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人们常说,“先有哈佛,后有美国”。这说的不仅仅是建校于1636的哈佛是全美历史最为悠久的大学,更深层的涵义在于表达以哈佛大学为代表的大批美国顶尖大学200多年来在培养美国精英、奠定美国精神及推动美国发展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等方面所发挥的至关重要的作用。在这所学校里,曾先后诞生了8位美国总统,40位诺贝尔奖得主和30位普利策奖得主,因而哈佛也获得了美国政府思想库的称誉。



究竟什么样的学生才有资格进入这样一所世界顶尖学府?真实的哈佛是什么样的?此前网上流传的“只有最聪明的天才学生可以在两三年内读完这几十门课”、“凌晨四点半图书馆灯火通明,座无虚席”是否属实?

 

刁恩茂,1994年7月出生,2012年通过华樱申请到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而在2016年,他顺利地获得了哈佛的直博(本科生直接读博士学位)资格,今天就让我们跟着他,走进一个真实的哈佛。

 



01


当初认为的最大障碍,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记者:你是什么时候有了出国留学的想法?

刁恩茂:确切来说,应该是高中时期,总是听到有人说“少不入川,老不出蜀”。我最开始只是想出去看看。

 

记者:这个想法是如何一步一步实现的?

刁恩茂:在高二下学期,我开始系统学习和准备相关事宜,我申请的时候大概托福101,SAT 2100左右,算是一个不上不下的成绩,但华樱的文书老师给了我比较大的帮助,我最后申请到了佐治亚理工和UIUC等学校。当时申请的专业是物理,那时候的我对于大学学习了解很少,幸好美国大学更换专业比较方便,我很快找到了感兴趣的方向,转到了电子工程。后来因为对编程也感兴趣,添加了一个计算机科学作为第二专业。

 

经过大学四年学习之后我的英语能力有很大提升,同时专业能力也很扎实。当时我可以留在本校读研究生,也可以申请其他学校给自己多一点选择。所以我考了GRE(161+170),我没有准备很长时间,一次性就通过了,这其中大学四年的英语使用有很大帮助。

 

记者:准备出国留学过程中,碰到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刁恩茂:开始我报了一些托福培训班,后来我主动去接触了华樱这样的留学中介。最大的障碍当时觉得是托福和SAT考试成绩。现在看来最大的障碍是没有提前好好了解一些大学学习的经验。比如说我进校可以用AP课程换很多学分,有一些上国际班的同学早早就换了20+的学分,他们甚至能够三年毕业。不过有这种优势也不一定有决定性,换了学分如果自身不努力也不行。还有就是对于各个专业的了解都不够,也对于自己到底对什么感兴趣也不够。

 

刁恩茂本科阶段在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获得奖学金


 



02


我的教授每次都宣传我是佐治亚理工的第一名


记者:你得到了哈佛的直博名额,这个在我们看来是相当有难度的,你是怎么做到的?

刁恩茂:有很多因素决定的。第一是是否和导师以及团队切合,就像找工作一样,博士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导师不仅仅是教授或者老板,更是一种类似于师傅的感觉。生活上,学术上,未来发展上导师都会有很大影响力。


第二我觉得大学GPA很重要。甚至比GRE重要很多。GRE算是一个敲门砖,过了线也就无所谓了。

 

记者:你认为你最大的优势在哪里?

刁恩茂:我没有特别准备申请,毕竟开始我已经有了本校保底,大概花了两个月用Magoosh学GRE,然后考了GRE就写PS。我最先拿到的是哥伦比亚的直博,不过那个教授发现我PS没有交,我重新发过去PS他就给我发offer了,所以我感觉这些材料不是特别关键。

 

