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土难离,却总要离开。

于我,思乡时最物资最实在的莫过于奶奶做的家常菜,每每想起那独一无二的香辣味,绝无仅有的袅袅炊烟,就想马上飞回几千里外的大山,围着炉膛一边添柴一边看炉火跳舞一边听锅铲跳动的音符一边闻着久违的香辣味。
噢,原来我内心其实是个柴火妹。
乡居改造时想一定要有的元素,就是老土灶,于是,在前庭规划了几十平做厨房加花园房。某种原因花园房修修停停,几经波澜,总算在除夕前夜如愿用上久违的老土灶,吃上柴火炒的菜。

砌老土灶还真不是一般瓦工就能干的活,特意请了归隐的大师傅划线布样,当然还要加上我这个外貌协会设计师的参合,我的老土灶是不是并不那么土呢?



我这是乡居,在前庭院独立建的两间平房,一间厨房一间阳光花房。






房子有烟囱,屋子里是没有烟的,炒菜的油烟使用下来油烟机效果也挺好的,所以没有乌烟瘴气。






柴火就是木头,可集中向农民购买,一拖拉机没多少钱。电锯切割好,整齐推放,我个人觉得好用也好看,很田园风。烧火的碳和灰我都收集起来做花草的介质,尤其是铁线莲感觉很好这口。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