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秒看全文


  1. 高温除了直接导致中暑,还可引发心脑血管和呼吸系统疾病,造成人群死亡率增加。


  2. 因高温暴露而导致的死亡风险不容忽视,我国每年约有数万人因高温致死!


  3. 老人、慢性疾病患者、社会经济状况较差等人群更容易遭受高温的健康危害。




一、高温“烤”验,真能“ 热死人” ?!


自从今年 “烧烤”模式开启以来,万能的网友们在久经“烤”验的同时,也不断创造着各种吐槽高温的段子:


图1. 爆笑“高温”段子


除了搞笑段子外,“热死啦” 也许已经成为我们这些天使用频繁的一句话。然而,它可不仅仅只是一句吐槽而已。最近全国各地出现了多起热射病(重度中暑)死亡的案例,这或许会让你对高温的健康危害产生警觉。


图2. 高温中暑死亡新闻报道(来源:新浪新闻、澎湃新闻)


看了上述的新闻报道,也许你会认为“高温中暑的确会致死,但那仅仅只是个别案例啊”。但事实上,高温致死的情况可远远不只是中暑死亡,我敢说比你想象的要严重得多!


先来看一则古代小故事:1743年,北京经历了一次严重的热浪(即连续多天连续高温的天气事件)。据《续东华录》记载:“六月丙辰 (7月25日),京师威暑。” 此次热浪发生时,恰好一名法国传教士A. Gaubil在北京用气象观测仪器记录下了当时的温度实测资料:1743年7月20日-25日之间下午的气温值均超过40°C,其中25日的温度更是超过了44.4°C [1]。对于此次热浪事件的致死人数,A. Gaubil在一份目击报告中引用清朝官员的统计称“7月14日到25日北京近郊和城内已有11400人死于炎热[1]


图3. ”热到变形“的乾隆帝 (来源:故宫淘宝官方微博)


虽然高温致死的事件早已记载于历史文献之中,但是科学界对于高温健康危害的研究和理解却严重滞后。2003年发生了一次席卷欧洲的热浪(图4),引发了全球学者对高温健康危害的研究浪潮。据统计,2003年欧洲热浪共造成超过3万人死亡,其中法国死亡人数接近1.5万人[2]。此后,全球各地陆续发生了多次严重的热浪事件,如2006年7月美国热浪、2010年7月俄罗斯热浪和2013年发生在我国的热浪(图4)。 2013年的那次热浪,席卷我国中东部地区 9个省份,35°C以上的高温天气连续31天,受影响人口超过5亿。


图4. 典型高温热浪事件地表温度异常分布图 (红色表示与往年相比温度增加,蓝色表示与往年相比温度降低,颜色越深表示温度变化幅度越大)(来源:NASA/Earth Observatory,网址:https://earthobservatory.nasa.gov/)




二、高温热死人,不只是因为中暑


其实在高温相关的死亡中,因为中暑引发热射病等直接致死的案例只是少数,占更大比例的是由于高温诱发心脑血管疾病呼吸系统疾病死亡。例如,在2003年欧洲热浪期间,法国2003年8月1日-20日期间总计有14539例高温相关死亡,其中中暑死亡有1313例,仅占高温相关死亡的9%左右;而心脑血管疾病和呼吸系统疾病分别有3004例和1365例,超过总数的30%[3]。我们再以1995年发生在美国芝加哥市的一次热浪为例,来看看高温相关死亡中心脑血管疾病死因的比例(图5)。在1995年7月12日-19日,芝加哥市因高温直接导致的死亡人数(黄色柱子)仅为84例,但是因为高温引发心血管疾病造成的死亡人数高达353例(橘红色柱子)[4]


图5. 芝加哥市1995年7月12日-19日高温指数和人口死亡变化 (来源:[4]


近年来,随着人们对气候变化的关注和环境流行病学等学科的发展, 关于高温健康危害的定量评估、生理机制解释和气候变化的影响等方面的研究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在高温相关死亡的定量评估中,学者们多采用较为复杂的统计学模型,在控制了诸多可能影响温度和人群死亡的因素之后,精确评估高温对于人群发病和死亡的影响。当前的研究表明,高温与人群死亡率的关系并非线性关系,而是多呈“J”型的曲线(图6)[5]。当气温超过某一阈值温度(例如图6中日最高气温31°C)时,随着气温的上升,人群因高温导致的死亡风险也不断增加(相对风险值大于1表示风险增加)。我们粗略地掰着手指头算一算,假设今天的最高气温为38°C,相比于最高气温为31°C 的天气,你被热死的相对风险竟达到了1.5,也就是你的死亡风险增加了50%!(注意我说的是粗略,实际计算远没有这么简单;图6仅为示意图,具体风险大小和阈值温度因地区和人群而异)


图6. 高温与人群死亡风险的“J”型曲线示意图


最近一项发表在柳叶刀的研究表明,在我国的15个城市中,因高温暴露而导致的死亡人数占总死亡人数的0.64% [6]。这意味着什么呢?简单来说,我国2013年共有914万人死亡[7],如果全国人群死亡中有0.64%与高温有关,那么这就意味着2013年有5.8万人因高温致死!而相比之下,包括中暑和火灾在内的与热有关的意外死亡人数仅为1.1万人[7]。由此可见,高温所诱发的因心血管系统、呼吸系统等疾病的死亡要远超过因中暑而造成的人群死亡。




三、高温如何影响你的健康?


