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值盛夏  骄阳似火

中国人最难熬的三伏天还未结束



视界君去非洲驻外已近一个月,这期间被朋友圈里一波又一波的国内各地高温图给惊着了,非洲人民在中国中暑、晒黑甚至吹空调导致暂时面瘫的消息一次又一次刷新了人们对非洲的认识!


△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姆比亚被队友在微博上调侃“原来你也能被晒黑”。(图片来自网络)


△一名60岁的非洲大爷在天安门广场观光时中暑了,当天的地表温度非常高。(图片来自网络)


△来自利比里亚的小哥琼斯在湖南长沙旅行途中由于天气炎热而频繁吹空调导致面瘫……(图片来自网络)



为什么他们要吵着回非洲避暑?

比起热来,难道非洲还会输给谁吗?



今天,远在非洲的视界君和他的小伙伴们一起告诉你:非洲,到底热不热?


首先,你听说过非洲企鹅吗?



来南非旅游,有一个必看的景点,这就是位于开普敦市附近的企鹅滩,这里是非洲企鹅的最后一块乐土。 


△一群企鹅在沙滩晒太阳(7月28日摄)。新华社记者高原摄


△一只母企鹅在给两只幼仔喂食(7月28日摄)。 新华社记者高原摄


南非位于南回归线以南,现在正值冬季,日均最低气温还不到10℃,企鹅们很多时候都躲在了岸边的植物丛中。要知道,这种不会飞的鸟可不喜欢酷热的天气,只有在寒冷中它们才快活。


△开普敦7月31日至8月6日天气预报(图片来源:中国天气网)


△一群企鹅在沙滩上孵蛋(7月28日摄)。新华社记者高原摄


从开普敦市区出发,向南驱车约40公里,便来到西蒙斯镇(Simon’s Town),镇上有一个“圆石沙滩”(Boulder's Beach),这里就是非洲企鹅的栖息地。每年,成千上万的游客来到这里,一睹难得一见的非洲企鹅。


△一只母企鹅和幼仔在亲热(7月28日摄)。新华社记者高原摄



如果你说南非离赤道较远不够典型,那被赤道横穿的肯尼亚又是什么情况呢?


先听听内罗毕(肯尼亚首都)大学的学生们怎么说……



视频|新华社记者吕帅


△内罗毕大学的学生们(7月29日摄)  新华社记者吕帅摄


肯尼亚的内罗毕虽然地处赤道附近,但其位于海拔1600米以上的高原地区。在这里我们再回顾一下中学地理老师都告诉过我们的知识点:一般情况下,海拔每升高100米,气温下降0.6℃。于是,有“东非小巴黎”之称的内罗毕全年与炎热无缘。


△内罗毕大学校园(7月29日摄)  新华社记者吕帅摄


视界君在这里生活了三周,已经忘却了在30℃气温里是什么感觉,而且说真的,夜里真的有点凉……



高海拔同样给南部非洲的津巴布韦带来凉爽,以首都哈拉雷为例,即使在1月至2月气温最高时,通常最高温度也不会超过30℃,而夜里则往往低于20,这使得空调几乎成了摆设。


△ 在南部非洲国家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街上的人们身着厚衣服(7月28日摄)。新华社发(费列蒙摄)


在6月至7月气温最低的时期,白天气温在20左右,而夜晚最冷时则低至5。为了应对最冷的季节,许多房子都装有壁炉用于生火,而热水袋、取暖器、电热毯则几乎家家必备。


△ 南部非洲国家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的街头,一名儿童身着厚衣服(7月28日摄)。新华社发(费列蒙摄)



一样地处高原的还有卢旺达和埃塞俄比亚。


△卢旺达首都基加利街头(7月30日摄)   卢旺达官方数据显示,高海拔使卢旺达气候温和,全国的年均气温为24.6摄氏度至27.6摄氏度,全年气温变化幅度很小。新华社记者吕天然摄


△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街头的人们(7月29日摄)  新华社发(Michael Tewelde摄)



如果你说这是高原地区带来的“恩惠”,那我们来看看地处西非的加纳,那里离赤道一样很近,大部属热带草原气候。然而,如果你这几天来首都阿克拉,记得带上羽绒服


△身着厚外套的摩托车骑手行驶在加纳首都阿克拉街头(7月27日摄)。新华社记者石松摄


常年生活在加纳的小伙伴说,虽然加纳地处热带,全年都是夏天,但由于旱季雨季分明,全年热的时间也并不太长,通常是旱季较热,气温可达35℃左右,雨季较长也较凉爽。


今年阿克拉的雨季,天气十分凉爽,白天最热的时候也就是30℃出头,傍晚以后气温大概维持在22℃-28℃之间。虽然加纳旱季的确较热,但和中国大部分地区夏季同期相比,绝对算得上避暑之地。



说了这么多,相信你对非洲有了全新的概念,其实,非洲当然有炎热难耐的地方,比如撒哈拉沙漠,但那里人迹罕至。在了解了这片大陆还有如此多凉爽舒适的避暑胜地之后,你可能也终于理解那些在中国中暑、晒黑的非洲兄弟了~


△7月的肯尼亚海滨城市蒙巴萨,气温同样不超过30度哦~ 



放下手中的空调遥控器

来非洲避暑

这个真的可以有





编辑|吕帅 吕迅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新华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