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那些事儿|情感案例|图片来自网络

我的朋友大刘前些年生意赔了,又得了脑血栓,家里欠了一堆外债,他老婆也弃他而去了,现在由他老爹妈伺候着。

大刘和我从小就是玩伴,关系一直非常好,那时候我们家特别穷,我爸妈是外来户,村里人都不待见我们家,我爸又走得早,我妈辛苦把我拉扯大,我二十多岁刚结完婚,我妈就去世了。

我妈走时,连个抬棺材的人都没有,是大刘和其他几个朋友帮我抬的棺材。

后来我做生意,大刘借给了我三千块钱,九十年代的三千可真不是小数目,因为有了这笔钱我才能买了台榨油机,生意才做起来。

我真的很感激大刘,在我心里他就是我的兄长,一个帮我抬过棺材,借给过我钱的恩人,我们的交情几十年也没变过。

那会我一直没能把这三千还给大刘,但大刘从不计较,他总说:兄弟,你啥时候挣钱了还我就行,没有的话——就算了。

可大刘媳妇不一样,她打心底里瞧不上我们家,上门来要债,把我和我媳妇都骂了一顿,我当时什么也没说,后来有了钱急忙把钱还给大刘了。

大刘不知道她媳妇来我家要债,知道后多次来我家跟我道歉,我知道大刘是啥样的人,反而心里也过意不去了。

……

前些年大刘开了一个加工厂,投资不少钱,但干了两年就赔了,于是找我借钱,我问他借多少?他反问我,你能给我拿多少?第二天我给他拿了十万。

他说给我打个欠条,我说当年我跟你借钱时用打欠条着吗?大刘笑笑就走了。

之后就是我开篇讲得,大刘的加工厂没几年就经营不下去了,还欠了一堆外债,他又在这时得了脑血栓,老婆跟他离了婚……人这一辈子真挺难料的,我没想到大刘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我去大刘家看望他,他一见我来就想从轮椅上起来,我知道他的腿已经不能动了,急忙劝阻他,可大刘执拗着说:没事兄弟,我还能起来,我还能起来!

我还没说什么话,大刘就说:我对不住你,把你也给祸害了……他又指了指屋子里的冰箱电视说:兄弟,你看什么值钱就搬走吧,趁着别人还没搬走!

我走过去,握着老哥的手说:大哥,你怎么能跟我说这种话,我就算老糊涂了,也不会忘记你对我的恩情,没有你,我哪会有今天?你可是为我扛过棺材的人呐!

大刘突然就哭了,这也是我平生头一次看他流泪。

临走前,我又给大刘拿出了一万块钱,塞到了他的口袋里。

完。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