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奶妈妈面临的两难选择 产假能否延至半年

8月1日至7日是世界母乳喂养周,众多关注母乳喂养的人士在北京呼吁将产假延长至6个月,以提升中国的纯母乳喂养率,提升人口素质和可持续发展水平。呼吁者包括医生、公益组织成员和政府官员。他们的依据是,由于母乳喂养已被医学证明的价值,世界卫生组织建议,对出生后6个月内的婴儿实行纯母乳喂养,不添加水及任何食物,6个月后可添加辅食,有条件的最好坚持母乳喂养到孩子两岁或更久。

7月31日,在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主办的“促进母乳喂养”高峰论坛上,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主任医师王山米这样形容母乳喂养的重要性:“初乳是我们的第一剂疫苗。”

我国是世界上女性劳动参与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许多职场女性利用工作间隙为孩子挤出母乳并储存,被称为“背奶妈妈”。对她们而言,产假制度是影响母乳喂养的重要因素。2012年,我国的基础产假由90天增至98天。2015年底《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订后,各省份陆续修订地方条例,延长了产假,但标准不一,多为四五个月。

一个月前发布的《国民营养计划(2017—2030年)》提出,到2020年,我国的一个目标是将6个月以下婴儿纯母乳喂养率提高到50%。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宋文珍说,这就需要完善产假制度——政策一方面规定了较短的产假,一方面又提出了纯母乳喂养率的目标,“让人面临政策的两难选择”。另一方面,假如产假延长,又会对女性就业造成影响,这是政策制定中需要进一步研究的问题。

目前,有关中国纯母乳喂养率的说法不一,不同机构的调查数字大相径庭。8月1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世界卫生组织与全球母乳喂养团体联合发布的数据显示,评估的194个国家中,6个月以下婴儿纯母乳喂养率达到60%以上的有23个,东亚和太平洋地区有3个国家达到了50%,中国不在其中。194个国家的平均值为40%。

众多专家指出,奶粉等母乳代用品行业的销售或监管不当,导致这些企业渗透到医院,跟母乳争夺“第一口奶”地位,是影响母乳喂养率的一个因素。

世界卫生组织1981年通过的《国际母乳代用品销售守则》,禁止在卫生保健机构中推销这类产品。但现实中,企业通过各种手段突破约束。

中国母乳喂养率的提高还面临着其他挑战。例如,大多数工作场所和公共场合仍然缺乏哺乳室,许多母亲不得不在污秽的公共厕所里哺乳。“中国的女性工作比例非常高。工作是停止哺乳的重要原因。”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李一诺说。她有3个孩子,因此对厕所里哺乳留下了痛苦回忆。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