将这些东归的蒙古人安置在这一带。

自从通过隧道,天阴沉下来,刚刚进入草原范围,便开始下雨,不一会儿居然变成雪花。此时是7月,距此一天车程的吐鲁番盆地,气温在40度以上,把人炙烤得头晕目眩,而这里却在下雪。

自从进入草原,路旁零星出现座座蒙古包,羊群、牛群接连不断。一片生机。在一个三岔路口,我离开独库公路,往草原深处走去。事实证明,这种做法虽耗费许多时间,但有价值。因为独库公路沿途车辆、游人实在太多,且停车并不方便。往草原深处走,能找到在独库公路难以获得的恬静与舒适。

不久,看到一条河,在草原上蜿蜒流淌。有几个地段,河呈蛇曲状,非常好看。无奈当时雨雾较浓,视线受阻,影响观看不说,也拍不出满意的照片。

以前曾看到有资料说巴音布鲁克草原是我国第二大草原,对此很疑惑。曾驾车去过呼伦贝尔草原,感觉那里更大一些。

此时已是北京时间晚上8点(当地与北京有2小时时差),看样子不可能看到期待中的草原晚霞,遗憾的同时又很不甘心,于是安营扎寨,盼望次日天气能好转。

上篇游记说到,每次外出,我都会充分利用驾车的优势,携带大量装备,所以,无论身在何处,都能营造出让自己满意的生活氛围——伴随着红酒,煎一份牛排,在烛光下慢慢享受。这里海拔2400米,气温较低,车上行李箱里带有抓绒内衬的冲锋衣,此时派上了用场。

在草原上露宿一晚,次日起床,沮丧地发现,天气不仅没有丝毫好转,反而更加阴沉。营地附近昨天还能看到的河流,此时已隐在雾中,彻底失踪。坏天气导致我只得把原本打算观看的天鹅湖取消——巴音布鲁克草原上有野生天鹅栖息,运气好的话便能看到,但究竟能看到几只,就不一定了。

所谓天鹅湖,实际上就是草原上的河流,后来变为旅游景点,自己开车不许进。需首先到景区大门西侧几公里处的游客中心,花65元买门票、再花90元买车票,然后乘景区大巴进入。景区里还有个九曲十八弯,如果恰逢黄昏,天气好的话,景色很美。游客中心所在的镇子十分热闹,各种档次的旅馆一家接着一家,看来旅游生意十分红火。不过,多年旅游经验使我一般不会选择这样的地方住宿,如果昨晚抵达此处的话,我也会出城5里扎营。

抵达天鹅湖景区大门之前,还曾经过一个天山石林的景区大门。但此处仅仅是个大门,距石林还相当远,加上早已看过数次云南石林,天气又不作美,遂放弃。

独库公路第5段——从巴音布鲁克到那拉提路口。

离开巴音布鲁克游客中心,接下来的路程,是逐渐脱离草原,沿着一条山谷往下走。一路上,山间点缀着许多云雾,山坡上满铺绿毯,景色不错。

从游客中心算起,行车2小时,来到217国道(独库公路)与218国道的汇合处。也就是说,独库公路南段到此全部走完。两条国道的汇合处是个十字路口,往东是巴伦台、库尔勒方向,往西是伊犁方向,往北是独库公路的北段。该路口西边10余公里处,是大名鼎鼎的那拉提草原。

独库公路第6段——那拉提路口到玉希莫勒盖达坂。

虽然此行的目的地之一是伊犁,但我的计划是先把独库公路全程走完,再从独山子往西、经赛里木湖迂回到伊犁州。于是,驶过路口,继续往北。开始的一路段依旧在山谷中,路旁是条湍急的河流,谷中草地上,散落着许多蒙古包。参观了其中的一个,包内是个弧形炕,大概能睡10个人,中间有个圆桌,电来自太阳能。门内一侧还有个小铁炉,几块碳搁进去,室温骤然上升,不一会儿,热的让我坐不住——不禁赞叹,如此简陋的东西,热效率竟然如此之高?询问了一下价格,住宿的话,每人100元,实在不便宜(我怀疑这里的价格随行就市,浮动余地很大)。

