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大家好!


还记得曾经风靡一时的天津瓷房子吗?


没错,就是天津市和平区赤峰道新72号那一栋被称为“瓷房子”的建筑。


这个小洋楼,此前是近代外交家黄荣良故居。


天津瓷房子改造前


2002年,天津市民张连志斥资3000万将其买下,并决定将它改建成一座瓷楼,内外都贴满瓷器和瓷片,施工持续了近十年,花费数亿元。


“买了之后我就慢慢慢慢的一层一层都给剃下来,用钢筋一块块的连,工程慢,也贵。”


除了结构的加固,张连志将房屋内外壁都贴上瓷片。


天津瓷房子改造后


尽管外界对于这栋原本朴实的名人故居,被改造成瓷房子,褒贬不一,甚至有文物保护者对媒体表示,改造完全破坏了建筑原有风貌,但张连志却说,无论是金钱还是精力,自己都投入太多。


“张连志:光工钱就一亿多。


记者:不连瓷器一亿多?


张连志:对。”


2007年瓷房子正式以天津市3A级景区对外开放,门票50元。



然而最近,“瓷房子”又出大事了!


就报道称,“瓷房子”卷入了一场借贷风波。


事件回顾


“瓷房子”虽然对外营业,但收入并没能平衡修缮支出,张连志公司出现了资金难题。


2012年,张连志在一家名为鑫泽小额贷款的公司借贷,抵押物即为瓷房子。


“工人欠着工资不行,人家知道我特别需要钱的时候,人家两个小孩找到我,我就跟会计(商量),我想我有资产,有资产贷款就没问题,我们找了好多次银行,但是银行贷款多难啊,根本就不行。”



但此后,张连志方面和鑫泽小额贷款公司在借贷金额方面产生了分歧。


张连志代理律师王殿学说,对方声称借出一亿元,但实际张连志方面并没有收到那么多。


“第一笔钱五千万,收到4250万,第二笔钱是实际收到了1000多万,加起来是5700多万。”


因本金存在争议,几年间,张连志始终没有完全偿还鑫泽公司的借款。



2013年7月,鑫泽公司方面将张连志诉至法院。


2016年7月7号起,张连志被天津东丽区法院以“拒不履行法院生效文书”、“张连志拒绝申报财产”等不同理由,连续拘留3次。


“张连志说:拍卖肯定心疼,但我现在不考虑房子,现在我是想,如果我真的是欠一个亿了,不用拍卖,我所有家产都送给他都没事。现在拘留我也好或者让我承认也好,我没有收到一个亿,这都有账号往来。你多要利息都行。没收到钱是绝对不能扣我脑袋上的。”



同时,在7月6号,东丽区人民法院决定对“瓷房子”进行评估拍卖。


不过,在价值估算上,法院与张连志方面同样产生巨大分歧。


张连志方面对房子做出了97.9亿多元的估价,但天津东丽区法院委托评估的最终价值仅有1亿4049万元。


按照法院公告,8月8号,瓷房子将面临拍卖,90多亿的评估差异,估值悬殊巨大,究竟怎么办呢?



按照拍卖页面显示,拍卖日期定于8月8号,起拍价为1亿4049万元,保证金 1405万元,增价幅度:20万元。


“张连志的代理律师王殿学说:


张连志委托评估了这个,包括了外面的瓷片,瓷片的价格是90多个亿,房子评估的价值是3个亿,加起来是97个亿。


法院的评估不包括瓷片,只包括房子。它的评估上面就写了括号里面的文物还有张贴的瓷片1.4亿。”


也就是说,除了房屋价格估值略低之外,评估价格悬殊巨大的主要原因是,是否将瓷片算作评估范畴。


“王殿学说:我们认为仅仅这个房子的价格有点低。我们想强调一下这个瓷和房子是不可分割的。那法院把它分开来评估,是对景区的一个破坏,会降低这个房子的价值。最高法院的规定是如果不可分的话,是不能分的。而且它也是3A景区。是民政部门认定的国家级的博物馆。拆开的话这个和博物馆和景区不再存在。”

东丽区人民法院工作人员曾对媒体表示:


“瓷房子方面主张其内外瓷器、瓷片属于文物,法院不能拍卖,所以此次拍卖只涉及房产本身,拍卖完成后,由买卖双方对瓷器、瓷片的归属进行协调。”


如今,距离拍卖日期,只剩下一周的时间。


张连志方面表示已经向法院递交了终止拍卖等系列申请。


“代理律师王殿学:


上周7月26号,我们去法院递交了终止拍卖的申请,递交了解锁查封的申请。我们也向东丽区检察院递交了抗诉的申请。”


90多亿的评估差异之下,瓷房子究竟何去何从?


似乎依然是个谜团…


不过,您对此事件怎么看呢?


本文据中国之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点击“阅读原文”打开新页面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华夏收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