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犀牛”是指发生概率极大且冲击力极强的事件。我们必须采取系统性思维,提高认知能力,精准识别出金融系统中的“灰犀牛”,让金融系统有序运行。

作者:孙树强 央行观察专栏作家


正文


灰犀牛生长于非洲大草原,体型巨大,反应迟缓,它就在远处,一旦发起冲击会让你猝不及防,后果十分严重。美国作家米歇尔·渥克在《灰犀牛:如何应对大概率危机》(中信出版社,2017年2月)一书中用“灰犀牛”来比喻发生概率大且影响严重的事件。根据书中的定义,“灰犀牛”是指发生概率极大且冲击力极强的事件:我们本应该意识到的风险,就像是一头两吨重的犀牛,把牛角对准我们全速向我们攻击。渥克分析了人们是如何在否认、拖延、被迫承认、紧急应对中付出巨大代价的。



米歇尔·渥克2017年最新英文演讲

 

近期,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之后,7月17日人民日报头版刊发的评论员文章《有效防范金融风险》中谈及我国未来面对的金融风险时,称既要防“黑天鹅”,也要防“灰犀牛”。一石激起千层浪,各种媒体和不同专家从多种角度对“灰犀牛”事件进行了解读和分析,并指出哪些领域的风险可能会成为冲击经济金融系统的“灰犀牛”,“灰犀牛”近期似乎成了人们口头最常提起的动物。

 

渥克分析的一个重要观点是我们认识到了“灰犀牛”这种大概率事件,类似于说:看到没,“灰犀牛”就在不远处,它很可能会对我们发起冲击!但真的能认识这么清楚吗?3月份,我曾写过一篇小文章《知易行难?浅谈对经济金融危机的认识》(央行观察,3月19日),谈到认识危机实际上挺难的,这也导致了危机不时的不请自来,而送(采取行动应对危机)这些不速之客也不容易。本文将延续这样的观点,针对《灰犀牛》一书的观点,提出一些浅陋的看法。

 

应该注意的是,我在这里的观点是由于种种原因,人们对某些“灰犀牛”事件的认识是困难的,即我们并没有清晰的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并不认为所面临的就是“灰犀牛”。但并不否认渥克所说的确实在某些情况下,我们已经认识到了前方存在“灰犀牛”的风险,但由于否认、轻视、拖延,而导致“灰犀牛”发起了冲击并产生了严重后果。我们先来看看影响经济金融稳定的几种“动物”。

 

影响经济金融稳定的几种“动物”

 

不知什么原因,专家们喜欢用动物来比喻影响经济金融稳定的各类事件,而且还是有颜色的动物。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美国作家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在畅销书《黑天鹅:如何应对不可预知的未来》中提出了“黑天鹅”事件这一概念,“黑天鹅”是指小概率但又影响巨大的事件,“黑天鹅”事件往往具有难以预见性和偶发性。与黑天鹅相对的是白天鹅,白天鹅是天鹅中最常见的,即使见到也不会让人感到奇怪,一般用白天鹅来表示发生概率大且影响较小的事件。近期,米歇尔·渥克在《灰犀牛》一书中提出了发生概率大且后果严重的“灰犀牛”事件。那些影响较小,且发生概率也较小的事件我们可以暂时不去考虑。总结起来,黑天鹅和灰犀牛的影响较大。




在2013年1月,渥克提出“灰犀牛”的概念时,日本作家威廉·斋藤也提出用一种动物来解释灾难性事件—红天鹅。“红天鹅”是指由于整体的预见性缺失而造成的灾难性事件。这里的“红天鹅”与“灰犀牛”存在一个重要区别:“灰犀牛”是预见到了的大概率事件,而“红天鹅”则是由于某种原因而导致预测盲区,未能发现的大概率且影响严重的事件。

 

当然,也有例外,动物也并不是独霸武林,机械偶尔也会登上舞台,艾伦·布林德在《音乐停止之后》一书中将雷曼比喻成肇事的卡车:“绝大多数美国民众是被无辜殃及的路人,无人知晓这辆‘祸’车来自何方,为何失控,以及金融‘交警’为何没能尽职的维护金融秩序。”


前方的动物是灰犀牛吗?

