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年前中国制造业、出口业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遭遇了瓶颈,增长动力衰退。这时中国经济面临又一次大的结构性转型。

08年金融危机

而巧合是的,这次经济结构变化刚好与全球金融危机重叠。于是,政府推出了一系列经济刺激措施。当时来看,这轮刺激措施对于稳定中国乃至全球信心,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是必要的、及时的。

经济刺激计划

可是,高层也理所当然的将此次经济结构转型所带来的阵痛当做了经济危机的一部分。于是,货币扩张、财政刺激成为常态化,“保增长”在相当时间内成为经济政策的核心。

人为地制造GDP增长是有代价的,影子银行、水泥泡沫、国企高杠杆、地方债务应运而生,迅速扩大。中国经济中最强的一环居民储蓄,通过各种渠道被引导出来为人造增长买单,为高杠杆买单,被牢牢地捆绑在地方平台、水泥泡沫的战车上。同时,政府投资制造出挤出效应,民营投资逐渐萎缩,制造业逐渐萎缩,金融投机盛起,实业举步维艰。

实业举步维艰

为了保增长,居民储蓄一次又一次地被引导到中国经济最弱的几环上,去救火。理财产品、保险资金、地方债置换,形式不同,性质无异。中国经济的杠杆率原本不高,但是负债水平近十年来飙升,目前已经超过250%。

债务负担沉重

一转眼,十几年过去了。认清风险,下决心化解这些领域的“灰犀牛”潜在隐患已成为当务之急。现在显然最高层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一反常态的提前召开了史无前例的最高规格全国金融工作会议。

灰犀牛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如是说:灰犀牛是指问题很大,也早有预兆,但是视而不见,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结果导致了后果严重的问题或事件。存在的“灰犀牛”风险隐患的领域包括影子银行、房地产泡沫、国有企业高杠杆、地方债务、违法违规集资等。

金融工作会议声明中,提到风险31次、监管28次,是乃共和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毫无疑问,承认“灰犀牛”隐患,下决心化解风险,这是政府明智之举和巨大魄力体现。

货币环境收缩

化解灰犀牛隐患,必然带来一个货币环境收缩的过程(让风险的资产有序软着陆)。这个过程中,央行虽然会根据实际情况作适当的微调,但紧缩的大趋势不会改变。在长河看来,这次的政府态度十分坚决、路线清闲,2003年以来第一次持续的货币政策收缩已无可避免。

中国已经有太长时间没有货币收缩期了,以致不少投资者将不断的力度越来越大的信贷扩张看作常态。中国人民银行在过去也曾有过若干次试图收缩银根,但是每次都半途而废。长河认为这次不同,金融工作会议所传递的讯息来自最高层,代表中国经济的长远利益。

经济出现周期性下滑并不可怕,有上升周期,必有下降周期,然后才有另一个上升周期,这是经济规律。下行周期给经济一个出清的机会,为新的周期制造基础。古今中外,莫不如是,如同春夏秋冬一般正常。

过冬

但是下降周期势必带来更严峻的信贷环境、营商环境,个人消费和企业盈利会受到影响,资本市场和房地产市场也会受到影响。企业和个人都应该为此做好准备,不仅自己要在现金流上审慎准备,还要关心自己上下游企业个人的资金状况。未来若干年重要的不是如何赚钱,而是如何规避风险。

作者:长河飞舟,个人观点,仅供参考。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