高温一方面可以导致中暑,进而引发热晕厥、热衰竭和热射病等;另一方面当体温升高时,心率和呼吸速率会随之增加。当体温上升到极高水平,则会对大脑、心脏、肺、肾脏、肝脏等器官造成损害(图6)[8],使得罹患心血管和呼吸道疾病的患者病情恶化,甚至威胁生命。


图6. 高温对你身体的影响 (来源:[8]




四、哪些人群受高温的健康影响更大?


高温对人群健康的影响,除了与暴露水平(比如你是暴晒在烈日下还是躲在阴凉处)有关外,还跟人群的脆弱程度有关。目前的研究发现:


(1)老年人和儿童,由于体温调节功能不健全或功能减退,对于高温有着较高的生理敏感性,同时由于老年人中慢性疾病患病率较高、生活孤独或缺乏照顾比例大等因素,使得他们成为是高温热浪的脆弱人群;


(2)慢性病患者,高温可能会诱发慢性病病情恶化;


(3)男女差别方面,目前的研究尚没有达成一致性的结论[9-11];


(4)社会经济状况较差的人群,由于防暑降温的社会经济资源(如空调使用)、医疗保健条件不足而使得他们对于高温暴露较为脆弱[9,10]


(5)酗酒或药物成瘾、种族等因素在美国的一些研究中也被发现是高温健康危害的高风险因素[8],但在我国的研究中并不多见。



 

不说了,我要减少产热……




参考文献


[1] 张德二. 2004. 1743 年华北夏季极端高温: 相对温暖气候背景下的历史炎夏事件研究. 科学通报 49(21): 2204-2210.

[2] De Bono, A., Peduzzi, P., Kluser, S., & Giuliani, G. Impacts of summer 2003 heat wave in Europe. United Nations Environment Programme, 2004.   Available: http://www.preventionweb.net/files/1145_ewheatwave.en.pdf

[3] Fouillet A, Rey G, Laurent F, Pavillon G, Bellec S, Ghihenneuc-Jouyaux C, et al. 2006. Excess mortality related to the August 2003 heat wave in France. Int Arch Occup Environ Health 80:16-24.

[4] Semenza JC, Rubin CH, Falter KH, Selanikio JD, Flanders WD, Howe HL, et al. 1996. Heat-related deaths during the July 1995 heat wave in Chicago. NEJM 335:84-90.

[5] Chen K, Horton RM, Bader DA, Lesk C, Jiang L, Jones B, et al. 2017. Impact of climate change on heat-related mortality in Jiangsu Province, China. Environ Pollut 224:317-325.

[6] Gasparrini A, Guo Y, Hashizume M, Lavigne E, Zanobetti A, Schwartz J, et al. 2015. Mortality risk attributable to high and low ambient temperature: a multicountry observational study. Lancet 386:369-375.

[7] Zhou M, Wang H, Zhu J, Chen W, Wang L, Liu S, et al. 2016. Cause-specific mortality for 240 causes in China during 1990–2013: a systematic subnational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3. Lancet 387:251-272.

[8] Seltenrich N. 2015. Between extremes: health effects of heat and cold. Environ Health Perspect 123:A275.

[9] Chen K, Bi J, Chen J, Chen X, Huang L, Zhou L. 2015. Influence of heat wave definitions to the added effect of heat waves on daily mortality in Nanjing, China. Sci Total Environ 506–507:18-25.

[10] Ma W, Wang L, Lin H, Liu T, Zhang Y, Rutherford S, et al. 2015. The temperature–mortality relationship in China: An analysis from 66 Chinese communities. Environ Res 137:72-77.

[11] Ban J, Xu D, He MZ, Sun Q, Chen C, Wang W, et al. 2017. The effect of high temperature on cause-specific mortality: A multi-county analysis in China. Environ Int 106:19-26.


作者简介


陈凯,南京大学环境学院博士(2013-2016),德国亥姆霍兹慕尼黑环境与健康研究中心博士后,洪堡学者(2017至今);研究方向为气候变化和大气污染对人群健康的影响,在EHP、EST等环境领域顶级期刊发表文章十余篇。获得过高廷耀环保科技发展基金会青年博士生杰出人才奖学金、博士研究生国家奖学金、Klaus Toepfer环境奖学金等。欢迎大家交流,邮箱:chenkaiwww@126.com.


审稿:王大伟,向建帮

编辑:向建帮



让科学发声,我们是科言者!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本文来自科言者

转载请联系授权:keyanzhe2017@gmail.com

投稿请联系:keyanzhe2017@gmail.com


为方便读者查阅及参与讨论,科言者平台文章同时在以下平台发布,欢迎大家关注!

微信公众平台(ID:科言者)

知乎专栏(ID:科言者,网址https://zhuanlan.zhihu.com/kyzhe)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科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