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字数:2922,阅读时长大约5分钟


来源:东方网、央广网、澎湃、每日经济新闻、《新经济》、环球网


7月31日,据“菲律宾星报”网站报道,中国拟开放包括北京、上海、厦门等在内的五大城市雇佣菲佣。双方正在研究为受聘的菲律宾家政服务员提供10万比索月薪(约合人民币1.3万)的可能性。报道说,中国的一个代表团将在9月访问菲律宾,进一步洽谈有关派菲佣到中国的事宜。


昨日,有媒体向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求证,得到的答复是:“还没有得到这个信息”。就目前来看,这一报道还没有获得证实。


“但到目前为止,这还只是在考虑一种可能性,具体到上海,据我所知,政府部门并没有出台相关政策的准备。”上海市家庭服务业行业协会副会长、巾帼园总经理周珏珉于31日表示,目前,在上海的菲佣虽然不在少数,但基本都是不合法的,若想真的在上海开放雇佣菲佣,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为何菲佣广受世界各地家政业欢迎?


菲佣,是指来自菲律宾的高级佣工,也就是家政服务专业人员。菲佣稍有文化、稍懂英语,素有“世界上最专业的保姆”之美誉。在世界家政行业中,菲佣可以算得上是一个世界知名品牌。菲佣的足迹可以说遍布全球。这与菲律宾多年来树立起的“世界家政服务”品牌密不可分。菲律宾人非但不会瞧不起女佣,相反还觉得一个家庭有女性到海外务工,是件很光彩的事情,许多受教育程度高的女性都愿意出外当家佣。



在我国香港和台湾地区,聘请菲佣不是什么新鲜事。来自台北的周小姐说,台湾很早就放开了以菲律宾人为代表的外劳入台务工;她的外公生病时,就是菲佣在照顾。


“我们开放菲佣来台湾工作已经非常多年了。不止菲佣,其实台湾的外劳引进已经非常多年,除了菲律宾还有泰国、越南等。他们常常从事一些比较低阶的工作,比如一些长期照护、我自己没有接触过,可之前我外公还在世的时候我们有请(菲佣)。语言方面没问题,因为他们都会学中文,而且他们学的的确蛮好的,有的甚至台语非常溜。”


菲佣话题的兴起,背后反映出高端家政市场逐渐形成。所谓高端家政,是对雇主的家庭生活负责,包括饮食结构、安排旅游、日常消费,甚至掌管雇主家庭的账本;他们不仅仅是要有一纸大学文凭,而是他们能从宏观上科学管理家庭生活的各项事务。业内人士介绍,通常涉外家庭和高收入家庭需要高级家政服务人员,目前越来越多的新兴富裕群体也开始产生对高端家政服务的需求。


业内人士:上海开放雇佣菲佣时机还不成熟


在上海,在家政服务行业相对混乱的当下,是否要雇佣一名菲佣,也是不少市民一直讨论的话题。特别是“中国拟开放5大城市雇佣菲佣”的消息一出,更是在各大网络论坛上引发一场热议。


“据我了解,在上海的菲佣,主要有两种情况。”周珏珉表示,一种是境外人士自己带到上海来的,这种一般都是以自己公司员工的名义,办理工作签证后入沪;另一种是非境外人士通过菲佣中介机构,进行一些暗箱操作。


目前,菲佣月薪在6000元左右,但前期额外费用比较高,仅中介费就需要一次性支付两三万元。另外,还有菲佣探亲休假的来回机票、各类保障等。



在周珏珉看来,上海对菲佣开放的时机还不成熟。一方面,菲佣来上海,上海家庭雇菲佣,“双方都不一定能适应”。另一方面,虽然第一批菲佣整体素质较好,但现在的菲佣鱼龙混杂,很多都是来自菲律宾农村,文化程度并不高,提供的家政服务不一定会好。


“香港为什么会那么多菲佣?主要原因之一,是香港有一整套完善的管理体制,也有专门的政府机构对这个行业进行管理。”周珏珉表示,而在上海,目前并没有相应的管理体制,“如果缺乏监管和管理,也是不行的。”


