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芙蓉营养师

也许是营养师的职业敏感性,这几年读《红楼梦》,对书中描写的食物特别敏感,总是忍不住感慨,曹公笔下的食物,往往和人物的性格甚至命运关系密切,每一种食物背后都浸透了人情世故和处世智慧。

丫鬟身子小姐心性的晴雯爱吃的是豆腐皮包子和面筋炒的芦蒿,柳嫂讨好问:“肉炒还是鸡炒?”小丫鬟传话:“荤的因不好才另你炒个面筋的,少搁油才好”。

也不知是宝玉房里待遇太好,大鱼大肉吃腻了,还是这位姑奶奶为了保持“削肩膀水蛇腰”的窈窕身材?

秦可卿病中爱吃的枣泥山药糕,枣泥山药糕主要是用红枣和山药做的。枣泥山药糕的味道清香甜美,易于消化吸收,红枣可以补血行气、滋颐润颜,山药可以健脾益气、补而不腻。

秦可卿是什么病?用今天的话讲就是继发性闭经,压力和饮食、睡眠不足都是原因。

张太医说:“大奶奶是个心性高强,聪明不过的人,则不如意事常有,不如意事常有,则思虑太过。老婆子说:“经血不能按期而至,以至十日都长过。张太医道:“妙啊!这就是病源了

对于一个几天水米不进、不思饮食的人而言,清甜爽口的枣泥山药糕的确还能让人提起胃口。

“倒象克化的动似的”,讲的是自己吃下枣泥山药糕后,开始能够感觉饥饿。山药含有淀粉酶、多酚氧化酶等物质,有利于脾胃消化吸收功能。

现代医学临床上常用治脾胃虚弱、食少体倦病症。对于此刻的秦可卿而言,它真正是滋补佳品。

“真名士自风流”的湘云爱吃的是烤鹿肉,大概和今天的撸串差不多的感觉吧,每次在大排档看见大口吃烤串的妹纸,就想起豪爽、娇憨的湘云。

想当年在学校时,老娘也是一次干掉30串肉不在话下的,现在懂得越多、活得越怂了。说的好听点,是对这个世界多了一些敬畏之心。

娇俏可人的花袭人爱吃的是酥酪,大概是类似于奶酪布丁之类的食物吧,甜甜绵绵、软软糯糯,不就是她本人的性格吗?!

时时刻刻周到地伺候着宝玉的身心,即使是劝诫的话,也是站在宝玉的立场,让人听起来能接受。而不是像湘云和宝钗那样粗暴地劝他“把心思放在正经书上”,多搞搞“仕途经济”。

在劝宝玉读书这件事, 看看袭人怎么说:”你真喜欢读书也罢,假喜也罢,只是在老爷跟前或在别人跟前,你别只管批驳诮谤,只做出个喜读书的样子来,也教老爷少生些气,在人前也好说嘴。他心里想着,我家世世代代读书,自从有了你,不承望你不喜读书,已经他心里又气又愧了。。。怎么怨得老爷不气,不时时打你”。

多么质朴的语言,完全的换位思考,完胜那两位高学历小姐的说教方式。也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你想别人听进去你的话,你得站在他的利益去思考去讲话。

黛玉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下凡,书中对她吃东西的描写不多。吃点蟹腿子肉就开始捂着胸口难受,宝姐姐送的燕窝倒是坚持在吃。除了这两处,仙女居然在那次去探宝姐姐的病,在薛姨妈那里嗑瓜子。

瓜子仁也正好特别适合她,丰富的维生素E和必需脂肪酸对皮肤好,更难能可贵的是,它富含维生素B1,能缓解神经情绪方面的问题,改善失眠。莫非曹公也懂现代营养学?(感觉自己出戏了,原谅我)

眼光不俗、性格不俗的三小姐探春,和宝钗商量着到厨房点了个“油盐炒枸杞芽”,我猜这多半是探春的主意,不像对自己向来克制的宝姐姐所为。

探春喜欢奇巧之物,比如“柳条编的小篮子、整竹子根抠的香盒儿,胶泥垛的风炉”,所以点这道奇巧却又不值钱的小菜还真有可能。

沉溺于男女关系、“心痴意软”的尤二姐,没事嘴里嚼的是槟榔,和“花做肌肤雪做肠肚”的描述感觉太违和了。

特地查了一下槟榔是啥东西,据说吃到嘴里有一股子很呛人的烟火味,吃槟榔后身体会出现“神经兴奋、面颊潮红,身上微微发汗”的症状。

这些症状和“动情”的症状是不是很相似,她第一次和贾琏调情时的场景,还记得吗?贾琏把二姐嚼过的槟榔吃到自己嘴里,赤裸裸的暗示和挑逗啊,二人都是情场老手,几个回合就试探出了对方的底线,是没有底线。

非常值得一提的是,长期嚼槟榔,对牙齿磨损严重,脸颊变宽,而且槟榔的纤维粗硬,容易刺伤牙龈引起炎症。槟榔的汁液还会引起口腔黏膜病变,甚至导致口腔癌。

薛蟠的老婆夏金桂,家里有钱,模样长得也美,就是性格跋扈,心肠歹毒,香菱就是活生生地被她整死的。

这位夏奶奶口味也是重,简直是重中之中:“又生平最喜啃骨头,每日务要杀鸡鸭,将肉赏人吃,只单以油炸焦骨头下酒”。

不知道心中有多少不满和怨恨,要对着筋头巴脑的鸡鸭骨头如此发泄?!老公不争气、小姑子干不过、也就是没事怼怼婆婆、欺负欺负小妾,不然呢?!日子还要继续,老公居然还看上自己的陪嫁丫头。。。

那个年代,情场就是女人的职场,哪个女人摊上薛蟠这种男人,也指不定憋出什么奇葩事来。

好了,今天就聊到这里,还有我没想到的,欢迎你们补充哦!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