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半禾

在大众的观念里,宋朝是一个软弱受人欺负的朝代,有环境因素,外围西夏、契丹、蒙古等政权你方唱罢我登场,宋朝北方又无所屏障;又有人为因素,北宋无将,南宋无相,这是高层的用人与管理问题。但是,宋朝历史中,又不乏铮铮铁骨的硬汉子,一心为国为民,或是文臣,或是武将,在史书中留下了耀眼的光芒。

郑国公富弼就是这样的人物,今天说一说他出使契丹议和的事儿。

宋仁宗庆历二年(1042),宋朝正和西夏打仗,北方的契丹也蠢蠢欲动起来,想背弃1004年结成的澶渊之盟,再次向北宋索要关南十县,大约在今天的河北省白洋淀以东的大清河流域以南至河间县一带。契丹派出的使者牛逼轰轰,见了宋仁宗圣旨不跪拜,还趾高气扬地说:不给地,我们就发兵。

当时北宋的宰相是吕夷简,是一位心术不正的人,他建议委派富弼出使契丹议和。朝廷众多大臣都看得出来,这是吕夷简给富弼穿小鞋。欧阳修等人让富弼请辞别去,富弼却说:皇帝有了忧愁,就是臣子的耻辱,我怎能惜身怕死?我此次北去,除了增币外,绝不会答应他们一件事。如果契丹强索,我就以死相拒。

契丹皇帝耶律宗真接见了富弼,开门见山地说:我国大臣不停地劝我举兵南下,我一直没同意,想先派使者向南朝索要,你们不给了,我们再发兵不晚。

富弼说:你的臣子在拿国家利益开玩笑呢。如果开战,你们能保证打胜仗吗?我敢保证,你们胜不了。一旦开战,皇帝您不但得不到好处,还要受到大损失,南朝给你的岁币也将中断,你的臣子却要从战争中大捞好处。耶律宗真点头称是。

第二天,耶律宗真还不死心,和富弼一同打猎时说:宋朝如果答应给我们关南之地,我们契丹将和宋朝永世修好,感恩戴德。

这是在引诱富弼呢,富弼哪里会上当,接口说:契丹以得地为荣,宋朝以失地为辱,我们两朝是兄弟,怎么可以一荣一辱呢?耶律宗真又是无言以对。

耶律宗真见要不来关南地,就多要些岁币也不错,要钱的事,富弼一口答应,宋朝不差钱,只是措辞上,不能用献币,不用能纳币,只能用增币。言外之意,大宋是在支援你们,不是在孝敬你们。

耶律宗真很生气,威胁道:可以不用献字,但一定要用纳字,增字绝对不能用,你就不怕我们举兵南下?富弼又答道:我们的皇帝是爱惜两朝百姓的性命,才不忍用兵的,你们真要打仗,谁胜谁败还不确定呢。

耶律宗真知道说不过富弼,就派使者和富弼前去宋朝洽谈增币事宜。吕夷简之属哪里管什么献,纳,增等字所表达出来的有关国家屈辱不屈辱的含义,只要不打仗就好,于是,宋朝答应用纳字,每年在澶渊之盟的基础上,再纳给契丹银子十万两,绢十万匹。

小人使坏在皇帝面前说了一通歪理儿,寇准就被宋真宗免了宰相,你中过这样的枪吗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