公安部新政:符合认定标准的外籍人才可雇菲佣


中国对于外籍人员从事家政服务工作,一直有严格规定,此前外籍人员不被允许从事家政服务。


上海市出入境管理局官网显示,2015年7月公安部支持上海科创中心建设而推出新政前,外籍人员不得受聘从事家政服务。


公安部新政突破了这个限制。新的实施细则进一步明确符合认定标准的外籍人才,在获得永久居留资格或持有工作类居留许可后,可以申请为聘雇的外籍家政服务人员办理私人事务类居留许可。每个家庭可以聘雇1名外籍家政服务人员。申请时,家政服务人员需提交雇用合同,提供经济担保、人身保险及健康证明。



2016年12月,公安部进一步推出支持上海科创中心建设的“新十条”。其中明文规定,允许获得在华永久居留资格或持有工作类居留许可的外籍人才和港澳台高层次人才聘雇外籍家政服务人员,此类外籍家政服务人员可向上海口岸签证机关申请私人事务(S2字)签证入境。


根据现行法律法规,中国大陆居民是无权雇佣外国家政服务人员的。对于外籍人士来说,符合22项认定标准的外籍人才,在获得永久居留资格或持有工作类居留许可后,凭雇用合同、经济担保、人身保险及健康证明等材料,可以为其聘雇的外籍家政服务人员申请办理私人事务类居留许可。


高端家政服务市场紧缺  

无薪资参考标准


目前,市场对高端家政服务人员的要求多是40岁以下,大专以上学历,会操作电脑,气质形象好,最好是学护理、心理学、外语的专业人士。服务的内容除了基本的家务外,还包括翻译、幼儿辅导、开车、母婴护理、早教、营养配餐、理财以及高级管家等高端服务。


资料显示,中国内地家政行业薪资没有一定的参考标准,月嫂价位从每月5000元到18000元不等;中国香港一直都有雇佣家庭帮佣的传统,尤其是许多来自菲律宾的外籍工人,外籍家政工人每月为港币4010元(合人民币3453元),其他人每月为5760到6240港币。


而高端保姆则一直是中国家政市场的“短腿”。以上海为例,现有的家政员只能满足30%家庭的市场需求,目前至少还有约15万个岗位缺口,其中有1/3岗位需要高级家政服务员,这就意味着上海高级家政市场一年的缺口达5万人。



“这个行业目前形成低端和高端两极分化的格局,低端市场今后会长期存在,不过会一直闹‘缺工荒’;高端市场则会不断发展壮大,并且成为主流。 ”广州市家政协会副会长、正祥和家政公司总经理田欣认为,家政市场走向两极化是不可逆转的趋势


当前,在上海最容易找到岗位的是具有职业资格证的家政服务员。可拥有高级家政服务员资格证书的人员不31200名。高级家政服务市场人才紧缺,培训不够是主要原因之一。 上海家政人员培训始于1995年底,现今有资质从事初级和中级家政员培训的学校共有60多家;而能从事高级家政员培训的学校只有4家。


除了通过培训形成一定的市场供应量,另一个亟待改变的是人们的社会价值观。小芳姑娘毕业于江西一所师范学院,大学毕业后,她来到上海从事家政服务,如今在一对“海归”夫妇家担任住家保姆,负责照看两名不会说中文的小“海归”。小芳的师范本科学历在求职过程中被这对夫妇一眼相中,为此,她得到了比普通住家保姆多了三分之一的薪水。然而,小芳姑娘向记者吐槽:“尽管我收入跟老家当教师的同学们相比要高出很多,但我只能心里偷着乐,因为如果我讲出目前的工作,会被很多人看不起。”


上海市商务委副主任吴星宝表示:“家政服务业要大发展,呼唤着供需双方人格平等的雇佣关系全面形成。在一些国家和地区,家政服务员进入家庭是被当作解决问题的‘顾问’对待,双方相处得像一家人一样。如果通过政府的引导、舆论的宣传,我们的广大家政服务人员能得到更多的教育培训机会、受到尊重,那么就会有更多优秀人才加入到家政服务领域,保姆全面不‘荒’的时代就会到来。



推荐阅读:

>>>>

共享单车是 “白痴经济”?

>>>>

90后或成不买房一代?

>>>>

外国人:中国手机好用到难以置信!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第一财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