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绿标即可收听



《国风· 卫风·氓》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

匪来贸丝,来即我谋。

送子涉淇,至于顿丘。

匪我愆期,子无良媒。

将子无怒,秋以为期。

乘彼垝垣,以望复关。

不见复关,泣涕涟涟。

既见复关,载笑载言。

尔卜尔筮,体无咎言。

以尔车来,以我贿迁。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

于嗟鸠兮,无食桑葚!

于嗟女兮,无与士耽!

士之耽兮,犹可说也。

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桑之落矣,其黄而陨。

自我徂尔,三岁食贫。

淇水汤汤,渐车帷裳。

女也不爽,士贰其行。

士也罔极,二三其德。

三岁为妇,靡室劳矣;

夙兴夜寐,靡有朝矣。

言既遂矣,至于暴矣。

兄弟不知,咥其笑矣。

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

淇则有岸,隰则有泮。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

信誓旦旦,不思其反。

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译文:


小伙走来笑嘻嘻,抱着布匹来换丝。

可他不是真换丝,借此商量婚姻事。

那天送你渡淇水,送你顿丘才告辞。

非我有意误婚期,你没托媒来联系。

请你不要生我气,订下秋天为婚期。

登上残缺破城墙,遥望复关盼情郎。

望穿双眼看不见,焦急伤心泪涟涟。

既见郎从复关来,又说又笑乐开颜。

你已求神又问卦,卦上没有不吉言。

赶着你的马车来,快将我的嫁妆搬。

桑树叶子未落时,嫩绿润泽又繁盛。

小斑鸠呀小斑鸠,千万莫要吃桑葚。

年青姑娘听我言,别把男人太迷恋。

男人如把女人恋,说甩就甩他不管。

女子若是恋男人,就会永远记心间。

看那桑树叶落时,枯黄憔悴任飘零。

自从我到你家来,多年吃苦受贫穷。

淇水滔滔送我回,溅湿我的车幔裳。

我做妻子没过错,你的行为却两样。

反复无常没准则,前后不一真缺德。

成婚多年守妇道,全家事物我操劳。

早起晚睡不怕苦,累死累活非一朝。

你的愿望都达到,翻脸对我施残暴。

兄弟不知我处境,见我回家乐得笑。

仔细考虑反复想,只有独自把心伤。

当年你说“共偕老”,这样到老使我怨。

淇水虽宽有堤岸,沼泽虽阔有涯畔。

回忆两小无猜时,说说笑笑乐得欢。

海誓山盟犹在耳,未料你却把心变。

誓言全都忘一边,从此分开不相干。


这诗的解释:


这诗的解释有二:一是《毛诗序》:“《氓》,刺时也。宣公之时,礼义消亡,淫风大行,男女无别,遂相奔诱。华落色衰,复相弃背,或乃困而自悔,丧其妃耦。故序其事以风焉。美反正,刺淫泆也。“二是《诗三家义集疏》称齐说曰:“弃妇自悔恨之辞。”二说较合。



版权声明:文章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责编

 

投稿信箱:tg@weizy.cn(欢迎您原创投稿)

责任编辑:南鸢(微信:13418639441)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古文观止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接引最经典的古代智慧,共赏最深情的锦绣文章。

上下五千年

历史像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娇俏嬗变,捉摸不定。

孙子兵法三十六计

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青梅煮酒待知音,点击『阅读原文邀您说文论史!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诗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