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我就是爷爷的影子,去公园我帮他拿马扎,去买菜我帮他拎菜筐,而我最愿意做的事就是帮爷爷点烟。爷爷有个据说是他的爷爷传下来的玉石烟嘴,那上面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玉兔,我的属相就是兔,所以我对那只玉石烟嘴爱不释手。每次爷爷吸完烟,我都会拿过来把玩一会儿。

常常有邻居和爷爷开玩笑。说他把老年人“重男轻女”的思想完全颠覆了过来,因为他们都看得出爷爷疼我胜过我的哥哥。

爷爷是在我十二岁那年去世的,临终前他的玉石烟嘴没有给爸爸,也没有给哥哥,而是给了我。从此玉石烟嘴便被我用一根绳串起来戴在了脖子上,每每想念爷爷的时候,我就会一遍一遍的抚摸着它,好像就能感觉到爷爷身上那熟悉的气息,我的心也就会平静下来。

转眼玉石烟嘴已经伴随我走过十年,十年中有两件事一直带着疑问压在我心底,当然它们都与玉石烟嘴有关。

第一件事发生在我初中时的一个晚上,那天爸爸妈妈都去照顾忽然生病的姥姥,哥哥又在外住校,所以家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那天晚上风很大,不一会儿就下起了倾盆大雨。在这样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心里隐隐有些害怕,所以便早早地爬到床上,蜷缩进了被窝里。这个时候忽然停电了,屋里瞬间一片漆黑,只有我脖子上玉石烟嘴发着淡淡的光。惶恐万分却又无可奈何的我紧紧地攥着手中的玉石烟嘴,仿佛这样心里的恐惧才有所缓解。渐渐的外面的风不再刮了,雨也小了许多,但是随着风雨声的减弱,我听到窗外似乎还有什么动静,一会儿像是有人在走路,一会儿又像是有人在厮打,声音飘忽不定、若隐若现。

我家住四楼,而且外面雨还没有完全停,怎么可能有人在外面?想到这里我直觉有冷风向我扑来,心脏也仿佛已经脱离了原来的位置,好像马上就要从我嗓子眼里蹦出来一样。玉石烟嘴在我的手里被汗水浸得越来越潮湿,那一刻它让我想起了那个最疼我的人,终于我忍不住大喊了一声:“爷爷!”

随着我的喊声奇迹发生了,不但窗外的嘈杂声嘎然而停,而且也来了电,屋里又一片光明。我看了一下表,此时时针指向了十点,我心里还是有些恐慌,便打开了所有房间里的灯,又开大了电视机的音量,这才昏昏沉沉地睡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明明昨晚打开的灯没有一盏亮着的,电视机也悄无声息。我想大概是又停电了吧,在去上学时果然我看到小区的配电室里有电工在忙碌。据他说停电的原因是昨晚风太大,刮断了电线。几个老大娘好像是嫌电工来得晚,其中一位絮叨说:“从昨晚九点停电直到现在都十个小时了,再不赶紧修好,我那冰箱里的雪糕就化成水了。”我不禁愕然,我记得清清楚楚,昨晚十点钟时来的电,而且时间并不短。她怎么说昨晚一直没来电呢?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到现在我还是百思不得其解,是老大娘年老糊涂记错了?还是大风刮得最初还有些连接的电线恰巧接上,而最后才真正断了?但这些解释在我心里好像都很牵强,我总觉得这里面的谜与我戴的玉石烟嘴有关,也和我死去的爷爷有关。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猜想,或者是我希望是最后一种解释吧!

大学毕业后,母亲舍不得我去太远的地方上班,便托人在离家不远的一家公司给我找了份工作。虽然公司离家不算远,但是因为经常加班,从公司到家的那段路让我每次走起来还是有些打怵。父亲在外地工作,母亲又身体不好,没有人可以接我上下班。所以每一次加班都令我很头疼。

一天晚上,下班后的我正走着,忽然觉得身后有动静。我不敢回头,便拿出化妆镜来向后照。镜子里瞬间显现出一个带黑色帽子的男人的脸,我吓得大叫着扔下镜子便跑。

但是没跑几步便被那个男人从背后抱住,他一边淫笑着,一边撕扯我的衣服。我在护着胸脯的同时,下意识的又把那支玉石烟嘴紧紧地攥在了手上。

那一刻奇迹再次发生,好像是变魔术一样,那个男人很快松开了我,身子开始踉踉跄跄地往后倒退着走,仿佛他后面有个比他高的人,在拎着他的衣领把他往后拽。但是我分明看到他的后边没有人。我吓得几乎忘记了跑,等到回到家时身上的内衣已完全湿透。

第二天上班后,公司里的女同事都在议论纷纷,说昨天晚上在离公司不远的一个大广告牌下面,有一个带黑色帽子的小伙子癫痫病犯了,躺在地上很长时间才被人发现。而且醒过来后已是神志不清,好像受了什么惊吓,满嘴的胡话。

我站在一旁听着,当听到时间、地点、和那个男人的打扮都和我昨晚的经历对上号时,我不禁迷惑了,在危险即将发生时,真的是那个男人犯病了吗?可我明明看到他的样子真的像是有人在背后拉他。那一刻我脑中所有的神经似乎都乱了套,不知是该为昨晚不可思议的一幕感到后怕?还是该庆贺自己的劫后余生?

直到现在我也不能确定,我的这两次经历是种种的巧合还是与玉石烟嘴有关?但是很久以前就有的“宝玉通灵”的说法,我还是深信不疑。因为每次抚摸着玉石烟嘴,我觉得就像抚摸着爷爷那双曾经给过我无数温暖的大手,那种感觉让心安然而又熨帖。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