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兴趣,所以乐趣。

了解藏锋的人都知道,写故事不是藏锋的专长。


大梦一场,我欲成龙。


其实,在泱泱苦海之中,关于鱼群流队一直都流传着很多的说法。

有人说,鱼群流队肩负着苦海万年复兴的重担。

也有人说,鱼群流队的本名不是这个,因为太过忌讳,将本名隐去。

更有人说,鱼群流队,自诞生日起,就周游苦海,万年不断,传闻其一直在寻找着什么。

传说虽然或有夸大,但空穴来风必有其因。所以,对于鱼群流队,越是历史悠久的海族望族,越是对之讳莫如深。

“鱼群流队”他嘴里咀嚼着这几个字眼,他觉得自己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些字眼了,有一种天生的熟悉感。

没有理会这个好心陌生人的沉思,章鱼族人继续说道,“又是一季原点,来来回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走了多久咯。”

话罢,便是转身离去。

别看他身上仍有伤口并未痊愈,但是一直无数人的章鱼族人很清楚,他不是第一次受到这种伤害的人。

因为就连章鱼族人都很震撼,苦海之中,居然有如此命硬之人!

若是他判断没错,之所以这个陌生人样貌丑陋,那是因为他曾经徒步攀登过酸山。

苦海酸山,周边漂浮着无数酸子,对于世代居住酸山的山中人倒是没有什么伤害,但是对于一切山外人却是有着不可挽回的伤害,因为那伤害无法治愈,苦海没有一种药物可以医治,哪怕是延缓都不行,只要是沾染上酸山物质,只能接收。

此外,除了相貌上的端倪之外,陌生人的鳞片也是大有文章。他的鱼鳍,与自己所遇到过的所有海族都不一样,他很怪异,因为他的鱼鳍只剩下一些必用部位,其他的都已经丢失。其实鱼族丢失鱼鳍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这个人不同,鱼鳍可能会不小心被损害,但他的,章鱼族人有百分百的把握确定,这个人的鱼鳍是被生生的撕裂掉的!而且应该是清醒地状态下发生的,那些鱼鳍丢掉部位,至今还能看到抓痕,那应该是清醒被撕裂的时候,无法忍受剧痛导致的!

所以,当时首领让自己救助这个人的时候,自己着实被震撼了一把!

苦海中,怎么会有如此心肠恶毒的人存在,

而这个被虐的人又是有何等的意志能够支撑着这种完全超任何人想象的痛楚!

鱼鳍、酸伤、冻伤、烧伤,以及那几乎也是遍布全身、深浅不一的利器旧伤。

他知道,这个陌生人应该是经历了很多自己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而他能做的,就是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给予他应得的尊重。

东海,是苦海的发源地。

鱼群流队就从这里出发,而现在,就是他们回归的时刻。

已经养好伤,留下更多丑陋烧伤吻痕的他,也随着这支队伍进入了东海。

虽然东海地域广阔,但是鱼群流队万万年来的行进路线一直都被各海族所深知,所以,在这一天,鱼群流队里的人都很兴奋,路边各海族的人也很兴奋,有的是来交换苦海讯息,有的则是来看望常念念在外的丈夫,有的则是带着自己的孩子来看看出生久未谋面的父亲...

家,对于鱼群流队而言,这是一个勉强定义可以让人心安的词语。

他夹杂在鱼群流队当中,外表丑陋、看不出种族的他,在这一刻,开心而又孤独。

他是鲤鱼一族,他一直这样坚信。

所以,他努力的想寻找鲤鱼一族的身影,他想和鲤鱼族人沟通,甚至想去他们族地看一看,

因为他觉得,那里才是他的家,真正的家。

他最终还是没见到鲤鱼一族的人。

“鲤鱼一族的族居之地怎么去?”

“继续往东走,约莫百里,看到门前有五颗夜明珠的拐角,那里就是鲤鱼一族的大门了。”

他最终还是没克制住自己,找了人询问到了地方。

百里距离,不知道为何,他的心居然就此紧张起来,好多年都没有的情绪在滋生,彷徨、激动、兴奋、委屈、自豪。

五颗夜明珠在闪闪发亮,照耀着眼前的道路,他停驻在这里,没有继续向前。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来到这里。

吱呀一声,五颗夜明珠的光亮更加明亮了,

出来一条有着三尺白须的老鲤鱼,眼神清亮、声音中正平和。

“欢迎回来。”

(未完待续)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