 

渥克在书中分析的灰犀牛事件的前提是人们能看清前方那个动物就是灰犀牛,只不过在各种因素的作用下,没能躲过灰犀牛的冲击。但是,人们真的能看清前方的动物就是灰犀牛吗?可能未必。伯南克在美联储主席任期即将结束之际,被问及感到最惊讶的是什么,伯南克回答说“金融危机”。“之所以这么讲,并不是说我们完全错过了危机的酝酿阶段发生的事情。我们之前看到了一些零碎的片段,只不过对这些片段的认识不够完整,所以不明白为什么这些片段引发了一场如此严重的金融危机。”


“有些人曾经从多个角度出发,就经济运行中存在的风险发出过警告,但几乎没有哪个经济学家、决策者或金融高管按照连贯的方式把所有这些片段组合到一起进行分析。”(引自《行动的勇气》)从伯南克的评论来看,在金融危机之前,人们所看到的并不是“灰犀牛”的全貌,也不认为就是“灰犀牛”,更可能的是隐藏在灌木丛后面的某种动物,这种动物可能存在一定的攻击性,但攻击性有多大尚且难下定论。

 

我们应该承认,大概率事件极有可能在某个时点发生,但这个大概率事件是否是“灰犀牛”,人们的认识可能并没有那么清楚。就如某种资产价格不可能一直上涨,必定在某个时点达到顶点然后会以某种路径下行,但对资产价格上涨是否产生了泡沫,及资产价格下跌是否会造成严重影响,人们的认识可能就没有那么清晰。拿资产价格上涨是否产生了泡沫来说,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有些人认为资产价格与其基础价值并没发生大的偏离,不存在泡沫,在这种认识下, 资产价格上涨基本上是不存在风险的。

 

再回忆一下2015年上半年我国的股票市场。在不到半年的时间,上证综合指数从1月5日的3350.52点一路飙涨到6月12日的5166.35点,然后的情况大家都了解了,一路狂跌!股票市场这样的非理性上涨我们不应该将其看成是“灰犀牛”吗?但当时的情况是什么样的呢,是这样的:10000点还远吗?10000点不远了!有些媒体甚至一些比较严肃的媒体、一些专家也为股市狂欢盛宴加油鼓劲,在非理性预期的作用下,我们很多人冲了进去,之后发现不好,原来是遇到了“灰犀牛”,可跑也跑不掉了,我们很多人都遭受了“灰犀牛”的冲击!



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在认知有限的限制下,对前方的动物是什么并没有看清楚,可能原本是“灰犀牛”,但我们看成了“小绵羊”,也可能本来就是一只“小绵羊”,而我们却大声疾呼,“灰犀牛”来了!      

 

“灰犀牛”还是“小绵羊”?

 

在2005年6月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上,格林斯潘认为房地产市场中存在“小泡沫群”,认为泡沫很小,只是集中在局部。就如房地产中介所强调的那样,重要的是位置!位置!当然,格林斯潘在多种场合就房地产价格的非理性上涨发出了警告,但仅此而已,格林斯潘并没有将房地产市场看成是即将发起冲击的“灰犀牛”。发出警告的还包括其他人,例如罗伯特·席勒。实际上,此时美国的房地产价格已经很高,存在严重的泡沫。

 

伯南克说道:“美联储的许多人,包括我自己在内,都低估了房地产泡沫的影响范围及其带来的风险。”“表达反对意见的人则淡化泡沫的可能性,或者提出即便存在泡沫,经济风险也是可控的。”事实上,危机爆发之前,相关研究认为美国房价即使下跌也不会产生严重影响,美国房地产市场投资占GDP的比例不大,房地产市场的风险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一只“小绵羊”,即使发狂,也不会造成大的冲击。但事实情况是,房地产市场及次贷市场的问题不是一只“小绵羊”,而是一头“灰犀牛”。

 

