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望无际的田野,连绵起伏的油菜花,又是一年人间三月春暖花开,宋树高像往常一样挑着鸭蛋来到镇上叫卖。

“哇哇......”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小孩哭泣的声音,宋树高放下担子,好奇地过去观望,那里已经围满了人群,他踮起脚尖,只见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瘫坐在地上哇哇大哭。

故事配图:流浪的女孩

“谁家的孩子啊,真可怜,我昨天就在这里看到她。”众人七嘴八舌地说道。

“你妈妈呢?”有人问道。

小女孩不说话,只是一直哭。宋树高看她可怜,挤进人群,给她擦了擦眼泪,轻声说道:“来,不要哭。”说着把刚买给自己吃的包子递到小女孩手上。

小女孩止住哭泣,或许是真的饿了,大口大口吃起来。松树高抱起孩子来到自己身边,人群渐渐散去。

“你家在哪里?宋树高问道。

小女孩有些胆怯不说话,宋树高又问了一句,小女孩很小声的吐出几句外乡口音,宋树高听得出来这个口音来自临县几百里外,大约能猜到一点。小女孩只能断断续续表达自己名叫小芹,今年五岁,说妈妈走了,爸爸不要自己了,其他什么都不知道。

宋树高卖掉鸭蛋,从集市上买了一些好吃的,说道:“先跟叔叔回家好吗?”小女孩点了点头,就这样宋树高抱着她回家了。

且说这个宋树高,结婚多年膝下无儿无女,妻子无法怀孕生育,如今过了而立之年,他一直渴望收养一个女孩,所以这才动力恻隐之心,带着几分私心就这样把小女孩领回了家,如果家人找来双手奉还。

就这样,宋树高夫妇视小芹如亲生,短短半月就相处融洽。

大约一个月后的一天早上,宋树高一开门就发现大门口有封信,书信简单,落笔为一个叫做郭腾云的人,他在信中简单地说明了自己夫妻离异,自己四处漂泊无力抚养孩子,希望恩公把她抚养成人。

有了这份书信,宋树高终于确定了小芹就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当初自己还担心有人会找上门来,收到这份书信的时候,他仿佛吃了定心丸一样,心里别说有多高兴。

故事配图:乞丐流浪汉

翠花对这个孩子也是喜欢得不得了,夫妻两以前因为没有孩子的事情经常拌嘴,自从有了这个孩子,和和睦睦。

小芹一天天长大,纸是包不住火的,长大的小芹当然知道自己不是宋树高的亲生女儿。

有一次,翠花和宋树高问道:“如果有一天,你爸妈来接你,你会跟他们走吗?”

小芹很开朗,摇了摇头,大声笑道:“爸爸妈妈别逗我了好吗,我就是你们亲生的啊?”这一句话弄得一家三口笑得合不拢嘴。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自从收养了小芹,转眼就过了二十年,小芹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就在她出嫁的前一个晚上,家门口突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来人五十多岁,看上去似乎做了精心打扮,却难以掩盖一些事实,只见他头发枯涩而粗糙,一口黄牙,面容消瘦,衣服虽然洗过却显得破旧不堪,且十分不合身,上面还有好几处洗不干净油渍污迹,神情恍惚,躲躲闪闪。

宋树高觉得这个男人不太正常,他走过去问道:“你找谁啊?”

“我路过这,不找谁。”男子心虚地说道,缩回往屋里张望的眼神。

就在这时,宋树高屋里一个亲戚走了出来,仔细看了看那个男人,突然说道:“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男子一听这话,扭头就走,一瘸一瘸的。宋树高连忙对亲戚说道:“你认得刚才那个人?”

“不太确定,好像在火车站附件看到他讨钱,有点像,今天穿的衣服都一样,他好像是个残疾人。”那亲戚说道。

宋树高听完,心里咯噔一下,一种不祥的预感爬上心头。他悄悄找到小芹说道:“小芹啊,出嫁之日,你的亲生父亲可能要来。”

小芹一听,脸色立刻变得阴沉起来,悄悄掉下了眼泪,沉默不语。

果然在小芹的婚礼上,宋树高的目光再次搜索到了那个陌生的男人,他只站在角落里静静观望。宋树高生怕出什么乱走,慌忙走过去,心照不宣,说道:“今天是我女儿结婚的日子,有什么事明天你来我家再说。”说完塞给了男子一个大红包。

男子接下红包,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说道:“这是我送给你女儿的结婚礼物。”正打算离开。

故事配图:婚礼

宋树高拆开盒子一看,是条银项链。不知道什么时候,小芹突然悄悄走了过来,说道:“既然来了,不如喝完喜酒再走。”接着卸下脖子上的金项链,说道:“请帮我把它戴上吧。”脸上流满了泪水。

从那以后,小芹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父亲’,但她始终相信他一定有着自己无法诉说的苦衷。

民间故事:老人摆渡一辈子,救落难人无数,临终渡劫化作金龙飞天

一个真实的故事:我请残疾父子吃饭,他们两度落泪,我一辈子感动

(故事完,原创首发故事,抄袭必究。)

【故事分类有:鬼故事、聊斋故事、民间故事、情感故事、传奇故事,灵异故事、幽默故事等】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