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说,中国历史分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与坐稳了奴隶的时代。如今中国大概也分两种人,想做中产而不得与坐稳了中产。

微信公号和各类自媒体平台每年起码生产一万篇以上的中产有关文章。我做公关的朋友猛抽一口烟告诉我,做过公关就再也做不回记者了,记者看到的全是楚门世界,公关才导演了商业世界。自媒体们完全有资格跟商业公关们比拼操纵世界的快感,毕竟,在不动声色拿到流量之外,朋友圈的那些蠢货们还要贡献他们的唾沫、眼泪和膝盖。

搞笑的是,楚门世界里的人们围绕中产的态度已经开始分化。中产的内斗即将成为中国台面上舆论场的主流内斗,主要发生在自以为坐稳了中产的与想做中产而不得的两拨人之间。不妨称之为“中产”和“预备中产”的内讧。

“预备中产”学历、工作起点和心气儿都是中产标配,他们跟“中产”的关键区别在于源于年龄、资历差距以及没赶上几波造富潮造成的资本原始积累差距(包括房产、职位和社会地位)。

一万篇关于中产的公号文都无法讲清楚当今中国中产的真实描述。大概学术界和新闻界都去论证民族复兴新阶段的宏大理论体系去了,最火热的中产阶级话题,真正靠谱的学术研究和新闻报道近于稀缺。新闻界虽然不像自媒体那么无节操,但也就只是造一些没有实际价值的伪概念,比如“高负债中产”之类。

过去一年里,真正说得过去的成果来自清华大学的李强教授。他的研究不只是涉及中产,更涉及当下中国最敏感的阶层话题。这份从近70万样本量中得出的结论基本是靠谱的,而它会给我们揭露一些赤裸而残酷的现实。

李教授的研究显示,中国的上层比例为 5.62%,中产层为 19.12%,下层为 75.25%。这是三个主要数据,这个数据与我们对中国三大阶层分布的比例想象大致吻合。

不过,最有意思的,并不是这三个数据,而是中产层的细分研究。李教授把中产层分为了中产核心层与中产边缘层,所谓中产边缘层,就是随时可能滑落到底层的阶层。他们的比例有多大呢,占到了整个中产阶层的73%,占到了整个中国社会的13.9%。

学术与现实在此实现了互为镜像的互文关系。中产核心层或许就是我所谓自以为坐稳了中产的阶层,而中产边缘层类似想做中产而不得的“预备中产”阶层。

中国当下的一些现象由此获得了解释。

第一、整个中产阶层虽然仍然孱弱,但也已经发育到颇为可观的地步,占到了整个中国社会的近两层人口。这部分中产多数来自中国一二线城市,是目前中国舆论场毫无疑问的主导力量,上层社会占比只有5.6%,人数少,而且上层社会高冷得很,不参与中产舆论,底层社会占到75%以上,但底层社会,除了在快手、直播视频和新闻联播里存在,在主流舆论场反而处于边缘化地位。

第二、中产核心层和中产边缘层的力量对比在舆论走向的维度上值得研究。按说,大家都是一个阶层,一个坐稳了中产,一个自命准中产,都是一家人,但实际上,这两个阶层是中国舆论场已经开始对立撕逼并可能越来越严重的阶层。

坐稳了的中产倾向于维护大资本和现有官僚体制、现有地产金融体系,他们风轻云淡地刷着自媒体为他们准备的仁波切和岁月静好鸡汤,而预备中产们则倾向于批判现有大资本和权贵体系,对既有的金融地产操纵的财富格局持激烈批判态度。自媒体为他们准备的多数是类似“2000万北京人假装在生活”,“中产将被下一轮洗牌消灭”的10万+。

第三、由此可以解释中国思想界的转变。中产核心层也许在社会实际权力中仍占上风,但在中产核心层和中产边缘层的舆论博弈中,人数远多的中产边缘层占据绝对上风,这就是近年来,社会思潮尤其是年轻一代相当部分人从鼓吹资本化的自由话语转向鼓吹批判资本的左翼话语的背景。

第四、最有趣的是什么?那就是不少社会学家一厢情愿的愿望,你们这些中产呀,不管是核心层还是边缘层,你们要联合在一起,争取成长为一股共同的力量,攥紧拳头谋求共同的利益呀。

这是naive,在舆论场上,互相掐得最多最狠的不是上层和底层之间,恰恰是中产内部。坐稳了中产的看不上想做中产而不得的,想做中产而不得的觉得首先是坐稳了中产的那帮人盘剥掠夺了他们。仇恨发生在更靠近的阶层间,而不是悬殊的阶层间。

第五、无论学界还是媒体,一提起中国社会问题,阶层固化肯定是放在头两个之内。自媒体们写起来,无一不把它作为政治正确的门面。不过,无论是中产还是“预备中产”,在所谓阶层固化这件事儿上,主要关注的是他们自己的阶层固化,而不是阶层固化中最应该被关注的底层——那更广泛的那75%的底层人民的问题。

中产和“预备中产”们只有在两点上具有共同点,其一,不管怎么不爽坐稳了的中产,预备中产们在审美、情趣以及生活方式上是在向中产靠拢的;其二,二者都只关心自己阶层,对底层的关心,嗯,主要还是仪式性的或者用来彰显自己阶层的。

最后,说说中产们的安全感问题。这是自媒体讲中产除了焦虑之外必提的关键词之一。受过良好教育的中产和“预备中产”们其实都知道,中产的安全感来自哪里呢,首先来自这个阶层的整体扩大,比如扩大到占整个社会60%以上,这就是所谓橄榄形社会的由来。整个中产阶层由此有了相应的政治权力以及真正的社会话语权。

所以,中产阶层——无论是坐稳了中产的还是“预备中产”的最应该做的事情是什么呢?恰恰应该是去关心那75%的底层。中产的目标应该是让这75%的人中的大部分也加入自己,这才能给中产带来真正的安全感。

可是中国的中产,除了自己内讧之外,大部分都抬头看着那5.6%的上层呢。千万别以为中产及“预备中产”们随时在朋友圈掀起的刷频是多大的话语权,你让权力和大资本真正敲打一下试试?那谁,革命导师早就说过了,这叫小资产阶级软弱性嘛。

注: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朱迅垚的虚拟现实


*本文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虎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