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眼

对话“机长”







本期机长

岳月伟

新华社天津分社

摄影记者



海河上的永乐桥和“天津之眼”摩天轮(2016年6月24日摄)


2016年12月24日,车辆在天津东兴立交桥上行驶。


俯瞰临港生态湿地公园(2016年10月21日摄)


天津市静海区佟家庄村附近渗坑中的污水呈现不同颜色(2016年4月20日摄)。


拼版照片:贯穿天津市区的海河。上图为新华社记者杨宗友摄于1999年9月22日;下图为新华社记者岳月伟摄于2016年9月28日。


机长访谈

问:作为一名报道摄影师,你现在使用无人机的频率有多大?在你的发稿照片里,航拍照片占多大的比例?

不是随身携带,根据拍摄的题材,需要无人机拍摄的时候就带着。


航拍的发稿比例占到20%左右吧。


问:你用无人机主要拍摄哪方面的题材?你主要在哪个地域(哪个省或国家)进行无人机航拍?这个地区有什么特点?

主要是风光、城市建设方面的题材,当然也航拍体育赛事。


我主要在天津拍摄。天津的特点就是距离首都近,经常和北京一起实施航空管制。

2015年8月16日,岳月伟在塘沽“8.12”爆炸现场进行航拍。

问:你现在主要使用的无人机是哪种机型?有什么技术特点?

大疆“悟”1。相比较之前用的“精灵”,稳定性要好一些,但也比较笨重。


问:什么时候、是哪种原因你开始接触无人机摄影的?

2014年底,看到国内一些摄影师使用无人机拍摄的画面,开始接触无人机。


问:你的第一台无人机是什么?第一次使用无人机航拍心情是怎样的?和拿到第一台照相机的时候有什么不同?

大疆的“精灵”2。


第一次使用的时候,飞上去了怕飞跑了、摔下来,安全着陆后才放心。


第一次拿相机的时候只有兴奋。


武清体育中心体育馆夜景(2017年6月7日摄)


2016年12月4日,大雾中的天津“津塔”。


问: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无人机采访经历是什么?有没有遇到过险情?

大疆的“悟”使用说明中称能抗5级的风。我在超过5级的风中亲测过,无人机起飞后瞬间随风飘移,使用遥控也拉不回来,只能选择飘移着下降着陆,然后跑老远去找无人机。


遇到的险情不少:失联、坠机……有时我总想,不知这架无人机以何种方式退役,是用到炸机粉身碎骨,还是飞得不知去向。


问:技术的发展给摄影带来很多变化。假设一下,如果去拍突发事件,相机和无人机只能带一样,你会怎么选?

无人机和手机。


问:你经常深入一线采访,无人机是否会成为一种甜蜜的负担?

背着大疆的“悟”确实挺重的,现在我想换个体积小、重量轻的。


问:非常想知道你对当下无人机新闻摄影发展的一些看法。比如,你是否认为无人机摄影应该成为所有摄影记者必备的技能?

作为通讯社摄影记者,每人必备。


2015年8月15日,塘沽“8.12”爆炸现场被烧毁的汽车。


排入渤海的天津独流减河上游的宽河泵站正在排放污水(2016年7月6日摄)。


问:现在无人机为你采访带来哪些不同于以往的改变?

更多关注适合航拍的题材;航拍大场景的新闻现场;还有,每次都祈祷无人机能安全飞回来。


问:你怎么看待摄影师和无人机驾驶员的双重身份?

无人机驾驶员和潜水员、驾驶员一样,都为摄影师延伸了空间。


问:随着政府对无人机管控的加强,无人机摄影的颠峰是否已经过去?

管理是必要的。随着技术和水平的发展,也许还有下一个巅峰。


2017年7月18日,施工车辆在天津市静海区佟家庄村附近渗坑清理底泥。


辽宁盘锦苇海湿地一处变色的沟渠(2016年6月7日摄)


问:展望未来,你觉得无人机在新闻摄影中的应用下一步关键在哪里?未来的新闻图片中,无人机拍摄的比例会超过相机么?

从技术上来说,轻便一些、续航能力长一些。从应用方面来说,希望无人机能在高空进行画面自动构图识别飞行,省了人工寻找角度。


比例不会超过相机,新闻图片关注的永远是人,拍摄个体的人和人群是相机的特长。


问:最后,请用一句话描述一下用无人机摄影的感受。

悬着心带你飞,领略翱翔的风景。




这是2015年8月13日拍摄的塘沽“8.12”爆炸现场。


车辆在天津中石油桥上行驶(2016年12月27日摄)。


一名渔民在独流减河上捕鱼。河水呈现红黑色和绿色相间的景观(2015年7月16日摄)。


2016年11月28日,宁静高速路上的立交桥。







天空之眼 对话“机长”

岳月伟



栏目主持:王建华  张传奇


编辑:张传奇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新华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