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期]

阳春烟景有书香

Meeting


点击可观看完整视频


身处网络时代,无论是走路、聚会、坐公交、宅在家……几乎人人都保持着统一的姿势——低头。手机成了我们的生活必需品,然而你有多久没闻过书本的油墨香?



广州作为千年商都,同时也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说起文化底蕴,我们从来都不缺。然而,广州也经历过书店“买少见少”的时期,近年来,随着人们对精神生活越来越重视,书店才又渐渐多了起来。



在文明路一条普通的巷子里,有这样一家卖二手书的旧书店。看到它的第一眼,你会以为穿越到父辈们的往日时光。旧书、旧照片、旧粮票、旧徽章...他们当年生活的点滴,透过店里的一物一件,像幻灯片一样在脑海中呈现。




泛黄的旧书被整整齐齐摆在书架上,一些破旧的书被透明塑料纸包好,小心翼翼地存放着,从连环画、小人书到经典小说初版再到历史古典书籍,过期杂志,书法等书籍应有尽有。浩天书店可以说得上是广州最怀旧最本土的书店了。



书店由吴叔和太太共同打理,从1994年经营到现在,从城乡结合部到文德六巷,很多同类型的书店已经消失了,只有少部分还在苦苦支撑。用吴叔自己的话说:“我做这一行是做好了思想准备的,这将是我毕生和书打交道的明确方向。所以我开书店的那一天就想到,最后怎么‘死法,我不会像别的一些书店转型卖咖啡和潮流精品来吸引顾客,而要把它做精,让它‘死不了。虽然书店搬过几次,但我一定要回到这里,因为这是我生长的地方,是我出生、读书、工作的地方,我的情怀就是想拥抱这座城市。”



这家旧旧的书店,沉淀了二十多年的故事,有很多忠实粉丝。一位街坊在这里淘了一本心爱的书,珍藏家中。一次出差期间,被家人误以为是垃圾而卖掉了。后来他又来这个书店,希望找一本一样的书。谁知,他居然找到了自己原来的那本书,书上还有他的签名和私章。这位街坊高兴得拿出了身份证来相认。也许,这便是冥冥中的缘分吧。



和浩天书店一样,在广州走过二十多个年头的,还有博尔赫斯书店。在博尔赫斯当中,出售的大多都是翻译作品,你很难在其中找到一本在市面上畅销的读物,因此这里的人流量少之又少。怡乐路老店已经变成了807图书馆,中山五路店还在默默经营。




它坚持着自己的领域,以近乎顽固的方式努力地营造一种单纯的文化空间,它以自己的态度与表达坚守着广州的一个文化土壤。虽然其中也有曾经不得不停止运营的日子,但博尔赫斯书店还是挺了过来。




同样承载了无数老广回忆的,还有新华书店。记得求学时期的寒暑假,家长最喜欢带孩子到新华书店选购课外读物,那时的少年是雀跃的。临近开学时,家长又来选购教辅资料,少年童真的脸上略过一丝惆怅。



2000年以后,很多新华书店都悄悄”关门了,只有北京路这一家始终热闹如初。我们不时可以看到,有家长带着年幼的孩子到这里看故事书,也有头发花白的老者在书架前阅读得津津有味。


从新华书店出来往中山四路方向不远处是联合书店,是有别于前面三家书店的另一番景象。作为港资书店,种类丰富的港台图书是联合书店的一大特色。这里是中华书局广州分局的旧址,大楼为民国时期建筑,清水红砖墙配上新潮的装潢,游走在传统与现代之间。



透过橱窗的玻璃可以看到各种惹人喜爱的精品,店内播放着流行乐曲,周末还会举办不少文化活动,受到很多年轻人的青睐。



一位步履蹒跚的婆婆选购了好几本书,她说难得过来一趟,要多逛一会儿,多买一些回家慢慢看。



广州的书店有很多,以“书”为噱头沦为朋友圈晒照场所的也不少。而我们真正需要的“阅读”,往往是静下心来伴着纸张与书香一字一句的感悟。



正如黄天骥老师所说,读书是任何其他阅读方式所不能代替的。不读书,必然浮躁,必然浅薄。只有坚持不懈地提倡读书,不断扩展图书出版和销售的空间,才能让城市有文化,有鲜活的生命力。


注:文中引文出自2013年4月17日第A15版《生猛广州·淡定广州》栏目之《阳春烟景有书香》,作者黄天骥。


点击阅读原文还有H5看哦↓


出品:广州日报大洋网全媒体新闻中心

图/文/视频:吴雪莹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大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