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柳侍墨(白马晋一原创团队成员)

吾家有女初长成,愿予柳府为书童。

忘敷胭脂勤耕笔,翰墨丹青胜腮红。

说唱声名赢票友,说文解字善女工。

集采山川百花谱,溢彩流光逗乃翁。

良苑天成三千界,逍遥文士古今同。

在贾氏集团的宁荣二府里,“焦大太爷”,是个特别的存在。

纵观《红楼梦》全书,焦大只在第七回和第一百零五回出现过。那位说,焦大的戏份如此之少,却又为何说他是个“特别的存在”呢?因为在整个贾氏集团里,就数他的资历老——甚至比荣府里的那位“老祖宗”还要老。

《红楼梦》第七回,作者曾借宁国府的尤氏之口交待了焦大的履历:

因他从小跟着太爷,出过三四回兵,从死人堆里把太爷背了出来,得了命;自己挨着饿,却偷了东西给主子吃;两日没水,得了半碗水给主子喝,他自己喝马溺。不过仗着这些功劳情分,有祖宗时,都另眼相待。如今谁肯难为他。

他自己又老了,又不顾体面,一味吃酒,吃醉了,无人不骂。我常说给管事的,不要派他差事,全当一个死的就完了。

 

从尤氏的话中咱们不难看出,在贾演、贾源兄弟俩创立贾氏集团伊始,焦大是立了大功(甚至可以说是首功)的。这“死人堆里背太爷”、“挨饿”和“两日没水”的剧情,可谓是关乎性命的危险了。如果没有焦大这位忠仆,贾氏集团的创始人之一贾演,极有可能会在“出过三四回兵”的桥段里殉职——如果贾演挂了,也就没有宁国府后来的繁华与荣耀了。

但焦大却也自恃着有这样一份功劳,并不把贾氏集团的“小辈”们放在眼里——甭管对面是现任CEO或者是顶头上司,焦大的态度一律都是“以谩骂为主,以不惧为辅”。

他先是骂他名义上的“领导”——管家:

没良心的王八羔子!瞎充管家!你也不想想,焦大太爷跷跷脚,比你的头还高呢。二十年头里的焦大太爷眼里有谁?别说你们这一起杂种王八羔子们!

骂到兴起,就连“少东家”贾蓉也一起捎着骂:

蓉哥儿,你别在焦大跟前使主子性儿。别说你这样儿的,就是你爹,你爷爷,也不敢和焦大挺腰子!不是焦大一个人,你们就做官儿享荣华受富贵?你祖宗九死一生挣下这家业,到如今了,不报我的恩,反和我充起主子来了。

即使被众人拖走,他却骂得更起劲了:

那里生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生来!每日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

对于焦大,贾珍贾蓉很头疼,后果却不严重。

王熙凤曾给尤氏出主意让他们把焦大“远远打发他到庄子上去”,但是贾珍和贾蓉却并没有这么做。为什么呢?因为焦大年纪大、资历老,所以即使他再怎么折腾,贾氏集团的现任高管们也不能拿他怎么着。“三朝元老”的焦大太爷,也正是吃定了这一点,所以才敢逮住谁也敢骂,逮住什么话都敢说。

 

“论资排辈”的规则,哪里都有。

无论是职场,还是生活中,都不乏“倚老卖老”的“三朝元老”——他们自恃“年纪大、资历老”,所以总是会以一个“老同志”的口吻对其他人指手画脚(更少不得吹嘘一番自己当年的神勇)。而作为年轻又没什么资历的“后辈”,却只能硬着头皮“洗耳恭听”——虽然无奈,却必须接受。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白马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