我们都还记得放羊的那个小孩,用狼来了来欺骗善良的农民,但多次的事实证明狼并没有来,只是小孩的恶作剧。在现实中,我们也会在各种场合了解到专家们纵论形势,把脉经济,狼来了也是大概率用词!“十分常见的是,很多评论者警告人们当心一些迫在眉睫的危机,但最后这些危机并没有变成现实,比如高通胀会卷土重来以及巨额贸易赤字会拖累美元趋于崩溃。”(引自《行动的勇气》)悲观主义者似乎总是正确的,因为危机总是会发生!我们可以把所有的风险都称为“灰犀牛”,但这样做有意义吗?本来飞过来一只蚊子,我们却说“灰犀牛”来了,然后指示大炮准备,发射!结果呢,可能蚊子也并没有打到,反而伤及无辜。我们应该记住的是,反应过度也并不是什么好事,过犹不及!


 

我们为什么没有阻止“灰犀牛”?

 

渥克在书中从人的主观上寻找了一些原因,认为人们对灰犀牛事件的否认、视而不见、不够重视,从而在事件发生时仓促应对,产生严重影响。这可能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另一些方面可能包括:监管碎片化、监管协调问题、对新现象、新问题的认识不清等等,从而导致经济金融系统遭到了“灰犀牛”的冲击。

 

监管体系碎片化和监管漏洞。“2005年,在美国的次级抵押贷款中,只有20%是由联邦监管机构监管下的银行和储蓄机构放出去的,30%是由联邦监管对象旗下的非银行类子公司放出的,其余50%是由各州特许设立的、几乎游离于监管之外的抵押贷款公司放出去。”(引自《行动的勇气》)受制于法律和政治障碍及监管的碎片化,监管机构要想及时了解金融产品和金融实践的迅速变化是十分困难的。结合我国的现实,情况不是这样吗?

 

监管机构协调问题。“官僚主义的惰性、以及法律和政治障碍,放慢了(关于房地产市场贷款)指导意见的发布速度。通常,当监管机构共同发布指导意见时,他们必须在自己内部达成共识,然后在不同机构之间达成共识。”部门协调真的是一个难题!我国刚刚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成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目的也是协调监管,维护金融稳定,防范系统性风险,规避原来一行三会碎片化监管所存在的缺陷。

 

游离于监管系统之外的创新业务。很多情况下,监管是问题导向的,也就是有什么问题,出台什么样的监管措施,可以说监管跟着问题跑。看似监管体系已经严丝合缝了,但创新总会再次出现。鲁迅说过: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你愿意挤,总会有的。创新也是这样,无论监管多么严格,金融机构总会找到创新业务,规避监管。

 

金融产品的复杂性。想想次级贷款及其衍生品吧,当时美国将次级贷款证券化,衍生产品链条不断延长,最终很少有人能说清楚所投资的具体是什么东西,风险多大,监管机构对与这些产品也是云里雾里。连监管的东西是什么都不甚清楚,何谈有效监管呢?

 

 如何去认识“灰犀牛”?

 

最近,一些专家已经为我国找到一些“灰犀牛”,包括房地产市场、美联储加息、企业债务信用风险(林采宜);金融去杠杆对实体经济的冲击(高善文)。当然,可能还有一些专家发现其他的“灰犀牛”,可怕吧,我们已然置身于“灰犀牛”的世界。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去发现真正的“灰犀牛”,可能存在很多方法,这里我只谈谈思考问题要采取系统性思维。

 

过往的经验表明,我们没有发现真正的“灰犀牛”,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看问题片面、狭隘。对于存在的潜在风险要采取系统性思考的方法去研究。世界是一个系统,经济、金融也是一个系统,很多业务不是局限于一个领域,而是与其他领域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要采取顺藤摸瓜的方法,深入探究潜在的风险及其涉及的领域。这样,才有可能发现所面临的是“灰犀牛”而不是“小绵羊”。



某省级政府平台债权融资20亿,利率7%,期限两年,主体信用评级AA+,有担保,现寻资金。

联系人:付先生

长按二维码关注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直接入手此书

↓↓↓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央行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