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颜色釉:

是指釉料的装饰颜色。在制作无色透明的釉料时,加入金属氧化物作为呈色剂。颜色釉有单色与杂色之分;单色釉也叫纯色釉,是指单一的颜色,杂色釉是指烧制过程中釉的相互交融变幻呈现的多种色彩。

传统颜色釉有:以铁为着色剂的青釉;以铜为着色剂的红釉;以钴为着色剂的蓝釉。历史上,许多时代都有颜色釉的杰出代表作,如宋代的青釉和钧红,明代的霁红,清代的郎窑红、乌金釉、茶叶末釉等。颜色釉与普通色釉的不同在于颜色釉的特殊烧制工艺和配方。颜色釉的釉面,必须经过125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煅烧,才能显现出它光若流油,色若虹霞,纹若流云飞瀑的独特魅力。颜色釉五彩缤纷种类繁多。青色的如:豆青、影青、粉青、龙泉天青等;红紫色的如:祭红、郎窑红、均红、玫瑰紫、美人醉、釉里红、火炎红等。黄色的如:钛黄、象牙黄、蟮鱼黄、粉黄等。绿色的如:翠绿、孔雀绿、金星绿、哥绿等;黑色的如:乌金、铁锈花、无光黑。其他还有结晶釉、窑变花釉、茶叶末、钛花釉、裂纹釉、唐三彩、龙泉釉、蜡光釉、金砂釉、变色釉、"三阳开泰"、霁蓝釉等。另外还有低温颜色釉如:西洋红、胭脂红、孩儿面、粉红、辣椒红;鹦哥绿、苹果绿、浅绿、鱼子绿、瓜皮绿、炉均翠苦绿、浇绿;正黄、浇黄、淡黄、鱼子古铜、黑地浇紫等。

清雍正朝官窑,尤其是颜色釉方面成就卓越,仿古创新,新添数十种鲜艳的新釉色,代表了雍正官窑的最高水平,虽仅13年,但所达到的艺术境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至今没有人能够超越。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造就了雍正朝颜色釉的高度发展呢?

清无款雍正朝服像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一、帝王品味

封建社会中,一般的文人士大夫,仅仅沉湎于自我欣赏,而皇帝的个人喜好可以影响整个朝代艺术、审美发展倾向。雍正皇帝学养深醇,眼光极高,追求器物的至善至美,尤其对颜色釉情有独钟。

“上有所好,下必从焉,”御窑厂把皇帝的喜好作为色釉调配的唯一标准,严格按照造办处提供的样品配釉烧制,生产出一批胎土细腻,体现宫廷艺术雅、秀、精、巧的高贵气质的颜色釉瓷器。

每年春、秋两季景德镇运到皇宫的瓷器也会先挑出好的请皇上过目,以决定来年御用瓷生产品种和数量。查阅《清档》,雍正色釉品种占有相当大的比例,可见颜色釉的高度发展与雍正帝的偏好密切相关。

二、督办得力

雍正对官窑瓷器的质量要求十分严格,苛求得近乎于吹毛求疵。那么,就不得不提到年希尧与唐英这两位人物了。

年希尧能在雍正帝眼皮底下连任十年督窑官,并且还是在受其弟年羹尧株连的情况下,若说没有超出常人的才干是不可能的。虽然,御窑的具体事务是唐英督办,但是要上通下达地贯彻皇帝的意图,严格把握御器的制作标准,绝对需要惊人的艺术素养和管理才能以及十年如一日地恪尽职守。

年希尧这个名字也是雍正朝《清档》中被提到最多次数的。

年希尧相

而处于一线的唐英,在赴景德镇之前已在养心殿造办处任职三十余年,精通经史诗文,能书善画,是清代功底深厚的工艺美术大家。即便如此,要成为制瓷内行也需要大量的刻苦学习、实践。他在《陶人心语》自述:“杜门谢郊游,聚精会神,苦心竭力,与工匠同息食者三年。抵九年辛亥,于物料、火候、生克变化之理,虽不敢谓全知,颇得于抽添变通之道。讲求陶法,于泥土、釉料、坯胎、火候,具有心得,躬自指挥。”唐英是实干家,他撰写成《陶成记事碑文》,概括了五十七个烧造品种,其中有近三十种颜色釉。

雍正朝颜色釉烧制水平的跨越式发展,离不开唐英的卓越贡献。

(唐英相)

据统计,北京故宫博物院馆藏雍正官窑颜色釉瓷将近两万件,包括二十多个品种,大多是清宫旧藏,少数是解放以后由国家调拨及其它渠道收购而来。大凡唐英《陶成记事》提到的釉色几乎都囊括在内。

#故宫博物院部分藏品#

清雍正仿官釉兽缳壶

清雍正仿汝釉双耳盘口瓶

清雍正仿哥釉折方瓶

清雍正粉青釉暗花掸瓶

清雍正红釉胆瓶

清雍正霁青瓶

古诗赞颜色釉

颜色釉是一种装饰釉料,广泛地应用于日用瓷及陈设瓷,为广大人民群众所喜爱。在我国历史上,差不多每一个时代都有颜色釉的代表作品,如宋代的青瓷釉和均红釉,明代宣德年间的男红,清康熙年间的郎窑红和桃花片,乾隆年间的窑变花颗、乌金釉、茶叶未等,都是驰名中外的颜色釉品。

我国古代诗人留下了不少赞美颜色釉瓷器的诗篇。

例如: 唐代诗人陆龟蒙的《秘色越器》诗写道:

“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

“千峰翠色”四个字十分形象地概括了越窑青瓷釉的艺术特点。 晚唐五代间诗人徐寅有《贡余秘色茶盏》诗, “巧剂明月染春,众轻旋薄冰盛绿云, 古镜破苦当席上,嫩荷涵露别江渍。” 诗人在这里用了“明月”、“薄冰”、“古镜”、“嫩荷”等窗有诗意的语言,形象有力地歌颂了秘色青瓷釉的佳丽。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