在蒙古包里歇息了一阵,居然雨过天晴,令人分外惊喜。

也许是天气变好,牧民赶着羊群,也出动了。

这段山谷里的蒙古牧民明显增多,蒙古包一个接着一个。其中,有不少蒙古包,实际上是农家乐性质,专做游客生意,吃饭、住宿都没问题。

沿山谷行车10多分钟,山谷走完,公路开始爬升。从谷底到山巅,这段盘山公路大约27公里,下图是走到一半时,停车观看来路。

爬山过程中,前半段的山坡一片翠绿,后半段则变成荒芜——绿草逐渐被岩石取代,远处的山顶上,还覆盖着冰雪。

此时公路翻越的,是天山中较高的一道山,被称为玉希莫勒盖达坂。这道山的南侧,是我刚刚经过的那拉提路口,北侧是个叫乔尔玛的镇子。80年代,解放军工程部队在此修建了一条隧道,可惜没成功,部队作家李斌奎为此写出《天山深处的大兵》,八一电影制片厂还将其搬上银幕。2013年,新隧道竣工,使独库公路通车条件有所改善(据说这段路以前只有夏季才能通车)。

此时,海拔已升至3200米,旁边的山坡上,堆积着许多冰雪。这段路上还修建有保护公路的防雪走廊,将路与冰雪隔离,类似建筑在川藏南线接近然乌湖时也有。我不懂公路建设,只是觉得,存在滑坡隐患的路段,如果多修一些这样的走廊,会不会提高通行效率?

独库公路第7段——从玉希莫勒盖达坂到哈希勒根达坂。

玉希莫勒盖达坂往北,是哈希勒根达坂,两座高山之间,公路沿一条山谷行进。谷里景色不错,这一段牧民明显稀少。

跨过玉希莫勒盖达坂,接下来是一路下坡,自垭口算起,行车40分钟左右,下到山谷里,此时的景色,又恢复成牧场,一条河始终伴随着公路。

在山谷里又走了半个小时左右,途经乔尔玛镇。独库公路南段最热闹的地方是巴音布鲁克,北段最热闹的地方,就应该是这里了。镇旁有座独库公路纪念碑,以及烈士陵园(下图左侧),陵园内安葬着修筑这条公路时,牺牲的168位解放军战士。

乔尔玛镇之后,依旧是谷地。

走到谷地尽头,公路再次爬升。远远看过去,前面又是一座比较高的山,山顶照例是岩石与冰雪。

感觉上,这座山的高度超过刚才的玉希莫勒盖达坂,因为公路围着山盘旋不停,路边的草越来越少。

公路两侧不断出现峡谷,随便哪一个看上去都挺雄壮。

终于,接近山顶。此处便是哈希勒根达坂。靠近山顶的地方修建了一条隧道,穿山而过。资料上说该隧道海拔3390米,我的GPS显示3388.8米。

穿过隧道,迎面而来的是一片冰雪。许多从独山子/奎屯方向来的车,停在路边,游人们在雪中嬉闹。

再往后,是漫长的下坡,里程特别长,大约85公里左右才完全脱离山区,进入平地。沿途个别峡谷十分狭窄,部分路段还修建了停车观景区,方便游人。

顺着山谷,往北行驶大约2小时,公路离开山区,进入平原。走到这儿,天山才算真正走完。此时,巨大的山体横卧在我身后——昨天早上离开库车,我是在它的南端,经过500多公里的旅程,现在我来到了它的北端。

公路的正前方,一座工业城市映入眼帘,这就是独山子,独库公路到这里,算是画上了句号。不过,作为217国道,它还得穿过独山子、奎屯、克拉玛依,直奔北疆的阿勒泰——还有554公路的路程。

回顾过去2天,我全程行走的独库公路,最精彩的地方,一是巴音布鲁克草原(不一定非得进入天鹅湖景区),二是巴音布鲁克与玉希莫勒盖达坂之间的山谷,三是玉希莫勒盖达坂与哈希勒根达坂。草原、山谷、达坂,是独库公路诱人之所在。

有人给独库公路很高评价,认为它超越川藏线,是中国最美公路。我的观点是,独库公路确实非常美,值得走,但要说它是“最”,恐怕有些夸张——中国许多地方都有美景,很难说谁是“最”。独库公路的价值在于,它的里程比较短,距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不算太远,自驾车很容易抵达(路上新A牌照的私家车居多数),且沿途加油站、餐馆、旅馆一应俱全,给旅游带来很大便利。一句话,这是一条不用费多大劲儿,就能欣赏到美景的公路。相比之下,川藏公路里程长、海拔高,公路的另一端拉萨,距离中原各省实在太远,没有足够的时间,很难自驾车前往。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