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门西河沿街

“沿”读“yàn”

前门西河沿街,是北京市西城区(原宣武区东北部)的一条街巷,位于大栅栏街道北部。是清末民初时期的北京金融街。街内有萧山、莆仙、如泰、渭南、大宛诸会馆,正乙祠、盐业银行旧址、交通银行旧址均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余为居民住宅。


白纸坊

“坊”读“fāng”

地处北京市原宣武区西南部。白纸坊地区,清代设有火药局,是国家制造火药的基地。晚清至民国时期,又改为印制局,是官办的第一座印钞厂,一直延续至今。由于老北京城造纸作坊又大多集中于此,故名白纸坊。


演乐胡同

“乐”读“yào”

路牌说是le,但按字面意思,应该读作yue四声,因为这里挨着教坊(跟现在的文工团差不多,都是官办养活的音乐人才)。“乐”读yao是古音,比如《论语》里有一句“智者乐水,仁者乐山”,这里边的“乐”就读yao(四声)。估计这个教坊里很多的音乐人才在当时都是“北漂”,而在清代形成的昆腔之类的都会用到一些南方腔,比如京剧的念白就是徽白。那时,这些方言会用到许多古音,或许当时教坊里的人把“乐”字念yao(四声),大家追星,就跟着念了。


钱粮胡同

“粮”读“lòu”

先说说这个地方的来历,有意思!早先是八旗子弟领低保的地方。当然,人家那低保,可比咱们现今儿多多了,特别体现封建社会优越性。那“低保”,不是银子,就是谷子。所以,当时才管领饷什么的,都叫领“钱粮”。至于读音,北京人说话有一种吃字的情况,就是某个字都快了之后就发四声。比如派出所,读快了就是“派处所”。那么“钱粮”就成了“钱亮”,再读快一点、再读快一点……大概就成了“漏”的音了。


教子胡同

“教子”读“jiào zi”

教子胡同,教子胡同是北京市宣武区西北部一条南北走向的胡同。此胡同原名轿子胡同,因为其西侧有一轿子铺而得名。


孛罗营

“孛”读“bó”

孛罗营,成吉思汗南下中原,命大将军孛罗率部驻扎于此,故名。孛罗营属王四营乡管辖。孛罗营在北京地图上不难找,先找到东五环路,再找到它与京沈高速公路相交的五方桥。桥的西南方向,就是孛罗营村。


峂峪村

“峂峪”读“tóng yù”

据查,峂峪应属于曹雪芹故居范围内的一个古村落,大致位于植物园温室西边,与南营村、正白旗村相邻,现今据说仅存村西部分。


阜成门“阜”读“fǔ”

阜成门,普通话:fù chéng mén,北京话: chéng mén。位于西城区中部。元代为大都城平则门所在地,明、清为京师内城九门之一。明正统四年(1439年)重修,改名“阜成门”,为通往京西之门户,明清及后来很长时间,城内所需煤炭皆由此运入。


奤夿屯

“奤夿”读“hǎ bā”

奤夿屯,村源于元朝,元朝在北京建都时,在此屯兵屯粮,后被人称为奤夿屯。位于北京昌平区马池口镇,奤夿屯西邻太行山脉,北靠燕山,三河交汇,水源丰富,风景秀丽。


榆垡镇

“垡”读“fā”

榆垡镇 ,地处大兴南部,永定河与河北省交界,历史上就是外埠进京的要塞通衢。


漷县镇

“漷”读“huǒ”


漷县镇,位于北京市通州区东南部。


北臧村镇

“臧”读“zāng”

北臧村镇,北臧村镇属永定河冲积平原,隶属于北京市大兴区,这里交通便利、位置优越,境内空气新鲜,环境优美。


爨底下村

“爨”读“cuàn”

爨底下村,位于北京西郊门头沟区斋堂镇,川底下村,实名爨底下。因在明代“爨里安口”(当地人称爨头)下方得名。


马家堡

“堡”读“pù”

马家堡,原名马家铺,“铺”通“堡”,本为驿站。大约明末清初成村,曾是京南著名的村庄。马家堡,位于北京西南方向,隶属丰台区。


国子监

“监”读“jiàn”

国子监是元、明、清三代国家设立的最高学府和教育行政管理机构,也是中国古文化的代表性建筑,国子监主体建筑经历700多年依然保存完好,是唯一保存完整的古代最高学府校址。


给孤寺

“给”读“jī”

