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无关,故事纯属虚构)

前言:她在夜店猎艳,却没想到反被他猎了。一经接触便沉沦在他的温柔而猛烈的攻势之下……

知道这次逃不掉,所以心暖很自觉的说出晚上见的话。

电话一边的荣皓然,这时候才冷哼一声挂断了电话。

捏着电话,心暖有些发呆,她不知道,今天晚上自己又会面临那个恶魔什么,更不知道他会把自己怎么样?但是,她知道今天晚上的自己,肯定会不好过。

“你还和那个恶魔在一起?为什么?你还要脸吗?”

怎么也不会想到,心爱,她居然偷听到了自己刚才的通话。看着姐姐气愤而扭曲的面孔,心暖张着嘴巴,想要做出一二句解释。

“啪……”得到的是心爱一记狠狠的耳光。

“我们这么惨了,你看不见吗?他是人吗?他还是人吗?温心暖,是他,是他毁了我,是他把你的姐姐我给毁了,你不知道,你看不见吗?就算我被他毁了,我也没觉得有现在这么心寒。因为我觉得被他毁灭了,起码有一件事情,可以让你看的清楚一点,那就是,他是个不值得你爱的人,更不是一个好的男人。

可是,我得到的是什么?我得到的,是我的妹妹,她居然还在和那个男人搅和在一起。

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在监狱我被人凌辱,都没象现在这么绝望过。你,温心暖,你太让我心寒了。”

心爱一幅大受打击的样子,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此时写着满满的心碎。这样的姐姐,令心暖的心跟着狂抽了起来。

“爱家……不能这么说你妹妹……她为了救你们,才再次回到那个恶魔的身边的,你以为,她心里会觉得好受么?那天早晨她回来,我看见她不断在洗手间里呕吐,我自己的女儿怎么样,难道,我还不了解她么?”

刘玉茹原本因为昨天晚上睡的晚了,正在这时候补眠的,没想到这会子她却起来了。并恰好听见了姐妹俩的对话。

当场她就挺身而出,替心暖辩解。心爱看看含泪的刘玉茹,再看看心暖痛苦到无以复加的神情,突然如霜打了的茄子一样。

她猛然抓住心暖的手往自己的脸上煽去。“暖暖……是我,是我太冲动,要不是我,你也不会再被那个恶魔威胁。你打我吧,我真的是个没脑子的姐姐。我……是我们连累了你啊……”

这话听的心暖一阵心酸。明明就是自己连累了她们,偏偏,她却这般说。姐妹俩心里堵的慌,一时之间搂在一起,哭做了一团儿。

刘玉茹站在一边,不断的擦拭着眼泪。看着俩个女儿这般受到折磨,她这当母亲的,其实比谁都要难受。

“她嫂子,在家没?”

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这个时候,居然有人来找刘玉茹,听声音,好象是邻居家那位常来找刘玉茹的那位挺热心的大婶儿。

三人赶紧把眼泪擦拭掉,刘玉茹出门迎接来客。

一番谈话后,那人谈到了一个话题。她的女儿,在东南亚新开了一家公司,需要好些人,尤其象心暖那样的设计人员,更是重要。

若是她愿意去,她现在就可以过去,先深造学习一段时间,以后就在她女儿的公司上班任重要的技术人员。

听到这一条,刘玉茹和心爱的心,都活跃了起来。

要知道,若是心暖出去学习深造了,她就可以彻底的摆脱那个恶魔的纠缠。

而她们,也可以举家一起搬迁到那边去,重新新的生活……

这样的想法一旦滋生,心爱母女俩全都兴奋起来。

俩人殷切的眼神看向心暖,被她们这样看着,心暖也是心里一热。要知道,就在前二天,她还在苦苦的祈祷,要是能摆脱荣皓然那个恶魔,自己就算解脱了。

这会子,真有这样的出路就摆在面前,要说她不心动,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不过,她的手,摸到了肚子里面的孩子,这里面的孩子,也是她不能也不想再呆在荣皓然身边的缘故。

因为,那个恶魔若是知道自己有了他的孩子,会不会更加的得意洋洋?一想到他骂自己,说自己下贱的样子,她心里就没来由的揪到了一起。

看她的手放到了肚子上,刘玉茹母女俩才想到这个实际的问题。她,这可是怀孕了的女人呀。

谁家公司,会要她这么一位怀孕的女人?

这一下,俩人的心,希望一下子会都沉到了谷子里面。

本文未完,如需欣赏本文更多精彩内容,请添加微信公众号637书城 回复137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