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无关,故事纯属虚构)

前言:她在夜店猎艳,却没想到反被他猎了。一经接触便沉沦在他的温柔而猛烈的攻势之下……

“你找谁呀?小伙子!”

令他意外的是,开门的是,一个陌生的女人。屋里,乱七八糟的。看的出来,这里搬了家。

“这里……原来居住的人呢?”

这套房子,还是当年的温心暖租住的。当时,自己曾经给过她一笔钱,让她去买一套,但她没要,只是用了少量的钱,租下了这套房子。在事后,他知道她把这租房子的钱,也打进了那张卡里面。

“哦,你找以前的房客啊,她们一家都搬走了。好象,今天上午才走的吧。你来晚了,这会子,估计她们都在飞机上不知道哪个地方了!”

不再听这女人的叨叨,荣皓然转身就走。

楼下的司机看见他怒气冲冲的出来,缩了缩脖子。

“回去!”

把自己关到屋里后,荣皓然开始喝酒,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个女人,在哄了自己一笔钱后,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跑了。

从来没被人甩过的他,这一次彻底的尝到了被女人甩的滋味。

“温心暖,你这个该死的女人。”

醉到朦胧的时候,他终于大骂出声。

眼前,似乎有她的身影,在向自己慢慢的走来。伸手想捞住她,却发现什么也没捞着。

手在空气里疆了好一阵子后,他才明白过来,那个女人,她把自己抛弃了。

多么可耻而痛恨的字眼儿,抛弃!!

起身,把当初准备用来威胁她的那卷俩人的热情片子翻找出来,他边喝酒一边欣赏。

“想要吗?”

“想要……给我……”

里面的女人,因为难受,不堪的扭动着身体,看的出来,她正处于难受的阶段。

他邪恶的伸手折磨着她。“告诉我,爱我吗?”

没有打上马赛克的清晰影像,把俩人脸上的表情,还有眼里的渴望全都显露出来。很清晰,也很能让人动情。

“爱……我爱你……”

荣皓然的鼻息粗重了起来,这时候的他,完全可以的找别的女人来为自己服务。可是,他不想!

也没这样的想法,只是闭着眼睛,幻想着,把自己送到了最兴奋的顶端。

“温心暖……”

在完事后,他发出一声濒临绝境的呼叫声。明明,那个女人,很爱钱,也不值得自己去想她。可是,他的脑海里面,却总会浮现她在礼堂里面,听到自己宣布离婚后,咯血昏倒的场景。

时不时的,还有她坚决的说出要一千万的暖床费用。

混乱……各种各样的混乱,令他在醉意上头时,昏睡了过去。

踏上飞机的瞬间,心暖才觉得自己没着没落的心,终于有了一丝归宿。

再次把手里的行李提了一下,她牵着姐姐的手,一起往里面行去。

“温心暖……”

一个带着迟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姐妹俩同时回头,看见的就是宁远刚一脸的笑容。

刚才,他看见这个背影,感觉很像那个寻人,就试着叫了一声,没想到,真的是她。

她瘦了一些,面色也更苍白。可是,那双眼睛却有了别样的神彩,再不似当初认识她时,那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宁远刚,没想到这么巧!”心暖看见是宁远刚也微吃了一惊。

这个男人,就如一位最好的邻家大哥哥一样。总给她一种温暖的感觉。

再次在机场看见他,她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这位是……”

看见她身边的心爱,一脸的憔悴之色,不好太过于和心暖拉话儿,他只能先做出诧异的样子。

“哦,这是我姐姐温心爱。”

把姐姐的手一捏,看向宁远刚,“这位先生就是前几天,我去一处山顶住了二天的引路人。人,不错哦!”

心爱只是淡淡的笑笑,把箱子提到一边儿去,“我去那边等你去。妈妈和冷叔叔也在那边,我看看他们会买些什么。”

冲宁远刚点点头,心爱提着箱子便往刘玉茹那边儿跑。

这位男人眼神灼热的样子,一看就是妹妹的粉。她才不要站在这儿当电灯泡呢,再说,看见他们这样,她心里对于某个人的思念,也就越发的强烈起来。

尤其是,这个男人的某些五官,令她会想到那个人。

“你姐姐……好象不怎么高兴!”

宁远刚的秘书去办理登机事务,俩人也跟着往前面走。

心暖垂了头,姐姐妈妈跟着自己一起远离这片熟悉的家园,她心里的难受劲儿,她感同身受。

为了自己这个不听话的人,她们,牺牲了好多。

垂了睫,她语气有些失落的轻轻点头,“是呀,我姐姐,不想离开这里吧!”

宁远刚的眼神微闪了一下。“为什么非在离去呢?”

本文未完,如需欣赏本文更多精彩内容,请添加微信公众号637书城 回复137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