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蒋春林

袭人听说,便端过两个小掐丝盒子来。先揭开一个,里面装的是红菱和鸡头两样鲜果;又那一个,是一碟子桂花糖蒸新栗粉糕。又说道:“这都是今年咱们这里园里新结的果子,宝二爷送来与姑娘尝尝。再前日姑娘说这玛瑙碟子好,姑娘就留下顽罢。这绢包儿里头是姑娘上日叫我作的活计,姑娘别嫌粗糙,能着用罢。替我们请安,替二爷问好就是了。”

——《红楼梦》第三十七回

三十七回花团锦簇,精彩好看,先是安排贾政出远门,然后宝玉接到探春送来的花笺,商议成立诗社,花笺邀请了李纨、宝钗、宝玉、黛玉、迎春、惜春六人,宝玉去秋爽斋的路上收到贾芸的字帖,告知送了两盆白海棠。秋爽斋中,加上探春共七人分别起了诗号并进行诗社分工,现场作白海棠七律,探春并没有邀请史湘云,大家也没有想起她。

然后花开两朵各表一枝,镜头转回怡红院,袭人见有现成送白海棠的婆子,就略使了点打点钱,让婆子找后门小子们雇车,费用怡红院出,不用走公办流程。因为问起缠丝白玛瑙碟子哪里去了,从而我们得知,这个缠丝白玛瑙碟子是宝玉吩咐装了荔枝送到探春处了,同时还送了颜真卿真迹,探春受凉感冒,宝玉送去如此别致的慰问品—新鲜荔枝和颜真卿真迹,让爱好书法的探春很感动,所以在花笺上写道:“昨蒙亲劳抚嘱,复又数遣侍儿问切,兼以鲜荔并真卿墨迹见赐,何痌瘝惠爱之深哉!”引发了探春结社之豪情雅兴。从晴雯、秋纹、麝月的对话中,我们又得知宝玉用连珠瓶装水插了桂花着秋纹送贾母及王夫人,秋纹得了不少赏赐,很是得脸,袭人涨工资也是公开化了。女孩子们一番斗嘴啰嗦后,晴雯去王夫人处拿连珠瓶,秋纹去探春处拿碟子。

袭人准备好了红菱和鸡头两样鲜果及一碟子桂花糖蒸新栗粉糕,让宋妈妈坐刚才安排好的车送给湘云,袭人嘱咐宋妈妈道:“再前日姑娘说这玛瑙碟子好,姑娘就留下顽罢。”到此才明白,之所以袭人追问那个缠丝白玛瑙碟子并要拿回来,是因为湘云在的时候说过这个玛瑙碟子好,袭人有心就想送给湘云顽了,原来费力找这个碟子是准备送给湘云的。后文有贾琏寻找蜡油冻的佛手一文,显示了贾府有一套管理古董器物的规矩,贵重物品流通是需要登记的。而此刻袭人不用请示不用登记,直接做主送人,可见怡红院中袭人是真正的一把手,能做主,宝贝见得多了,这个碟子在袭人姑娘眼中也不过是个普通玩意。晴雯和宝玉吵架时候愤愤然说过:“就是跌了扇子,也是平常的事。先时连那么样的玻璃缸、玛瑙碗不知弄坏了多少,也没见个大气儿,这会子一把扇子就这么着了。”若器物需要盘点时候,打碎的这些可以算损耗,无须赔偿,怡红院的地位那是妥妥的稳固。袭人用这个缠丝白玛瑙碟子装了一碟子桂花糖蒸新栗粉糕,想来也是美不胜收,令人食指大动。

书中关于袭人有一段评价,这袭人亦有些痴处:伏侍贾母时,心中眼中只有一个贾母,如今服侍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其实在服侍贾母时,还负责服侍过史湘云,当时二人感情深厚,超越了主仆之情,三十二回两人见面有一段对话:

袭人斟了茶来与史湘云吃,一面笑道:“大姑娘,听见前儿你大喜了。”史湘云红了脸,吃茶不答。袭人道:“这会子又害臊了。你还记得十年前,咱们在西边暖阁住着,晚上你同我说的话儿?那会子不害臊,这会子怎么又害臊了?”这些话自然是小女儿之间亲密的不可告人的悄悄话,张爱玲大胆推测说袭人提起的十年前的夜话是湘云小时候说要跟袭人同嫁一个丈夫,好永远不分开。

