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大概差不多了,不过墙壁和一些厨具浸了水,估计要找专业的人来弄,厨具也需要重新买了。”田棣宝宝放下拖布,擦了擦小脑门上的汗。

绍渊笑笑露出洁白的牙齿,他走进厨房摸了摸田棣宝宝毛茸茸的小脑袋,笑着说:“我们小棣最厉害了,什么都能轻松搞定。”

“嘿嘿,绍叔叔这样夸小棣,小棣会骄傲的哦~”被绍渊夸奖,田棣宝宝笑的大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别提有多开心了。被人夸奖,总归是高兴的,不是吗。

“呵呵,小棣以后一定会特别有出息,比绍叔叔还有出息!”绍渊笑着说。

“哦对了,绍叔叔,最要命的是电路短路了,一不小心就会触电的。我想这栋别墅暂时是没有办法住人了。”田棣宝宝忽然想到了什么大声的说道。

随后,绍渊和田棣宝宝同时目光如炬的看向田甜甜,异口同声的说:“妈咪,你不要乱动!”

“甜甜,你不要乱动!”

说完,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同时笑了,笑的特别开怀。

呃……田甜甜举在半空中的手硬是愣住了。

嘎嘎嘎……

一群乌鸦从田甜甜同学的头顶飞过。

靠,要不要这样?!这两个家伙,要不要这么聪明?!她一抬手就知道她想要打开客厅的灯?!

“咳咳,好吧好吧,我乖乖滚去客厅一动不动看看电视喝喝咖啡,总之就是绝对不再给你们俩添麻烦闯祸了,好了吗?”哼,田甜甜不爽的走到客厅一屁股狠狠的坐在沙发上,把心里的不爽全部发泄到无辜的沙发兄身上。

“好了,小棣,差不多了剩下的绍叔叔会派人来收拾的。不过,既然电线短路了,今晚你肯定是不能住在这里了,怎么办?”绍渊略微担心的问道。虽然他知道小棣很聪明自理能力也很强,可他毕竟也只是个七岁的孩子,再怎么聪明让一个七岁的孩子独自呆在随时有可能触电的房子,任是谁也不会放心的吧。

“嗯,绍叔叔,你就放心吧。我可不是我那个白痴妈咪,我会小心注意的,绍叔叔你也说啦,会尽快派人来解决的,只是一个晚上,没关系的。”田棣宝宝笑着回答。

“那可不行,你绝对不能一个人呆在这么危险的房间里!”绍渊难得的强势起来。略微思考片刻,绍渊强势的说:“要不然今晚的宴会,你就跟绍叔叔和你妈咪一起去好了。”

“哎呀,宝贝儿,你绍叔叔说的很对,妈咪绝对不放心把你一个人放在家里自己去逍遥快活,所以说,今晚你就乖乖跟着妈咪和你绍叔叔去参加那个上流社会的宴会好啦。正好,宝贝儿你也开开眼界见识一下上流社会的人是怎么生活的!”好不容易能插上话,田甜甜立刻摆出了妈咪的气势,某孩子的妈咪妄图在这件事上挽回一点做人家妈咪的自尊。

田棣宝宝不爽的翻了个白眼,小手叉腰,鄙视的道:“妈咪你有资格说不放心我吗?”

嘎嘎嘎……

又一群乌鸦华丽丽的从田甜甜同志头顶飞过。

好吧,是她嘴贱!自找骂!田甜甜心里在滴血。

“小棣,绍叔叔知道你自理能力很强,可是你也要知道不管你再怎么聪明,在绍叔叔和你妈咪眼里,你始终是个孩子。”绍渊语气虽然温和,但是有着一种让人不能拒绝的态度。

“那……要不然绍叔叔你把我送到我干妈家好了,今晚我就在干妈家住,这样绍叔叔你就可以放心了吧?”咬咬牙,田棣宝宝狠下心来说道。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实际上田棣宝宝心里也在滴血啊!要知道他宁可触电身亡也不愿意再去姬家大宅了啊!正所谓是姬老爷子猛于虎也呐!只要他到姬家,姬老爷子肯定要让他陪他下棋,那真是……痛不欲生呐!

要知道,姬老爷子可是个臭棋篓子,却偏偏最喜欢下棋。你说,赢了姬老爷子吧,那肯定不合适,输给姬老爷子吧,田棣宝宝又是一百万个不愿意。让他输给那么一个臭棋篓子,说出去他田棣的脸往哪里放!要是让洛珀知道了,铁定被洛珀那个臭小子嘲笑一辈子的!要知道,当初交换身份的时候,洛珀不得已陪着姬老爷子下过几次棋之后,就发誓金盆洗手日后再也不下棋了!

