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中性描写有很多,兰陵笑笑生如花的妙笔,将这床笫之间的奇特景象写得格外唯美,相比如今网络上淫词艳调等粗糙泛滥的低级趣味描写,这一点实在是让后人敬佩和学习,在众多的性描写中,甚至在描写性虐待中,《金瓶梅》可以说写出了文化的味道。

  《金瓶梅》描写性虐待的位置不算太多,笔者认为,最有代表性,最令人难忘的当属西门庆与潘金莲的“投肉壶”游戏,西门庆与潘金莲经历了多少次的床笫交欢,似乎双方都有了一些性心理变态,一味追求新鲜刺激。  

  “投肉壶”之事发生在《金瓶梅》第二十七回里,西门庆与李瓶儿做爱,恰巧让潘金莲看到了,后来,又与潘金莲在葡萄架下投壶耍子,潘金莲心中本来就有气,不怎么搭理西门庆来着,这下西门庆可用上了手段,书中如此写道:“于是剩着酒兴,亦脱去上下衣,坐在一凉墩上,先将脚指挑弄其花心,挑的淫精流出,如蜗之吐涎,一面又将妇人红绣花鞋儿摘取下来,戏把他两条脚带解下来,拴其双足,吊在两边葡萄架儿上,如金龙探爪相似,使牝户大张,红钩赤露,鸡舌内吐。”

  接下来的事情,书中曾经如此写道:“春梅见妇人两腿拴吊在架上,便说道:‘不知你每甚么张致!大青天白日里,一时人来撞见,怪模怪样的。’……西门庆道:“小油嘴,看我投个肉壶,名唤金弹打银鹅,你瞧,若打中一弹,我吃一钟酒。”于是向冰碗内取了枚玉黄李子,向妇人牝中,一连打了三个,皆中花心。”

  说白了,就是西门庆先将潘金莲的两只腿绑在葡萄架上,再用李子掷入潘金莲张开的阴户之中,还让春梅在旁边做裁判,这就是所谓的“投肉壶”,而且西门庆三投三中,西门庆将这个玩法称之为“金弹投银鹅”,这种性虐待的玩法,潘金莲是受不了的,于是她只得向西门庆求饶。

  其实,投壶这种游戏并不是西门庆发明的,早在春秋战国时期,投壶就已经开始在贵族中盛行了,直到明清时期,这个游戏依然还有市场,最基本的玩法便是把箭向壶里投,投中多的为胜,负者照规定的杯数喝酒,非常简单。

  《礼记》中还专门设有“投壶”的章节,曾言:“投壶者,主人与客燕饮讲论才艺之礼也。”可见,投壶除了是一种游戏,还是一种礼仪,也正是因为这是“古礼”,所以投壶主要流行于社会上层人士之中。

  据传,这项游戏在宋代时,大文豪司马光不满意投壶逐渐娱乐化的现象,就对投壶这项游戏重新进行了规范和变革,司马光曾经说道:“投壶可以治心,可以修身,可以为国,可以观人。何以言之?夫投壶者不使之过,亦不使之不及,所以为中也。不使之偏波流散,所以为正也。中正,道之根底也。”  

  司马光还专门为投壶写了一卷书,名曰《投壶新格》,为这个游戏“更新定格,增损旧图”,这种“改进”大有“复礼”的味道,对巩固当时统治政权是有好处的,所以,《投壶新格》在明清两代不断被士大夫重刊。

  西门庆可以说对这项游戏进行了改革,“壶”变成了潘金莲的阴户,“箭”变成了春梅准备的玉黄李子,这项代表“古礼”的游戏变成了是性虐待、性淫乱的表现,如果说是西门庆将投壶赋予了情色的涵义,那倒未必。

  《左传》中曾经记载,春秋时期“中行穆子相晋侯投壶而生子”,这里的“投壶”即寓有生殖、性的内容,至魏晋时期之后,投壶逐渐娱乐化,这也就是宋代司马光要规范投壶游戏的原因,以求“复礼”,但是,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投壶游戏越来越娱乐化,司马光的变革似乎没有成功。

  其实像西门庆与潘金莲这样的“投肉壶”游戏,在明代的很多戏曲中都有所体现,明代著名文学家汤显祖的《紫箫记》中就有“沉李浮瓜”的桥段,诸如《南柯梦记》中也有狂欢淫乐的表现,可见,这种性虐待的方式,在明代还是被广泛接受的,而且在社会上层应该还比较普遍。

  其实,结合明代的社会大环境分析,这是可以理解的,明朝中后期,商品经济发展非常快,特别是在江南一带,已经出现了较大规模的手工业作坊,雇佣关系也已经基本构建,多种类型的商品集散中心——市镇,也在逐渐形成,这也就是历史学家们所谓的“资本主义萌芽”,生产力相对于以前,有了质的飞跃。  

  商品经济的发展,给人们带来了财富,所谓“保暖思淫欲”,有钱人家豪门大户过着花天酒地,纸醉金迷的日子,只有有了物质生活的充实,人们才会去追求精神生活,去享受发泄欲望带给自己的快感,想像一下秦淮河畔,多少文人墨客,风流人物在那里流连忘返,可见,“狎妓”已经成为了当时的一种风尚潮流,而“投肉壶”自然是男女床笫之间的玩法之一。

  还有一点,就是封建社会男尊女卑的思想,在明清时期体现得尤为明显,妇女根本没有什么社会地位,像潘金莲、李瓶儿、春梅等,也只是西门庆发泄欲望的玩物,以及生儿育女的工具,她们的悲剧是社会制度造成的。

  《金瓶梅》所折射的是中国明朝中后期的社会现状,其中西门庆是一个靠贩卖药材发家的大商人,非常有钱,而且和上层高官还保持着密切关系的,因此,他完全有资本,也有能力过着“三妻四妾”的生活,诸如“投肉壶”这种荒淫的生活方式,发生在他和他的女人身上,是在正常不过的了。

  但是,如此荒淫无道,走向覆灭是必然的,西门庆、潘金莲等人最终还是无法逃脱悲剧的命运,因为,这是那个时代所造成的,时代的悲剧,导致了个人的悲剧,却成就了《金瓶梅》这部伟大著作。


备注:以上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版权声明:未经趣历史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编辑:Avalon·W    校对:柯南

荐读

降曹又叛曹的关羽到底是假忠义还是真小人

十三爷的“铁帽子”被谁夺了,竟是一位妙龄女子?

贞操=处女膜?古代女性婚姻幸福的决定因素

朱元璋将开国功臣全家处死为何没有斩草除根



 趣历史现征集优质的原创稿件,有意者请联系QQ1878484248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趣历史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