史湘云笑道:“你还说呢。那会子咱们那么好。后来我们太太没了,我家去住了一程子,怎么就把你派了跟二哥哥,我来了,你就不象先待我了。”袭人笑道:“你还说呢。先姐姐长姐姐短哄着我替你梳头洗脸,作这个弄那个,如今大了,就拿出小姐的款来。你既拿小姐的款,我怎敢亲近呢?”史湘云道:“阿弥陀佛,冤枉冤哉!我要这样,就立刻死了。你瞧瞧,这么大热天,我来了,必定赶来先瞧瞧你。不信你问问缕儿,我在家时时刻刻那一回不念你几声。”你来我挡,言语玩笑之间二人之隔阂已见,小时再亲密,渐渐长大也就渐渐生分了,不过旧时深厚感情的底子还在,礼尚往来是常有的,对于送湘云东西袭人是非常上心的。

鸡头是芡实的别称,芡实,多刺一年生水生草本,芡实圆形巨大革质叶子漂浮水面,上面多皱褶也有刺,翻过来叶脉突出如小型山脉,站在一大片种植芡实的池塘水沼边,看那片片平铺开的芡实叶真是令人震撼,芡实花单生花梗顶端,露出水面,花形似小型睡莲花,由于叶子太大,遮住了大片水面,所以花朵往往就扎破叶子穿过叶子长出来,叶子看似结实,实际华而不实,苗而不秀,很容易就碎裂的。

花儿开了谢了结果,之所以叫鸡头是因为芡的浆果形状似鸡头,黑色球形种子密密长在浆果中,鲜鸡头种子可生吃,熟的种子味似芋头,广府人常用来煲汤。芡,通欠,有歉的意思,意思是歉收的年份里,此物果实可代粮食充饥用,所以叫芡实,《本草衍义》载:"天下皆有之,临水居人,采子去皮,捣仁为粉,蒸炸作饼,可以代粮。"李时珍认为“深秋老时,泽农广收,烂取芡子,藏至囷石,以备歉荒,其根状如三棱,煮食如芋。”芡实入药补脾益肾,芡实磨成粉为芡粉,勾兑后加入热菜内热汤内,增加粘稠度,可以弥补菜汤之清,称为勾芡,当然勾芡也可以用其它的粉比如藕粉、马蹄粉、粟粉等。

大片芡实生境中生活着一种美貌的羽毛黑白黄相间的水雉鸟,一雌多雄制,在芡实田中筑巢,雌鸟产卵,雄鸟孵化,雏鸟在芡实田中长大,它们善游潜水飞翔,为了适应芡实叶子的特点,它们脚趾细长,在布满锐刺的芡实叶上行走自如,白色羽翼展开飞翔在芡实田间,极富美感。

袭人说菱角和芡实这两样都是这里园里新结的果子,可见大观园水系发达,能长出菱角和芡实的池塘水面不小,大观园物产丰富,真是个宝地。

宋妈妈是怡红院管送东西的老婆子,袭人手下无弱兵,能考虑到袭人未考虑周全之处,“宝二爷不知还有什么说的,姑娘再问问去,回来又别说忘了。”只是东西一送就走,未免太简单,她主动要求增加任务,要尽量全面周到,袭人因问秋纹:“方才可见在三姑娘那里?”秋纹道:“他们都在那里商议起什么诗社呢,又都作诗。想来没话,你只去罢。” 嬷嬷听了,便拿了东西出去,另外穿戴了。袭人又嘱咐他:“从后门出去,有小子和车等着呢。”宋妈去后,不在话下。虽然不懂诗社是什么,但是宋妈妈还是记住了,果然宋妈妈回来说起湘云的反应:“问二爷作什么呢,我说和姑娘们起什么诗社作诗呢。史姑娘说,他们作诗也不告诉他去,急的了不的。”她转述的消息非常准确,宝玉通过贾母接出史湘云来,这才有了湘云那两首新鲜别致的海棠诗,才有后文热闹的螃蟹宴和菊花诗。

宝玉是个很有爱心热衷分享的孩子,有了好东西不独占,看到好东西喜欢分享,心头时刻有挂念,对贾母、母亲也真是孝顺,对探春也真是手足情深,从袭人口中得知,鸡头和菱角也是宝玉嘱咐袭人送给湘云的,如此翩翩暖男少年,超凡脱俗又心地纯良,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