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夏夜,地上还没有那么多光,家里没有空调,电视里也没有那么多小鲜肉,为了省电房间的灯都熄了。大人们把竹凉床支在院子里,边上点一盘蚊香。爷爷手里拿个蒲扇,有一搭没一搭地扇着,忽而啸一声“风快来啊”。

月牙悬挂在杨桃树梢半米远的空中,竹林间果然吹来了闽江上小心翼翼的晚风,各式虫鸣从地底深处传来,一个夏天的夜晚粉墨登场了。

家里和邻居家的小孩们横七竖八地躺在竹床上,开始寻找《自然》课本插页里的那些星座。广袤的星空像一幅“巨巨”幅银幕,漫天繁星,一开始只看到那些闪亮的星,后来越来越多,看都看不过来。大人们搭配着在一边,把天上的故事讲了一遍又一遍。

我想是这样

长大以后,很少能看到儿时的星空,少到几乎已经忘了它的存在。城市里到处都是光,手机里到处都是八卦。像这样的夏夜,也必须开足空调,宅在家里刷刷农药,刷刷网剧,刷刷朋友圈,实在没事做,还可以给平话写文章。

那一片星空,有时在聚会时朋友们没心没肺(煞有介事)的调侃里。

有时在网剧里

有时在美术馆——梵·高《星空》

其实我知道,那片星空一直在那里。我们人生中的十年、二十年,不对,人类历史的二、三百万年对于那片亘古的星空,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时间单位。虽然看不见,但每当夜幕降临,浩瀚星空繁星依然如沸,还如儿时那般,我们被天穹笼罩,像是襁褓中的孩子。

爱迪生纪念馆门前,有只几米高的电灯的雕塑,在底座上刻着一行字:“你给世界带来了光明”。这些灯泡让夜晚有了光,却侵蚀了黑暗。城市的灯火遮盖着星光,抬头已经望不见星垂遍野、银河拱桥的景色了。于是,我开始在福州寻找和我一样怀念星空、关注逐渐少去的暗夜的人,最后我找到了汤珺琳,找到她的福建星野摄影俱乐部。

汤珺琳,网名“魔铃叮当”。福建星野摄影俱乐部创始人之一,中国气象报记者,福建省摄影家协会会员,2016年度海峡摄影时报十佳摄影师,首届上邦国际摄影俱乐部联赛十佳摄影师。

出生于气象世家的魔铃,从小就常跟随在气象局工作的妈妈去气象站的观测场,从那时候起天上的星星就住进了她的心里。长大以后,她也从事了气象行业的工作。两年前她终于有机会用相机把星星拍摄下来捧在手中,从那一刻起她迷上了星野摄影,立志将所学的气象天文知识与摄影艺术相结合,用相机去捍卫这片珍贵的夜空资源。

“在全国,特别是在我们福建,星空摄影还未普及。每次拍摄都是自己跟仅有的几个小伙伴,我们想让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加入,一起见证星空无与伦比的美妙。”魔铃说。

抱着这样简单单纯的想法,2016年6月1日,福建星野摄影俱乐部成立了。选择儿童节这一天的原因很纯真——对于宽度超过1500亿光年的宇宙来说,我们,包括我们生活的地球和太阳系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

福建星野摄影俱乐部集体照

在星野摄影俱乐部里,大家都互称星友。俱乐部到现在已经成立了一年多时间,在这一年多时间里,俱乐部从刚开始仅有的3个小伙伴壮大到如今的三百多位星友。星友们共同用相机留住星空的璀璨,呼吁共同应对日益严重的光污染的威胁,保护暗夜星空资源。

星友陈夏滨《火流星》

夏日的夜晚,是不是想带上他/她,去高山草场,去深山老林,去无垠海边,然后......(抱歉,故事内容太多,未予显示。)

对不起,我们是正经公众号,还是相约看星星一颗两颗连成线吧。

星友汤珺琳《浪漫海湾》

魔铃介绍说:观赏星空需要两个必备条件,“大气通透度高”与“无灯光污染”。福州北峰优山茶场、平潭东海仙境、宁德台山岛、德化九仙山、云霄红树林、南靖云水谣、南平武夷山等地都是观星的好去处,因为远离城市,光污染少,星空清晰可见。夏日的夜晚,只要天公作美,往往可以看到满天璀璨星斗,银河横亘夜空,壮丽无比。

星友黄曙杰《星光普照》

而现在所处的夏季,正是观银河的好时节。地球自转导致天体的周期性运动和地球公转引起的周年运动相结合,造成天体每天提前四分钟达到同一位置。所以七八月夜幕低垂时,在少光害的地方,天穹上神迹般的飘带自北向南横跨整个璀璨的夜空,尤其人马座附近的银河中心更为明显,在东北方天空也可见到明亮的“织女星”和“牛郎星”分居银河两侧,安静得震撼。

星友郑生《云上银河》

这些遥远的星穿越无法计数的距离和无法计数的光阴来到我们面前,在暗夜里把光亮呈现在我们头顶,这是茫茫宇宙里悲壮又神奇的相会:纵使你见到它的光时,它早已湮没,但幻影却长久停留。

星友黄长波《历史的星空》

魔铃告诉我,在云水谣景区,有一座火烧楼,在历史车轮的碾压中只剩下了残墙断垣。然而就在那片残垣断壁的上空,一片繁星璀璨无比。你可以想象千万年来,那片星空都不曾改变过,无论地面的人世如何变迁。许多年前,一定有人从还完整的土楼上仰望过这片星空,而今我们在废墟里望着一样的星空时,心里有一股“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的苍茫感。

星友颜国强《带着妈妈看银河》

星友颜国强在去年的7月27日,带上83岁高龄的母亲一起去观星。他说:“小时候,我常常躺在妈妈怀里,听她讲天上星星的传说。那天我问母亲想不想再去看天河,她说:想!于是我们说走就走,带上轮椅来到天斗山。下午还是漫天云层,到了晚上八点多天空放晴,满天的星星,梦一般的银河升起。妈妈终于又看到了小时候的天河。妈妈挥着手说着牛郎和织女,织女梭,牛角......一直以为我们只是少数追星的人,幡然才知追星也是妈妈的梦,是蓝色星球人类的梦!保护好环境,呵护我们的蓝色星球家园,为了我们共同的梦!”

星友余民《璀璨银河》

当我们有机会仰望星空时,会瞬间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和无知,突然发现自己根本不了解生活的这个世界。头顶的这片星空,仿佛才是生命最终极的意义所在,而我们的生活,不过变成了附属品,小到连“梦幻泡影”都谈不上的尴尬境地。

当不断涌入眼中的无数星光直接打入内心深处,惊醒我们基因深处关于远古,还有比远古更远古的记忆,有一种作为地球生物幸福而渺小的安全感。我们大概都生活在各自的阴沟里,但还是要记得找个地方仰望星空。

写完这篇,突然发现隔壁老陈把吃完的快餐盒落在我桌上这件大事已经不值一提了。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