说起给孤寺老北京没有不知道的。给孤寺位于今珠市口西大街,纪晓岚故居东200米;惠中饭店的对面路北。《京师坊巷志稿》记载:“西珠市口大街迤西为西柳树井。北有万善给孤寺。传云创自唐贞观年间,疑即坊巷胡同集之万善寺也。东偏为关帝祠,详寺观。北小胡同曰给孤寺夹道。”过去是停尸骨之地,被认为阴气重,所以此处一直驻兵。清朝驻兵、日占时期驻兵,现有武警某部驻扎在此。


积水潭

“潭”读“tān”

北京二环内的西北隅,有一水面,名为“积水潭”,老北京在说的时候都会发一声“tān”,不过后来随着地铁,公交报站都读二声,知道这个发音讲究的就少了。“积水潭”再往前翻叫做“鸡狮潭”。相传曾有一块“天外飞石”(时报君揣测没准是块陨石)掉落湖中,石头上面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大公鸡和威风凛凛的雄狮,因此得名“鸡狮潭”。


南苑

“苑”读“yuán”

北京本地人管西苑、北苑、南苑的”苑“字都发二声。这可不是发音错误,要不然天通苑为什么没人读错呢。这是为了与“院”区分,地名的西苑、南苑、北苑,如果按标准读音,很容易被混淆为西院、南院。在北京,没有南园、北园一说,所以发二声也不会产生混淆。


锣鼓巷读

“罗锅儿巷”

位于北京中轴线东侧的交道口地区,是北京最古老的街区之一,至今已有750年的历史。锣鼓巷被叫做“罗锅儿巷”可不是方言叫法的问题,而是因为这条胡同两头低洼,中间隆起,像是驼背人的脊梁。又因巷内东西两侧各有8条胡同平行相对,形似“蜈蚣”,所以又称“蜈蚣街”。


花枝胡同

“枝”读“子”

在东城区王府井大街北侧有一条胡同叫做“花枝胡同”。听听!这名字多美,多浪漫,让人马上联想到五颜六色、美丽至极的各色鲜花和美女。但其实,老北京管这条胡同叫做”花子胡同“。花子就是乞丐,过去,这条花子胡同也叫花子营,所以,这地方以前就行使着乞丐收容所的功能。


簋街

“簋”读“guǐ”

好多刚来北京的人都不认识“簋”字,不少人向别人请教,才知道这个字读“guǐ”。再听老北京人说,簋街也写作鬼街。早年间这里曾是“鬼市”,一听这名挺吓人的,其实“鬼市”是最初的早市,由于天不亮时就有小贩们以煤油灯取光,远处看上灯光朦胧,外加上周围坟地多,故此地被人称为“鬼市”。如今,这里成为京城餐饮一条街,到这里食客络绎不绝,一饱这里的麻小、卤煮火烧、爆肚、馋嘴蛙等著名小吃。


佟麟阁路

“阁”读“gě”

这可是很有名的,为纪念二十九军几位抗日名将,北京特地有三条街用烈士的名字命名 :西城的佟麟阁路和赵登禹路,东城的张自忠路。以人名命名街道,这在北京极为罕见。“阁”北京一般读第二声,可是“佟麟阁路”里“阁”是第三声的。


木樨地

“樨”念“xū”

位于北京长安街西延长线上,地铁一号线上也有这一站。据说木樨地原本不叫这名,而是叫苜蓿地,这名是怎么来的呢?有人说,明代时北京城外,杂草丛生,很适合种草喂马。朝廷官员就在这时种植大面积的苜蓿草,专为皇帝的御马提供饲料,清代时人口增多渐为村落,村名就叫苜蓿地,后来人们觉得这个名字不雅,便改为“木樨地”。


劲松

“劲”读“jìn”

劲松位于北京城的东南部,在20世纪初出版的北京地图上,今劲松地区标注的地名是“架松坟”。因其墓地上有六棵古代的龙松,弯曲着主干有架木支撑而得名,别看它,现在名气不算大。若在当年,它可是北京著名的旅游胜地之一。这架松的主人是谁呢?就是赫赫有名的清代开国功臣肃武亲王豪格,大约在20世纪四五十年代,架松坟的六棵古松先后枯死或被伐,这个旅游景点便逐渐消失了。


大栅栏读

“dà shír lànr”

北京市前门外一条著名的商业街。大栅栏已有500多年的历史,兴起于元代,建立于明朝,从清代开始繁盛至今。


东四十条读

“东四、十条”

东四十条可是一条很有历史背景的路。沿途有“南新仓”等文物保护单位。旁边的张自忠路上更是坐落着“段祺瑞执政府旧址”、“欧阳予倩故居“,并且著名的”三一八惨案“也发生在这里,至今”段祺瑞执政府旧址“门旁还矗立着”三一八惨案发生地”的纪念碑。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北京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