个人觉得最关键是你是否和导师的研究方向切合,以及自身的实力。我的教授可能看GPA也比较重吧,他每次都宣传我是佐治亚理工的第一名之类的。能不能申请到名额,其实跟导师和实验室的同学很相关,我的优势就是刚好哈佛这个教授的方向跟我本科研究的方向很相关,然后我应用方面的能力也很切合这个实验室。这个也是我的幸运,我之前也没有怎么“套磁”(所谓套磁,就是和国外教授主动通过书信往来建立联系和彼此印象,从而加大录取和拿奖学金的一种行为,笔者注)。不过如果是后来者的话我建议还是先了解清楚比较好,为了自己以后的发展,看下自己是否切合也很重要。

 

记者:我听到有一种说法,顶尖名校更倾向于本科直申博士的同学,注重学生的可塑性。喜欢通过一个五到六年完整的科研训练,来培养出有着自己学校研究风格的PhD。你感觉是否如此?

刁恩茂:导师肯定更加想要可塑性强的学生,毋庸置疑。



 


03


导师的重要性远远大于学校


记者:申请哈佛时面试的都是些什么内容呢?

刁恩茂:闲谈,没有学术上的那种面试题,面试官问的基本上是你感兴趣什么,以后科研方向是什么,为什么你要选择这个学校之类的。每个学校都有特点,比如说斯坦福重应用和创新,哈佛比较重视理论,我当时说我本科都是做应用的,来了哈佛之后可以把理论和实践结合(事实也是如此)。斯坦福我申请的是博士,当时那个系主任说我是在super-list里面,没申请到博士是因为没有导师跟我做的方向相关,给了我一个硕士名额。

 

记者:来哈佛后你最大的感受什么?

刁恩茂:没什么太大感受,倒是感受到国内清华北大等高校尖子生的强大的实力。比如有一个课上大半都是中国国内的尖子生,学的是理论我一直都不是很适应。不过后来我在做科研的过程中发现我可以很好地切合实验室的需要,比如说他们可以推导理论,但是对于可以继续发展的应用和怎么实现这些应用基本都是一头雾水。个体能不能找到自己在这个实验室的定位比较重要。基本上读博士就和拜门派差不多,跟了这个导师就是这个流派的学生了,还不说导师要付你学费。当然不同专业也有不同情况,这也只是我了解到的。总体来说,我个人感觉导师的重要性要远远大于学校,当然外人看来可能哈佛这个名头很了不起。

 


 


04


学习到凌晨2、3点不算熬夜


记者:早些年国内网上盛传哈佛凌晨 4 点的图书馆景象,照片显示:凌晨4点的哈佛大学图书馆里,灯火通明,座无虚席……而哈佛大学校报之后也给出了回应“哈佛绝对不是这样的!哈佛凌晨4点之事也是杜撰”。你到哈佛之后对此的感受是怎么样的呢?真实的哈佛到底是什么样子?

刁恩茂:没有那么耸人听闻,可能我不太能够感受到本科生的氛围。凌晨图书馆人没那么多。一般是要期末考试人会多,熬夜的也多,平时的时间还好。不过我经常熬夜,太正常了,我本科也熬夜,可能是我比较笨。我说的熬夜是一直到第二天早上7、8点,不是2、3点那种,那种不算熬夜。


 

记者:中国和美国的教育你都接受过,你对两种教育体制怎么看?

刁恩茂:中国教育对于学术方面的基础理论知识非常专注,也非常扎实,但是往往学生难以脱离固定的模式,也就是说学生很难变得比老师强。美国教育对于学生的约束很少,学生都会有机会施展自己的想法。但是很多美国本土学生的大学生活比国内大学生的生活更加懒散。两者各有优劣,对于个人的影响也是基于不同个体来谈的,比较复杂。

 

记者:从哈佛毕业后,下一步打算做什么?有想过回国吗?

刁恩茂:下一步可能打算在美国创业。现在全球化下不用太执着选哪边,自身的能力才能决定选择的可能性。


相关阅读:

到底写了什么,让哈佛前任招生官对他的文书赞不绝口?|优秀学子访谈

独家〡被美国最牛公立大学录取,大一大二成绩满分,她究竟如何做到?

留学志|成都姑娘在洛杉矶的初体验

我为什么放弃帝国理工(上)

我为什么放弃帝国理工(下)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华樱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