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Pamela Ambler是福布斯杂志驻香港记者,专注于东亚地区的科技、政治、商业和民生变化。目前重点关注东亚经济政策和亚太地区股市。在加入福布斯之前,她还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和彭博社在纽约的记者


1985年,一瓶红酒以157,000美元创纪录的价格在伦敦克里斯蒂拍卖行成交。

 

当时买下这瓶红酒的是克里斯托弗•福布斯(Christopher Forbes),他是代表着他的父亲——福布斯杂志的创始人麦卡姆•福布斯(Malcolm Forbes)参加拍卖会的。

 

这瓶红酒据说是1787年的拉菲葡萄酒,曾由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佛逊保存,而且还有这位美国总统的名字缩写“Th.J”刻在琥珀色的瓶体上,还有其它一些证据也显示美国第三任总统曾经是它的主人。

 

但是,后来这一切都被证明是假的。

 

从那以后,传统上与欧洲豪华晚宴相关的红酒世界发生了很大变化。

 

现在,在亚洲特别是在中国,人们一边吃着火锅,或者品味着北京烤鸭和其它美食的同时,喝着价格不菲的红葡萄酒,变得平常起来。


2010年,索思比拍卖行有关红葡萄酒的拍卖成交中,有60%以上都是来自亚洲的买家。

 

然而,这种新兴的消费,却迅速促成了市场上大范围红葡萄酒仿制品(假冒品)的流行。

 

中国的葡萄酒买家,特别青睐那些历史悠久的进口葡萄酒品牌,他们更愿意为拉菲城堡这样的大品牌葡萄酒支付高价来消费,而拉菲城堡葡萄酒,也正是这个星球上仿制品最多的品牌之一。

 

其它著名的葡萄酒品牌,比如亨利·贾伊尔(Henri Jayer)、柏图斯庄园(Petrus)、木桐酒庄(Mouton Rothschild)和罗曼尼•康帝酒庄的勃艮第葡萄酒(burgundies of Domain de la Romanee-Conti),也是造假者们积极仿制的对象。

 

在黑市上,这些大牌葡萄酒的空瓶子可以卖到1000美元一只。通常,造假者们就是灌装以后重新塞上橡木塞子卖给那些不知情的买者。

 

波尔多国际葡萄酒协会(The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Bordeux Wine)估计,每小时大约有3万瓶假冒进口葡萄酒进入中国消费者的餐桌。

 

《每周时报》则援引了一位澳大利亚葡萄酒评论人士的说法:每个空的酒瓶在中国会被再重复七次装满。这位评论人士估计,在中国,价格35美元以上的葡萄酒零售中,有一半以上都是假冒仿制品。

 

就在上个月,奢饰品大牌路易威登公司宣布,该公司在香港获得了与阿奇拍卖行(Acker Merrall & Condit)之间官司的胜诉判决。阿奇拍卖行曾于2012年,以1.35万美元的价格,拍出了一瓶假冒库克香槟(Krug Champagne)。

 

香港葡萄酒公司Loyal Wines的首席执行官路易斯•苏雷尔(Louis De Surrel)说到:“冒用正规品牌給低劣葡萄酒贴上高档葡萄酒的标签,是酒类造假中最常见的方式。”这家公司正在努力通过在线认证技术,提高葡萄酒生产和销售过程中的透明性,为生产者和消费者提供葡萄酒类产品辨伪服务。

 

那么人们喝的究竟是什么呢?

 

苏雷尔给出的答案是:是那些得益于中国和智利的双边贸易条款,而更容易通关的南美葡萄酒。

 

他对此解释说:“智利的葡萄酒进口到中国享受零关税优惠。故而那些贪婪的葡萄酒生产商,就打起了以智利葡萄酒,充当其它高档进口葡萄酒的主意。”

 

苏雷尔进一步说到,智利葡萄园的产量很大,出口的葡萄酒没有进行大规模的瓶装,这样更多的葡萄酒液就装在木桶中通过海运进口到中国。


目前,智利是仅次于法国的中国红葡萄酒进口国。

 

除了贴加标签外,作假者还经常加入有害的化学品和甜味剂来改善葡萄酒口感。例如,通过添加接骨木汁等色素,来做出深栗色的葡萄酒颜色;通过添加桂皮,来增强葡萄酒的辛辣口感。

 

但是苏雷尔指出,其实还有更多的对身体有害的化学品,也被用来添加在葡萄酒中。


例如:铅糖(Lead acetate,可以引起慢性中毒,损害造血、神经、消化系统及肾脏)、乙二醇(diethylene glycol)和甲醇等,这些都已经被现代医学证明对人类健康有很大的副作用。

 

在一次中国国内食品安全人员对线上和实体店渠道葡萄酒的随机抽查中,所抽取的9个样品里,其中在线上销售的两瓶葡萄酒中根本就不含有任何葡萄成分。


以至于苏雷尔评价说:“中国是葡萄酒消费大国,在质量,生产技术及消费市场各个方面都面对着巨大的挑战。”

 

目前,中国也在不断扩大国内的葡萄酒生产。

 

而事实上,在2015年,中国就已经超过法国成为全球第二大葡萄酒生产国。为了增加产量,智利进口的葡萄酒被用于作为一些国内葡萄酒品牌的基酒。

 

作为合适的产区,宁夏是政府主推的葡萄酒种植重镇。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宁夏已经有100家葡萄酒生产商,还有另外100多家的葡萄酒厂房在建设之中;政府的目标则是,在2020年使葡萄种植面积达到16万英亩。

 

这样的规模,比美国加州葡萄酒产地纳帕谷还要大三倍的面积。而纳帕谷是在一个世纪以前就开始建设的,中国的计划是在十年内达到纳帕谷这样的葡萄酒生产规模。

 

一言以蔽之,无论葡萄酒来自哪里,也不管它的价格有多么昂贵,消费者真正要做的是——在喝葡萄酒之前多注意些并辨别它的真伪。

 

来源:福布斯网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阿尔法工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