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更好地服务中国供给侧改革,金融业要加快自身供给侧改革。其中,推进金融标准建设是改革的具体措施之一,有利于规范经济金融发展秩序,提升我国金融标准的国际影响力。

中共十八大尤其是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国进入全面深化改革的新阶段—“牢牢把握发展实体经济这一坚实基础,实行更加有利于实体经济发展的政策举措。”“要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健全促进宏观经济稳定、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现代金融体系,防范各类潜在风险,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因此,《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加快金融体制改革,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效率”的要求,通过有效规范金融从业者的服务过程、服务内容以及人才培养、评价体系制度的科学规划,从金融产品、服务及专业人才等金融供给侧进行改革,才能推进金融业更有效地担负起支持经济脱虚向实、智力扶持实业转型升级的重任。


为了更好地服务中国供给侧改革,金融业要加快自身供给侧改革。这既是供给侧改革对金融业的必然要求,也是金融业转型升级的必由之路。


技术标准是一国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国际贸易和服务竞争中重要的手段。“得标准者行天下”,拥有和掌握先进的技术标准,一国将会在市场竞争中抢占先机。


在国际金融业的竞争和发展中,制定和掌握金融标准同样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我国金融标准化建设起步晚,但随着中国经济和金融在国际上地位的提高,中国在金融标准制定方面也要提升竞争力和话语权。


标准有利于规范经济金融发展秩序、加强社会管理,是监管和自律的重要手段。随着我国经济步入新常态,供给侧改革全面推进,金融改革不断深化。《公司金融顾问》标准的颁布实行是公司金融行业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具体措施。


2016年12月,《公司金融顾问》中国金融行业标准获得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正式颁布实行。该标准通过有效规范公司金融从业者的服务过程、服务内容以及对公司金融顾问人才培养、评价体系制度的科学规划,促进金融顾问服务领域步入先进行列,并进一步提升我国金融标准国际影响力。


首先,对金融机构而言,公司金融综合经营为金融机构向综合金融服务转型起到了引导和倡导作用,有利于金融机构多元化地开展业务,平抑经济周期波动带来的风险,也是金融业转型发展的专业人才队伍建设指引。


其次,对企业发展而言,行业标准将加速金融供给侧结构调整,以满足实体经济的多元化需求。企业过往“要发展找贷款、要贷款去银行”的发展思路,使得融资方式以银行间接融资为主,造成企业自身债务、杠杆率持续升高;企业除贷款以外的金融需求很难从银行端得到满足;当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时,高杠杆又成为经济金融领域的主要风险之一。


再次,对国家金融风险监管而言,公司金融顾问行业标准虽然只是行业自律性文件,但和行业监管政策有着共同的出发点,力求发挥金融标准化协同共进机制,支持金融业新兴业态创新发展。


目前,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我们正面临新旧动力转换的时期。随着金融创新增多,金融业务的“交叉地带”越来越多,由于金融标准和行业规范发展上不够健全和完善,金融风险有所积聚,因此,中央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了更加重要的位置,加强金融服务标准化建设能有助于防范金融风险。


从《规划》《意见》到《框架》中,我们可以感受到,未来普惠金融对企业方、金融服务提供方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能再简单地停留在银企贷款层级上的金融服务。首先企业方要明白找到金融机构能够为自己解决什么问题,需要金融机构为自己提供哪些产品和服务;金融服务提供方则要建立健全具备更加专业的知识储备和综合实践能力的综合金融服务人才队伍。


普惠金融的发展和普惠金融的供给侧改革也需要金融行业标准的建设。我国金融机构在机制、产品、服务和人才等方面,逐步与国际接轨,但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在融资、投资等各方面知识都很欠缺。普惠金融服务范围实际包含了企业,按照《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给出的范围,主要有两类,“一是在市场上可获得金融服务相对弱势的小微企业,二是贫困地区企业,最终目标是以可负担的成本为其提供适当、有效的金融服务”。


展望未来,金融标准化工作将进一步为金融监管提供支持,为提升金融业服务发展水平创建标杆,推动政府与市场共治的标准化工作体系建设。

文章作者:吴晓灵(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央行原副行长、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理事长兼院长)

文章来源:清华金融评论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银行家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