可想而知,姬老爷子下棋的水平是何等的令人发指。

一边要让姬老爷子感觉自己下棋的水平很不错,一边又要不留痕迹的让姬老爷子以微弱的优势赢了棋局,还要让姬老爷子认为自己并不是笨蛋而是以为人生阅历的不足所以在布局上稍欠火候,这简直费尽了脑细胞。

所以,洛珀宝宝跟田棣宝宝同时将陪姬老爷子下棋放在了他们俩最厌恶的事情第一位。

想想看田棣宝宝就想去屎。

“嗯,这样也可以。”绍渊点点头,同意了田棣宝宝的意见。

“嗯嗯,那绍叔叔你快带着妈咪去挑选晚礼裙吧,要不然就真的要迟到了哦!”田棣宝宝开始赶人了。要知道虽然有秦子爵保证他爹地今晚回去参加那个宴会,可是他也清楚的很,他爹地就是那种能不去就不去,非去不可也只是呆上个几分钟就走人的主儿。要是让他爹地妈咪就这么擦肩而过,他真的要去吐血跳黄河啊!

“宝贝儿,我跟你绍叔叔先把你送去你干妈家,我们在走。”只有看到有人照顾宝贝儿子,田甜甜才能彻底的放心。

“哦,那好吧……”田棣宝宝心不甘情不愿的回答。本来他还想着等田甜甜和绍渊走了,他能去阿森那里凑合一晚上呢,看来没办法,只能陪着姬老爷子下一夜的棋了,哎呦,他肿么如此命苦哟!

姬茉儿并没有在,现在姬家的大小事务基本上已经全部是姬茉儿在打理,忙得很呢。平常基本上连她大小姐的人影都看不到。田甜甜简单的向姬老爷子讲了大概的情况之后,就和绍渊离开了。

田棣宝宝又谎称自己想拉粑粑,溜到了洗手间,关上大门,他掏出手机给洛珀宝宝发了个短信。

【OK,妈咪已经顺利出发。收件人:小乞丐~】收起手机,田棣宝宝慢慢悠悠走一步退三步的来到了姬非木的书房,而姬老爷子,对于这个能让他下棋下的很爽的干孙子着实等的着急的很。

PS:小乞丐~,田棣宝宝给洛珀宝宝起的外号。谁叫洛珀的名字和落魄是一个发音,既然是落魄,那叫小乞丐不过分的嘛~再说了,俗话说的好嘛,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有个万一他和洛珀的通话记录和短信记录被人看到了肿么办!以防万一嘛~呜呜呜呜……正在上资本主义发展历程课程的洛珀宝宝非常绅士的向老师说了声抱歉,拿起手机看了起来。

【OK,妈咪已经顺利出发。发件人:小农民】看到短信,洛珀宝宝嘴角满意的勾起一丝弧度,虽然不明显,但是足够熟悉他的人知道此刻他的心情十分愉悦了。

收起手机,洛珀宝宝走回座位上,对着老师挤出了一丝微笑,道:“Miss刘,请继续。”洛珀宝宝走路也不自觉的一蹦一跳起来,看样子当真是高兴的很呢。连走路都是带着风的。

这个很勉强的微笑让Miss刘心花怒放了好多天,算算她给洛珀宝宝上课已经快一年了,这还是头一次看到洛珀宝宝向她露出笑容啊!

于是乎,在所有家庭教师一致认为:给洛珀宝宝上课很轻松,因为洛珀宝宝很聪明,很多东西他们不用讲,洛珀宝宝都是举一反三的自己领悟到。可是又很不轻松!因为洛珀宝宝永远一副千年寒冰脸,那些家庭教师看了就忍不住的想,是不是自己今天的穿着有问题?是不是自己的表情有问题?又或者是不是自己讲的不够好?总之就是很忐忑的心情,可是今天,难得给洛珀宝宝上课气氛如此活跃啊!

这让洛珀宝宝的家庭教师们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保持了极其愉悦的心情。讲课的质量也是呈直线的上升。

再次PS一下下:小农民。不用猜,这也当然是洛珀宝宝给田棣宝宝起的外号咯~原因嘛,都一样。谁叫田棣的名字读音和田地一样,田地田地,叫他小农民不过分。同样的,洛珀宝宝也考虑到安全性这个严重的问题。

所以俗话说的真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看吧看吧,不愧是从一个娘胎爬出来的双胞胎两兄弟,不止是外表,就连思维思考的方式都如此相似!

往期精彩:欢喜冤家《贴身甜宠》第42章:亲兄弟?!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