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中国网讯】在距离浙江德清高铁站18公里的砂村,有一块面积近4000亩的工业用地,这里是乐视位于莫干山的生态汽车产业园。贾跃亭退出乐视网董事会之后,他专心要做的汽车业务是何现状,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乐视莫干山汽车产业园


德清县地域面积936平方公里,在去往乐视园区的路上,马路两边不时闪过独栋别墅。当地居民称,连年入选中国百强县的德清有十多家上市公司,当地以矿石起家、致富,“村民中还有几户亿万富翁,出门宾利代步,车牌尾号都是888、999。”


负责乐视汽车工业园项目的莫干山高新开发区经济发展局局长沈志刚在接受《中国企业家》记者采访时表示,从2016年11月到今年4月,乐视先后分六次共拿到2029亩工业用地,总价约为4.2亿元人民币用于厂房建设。根据此前公告,自合同约定开工日起36个月内竣工。作为主要负责人,沈志刚和其他项目负责人几乎每天都要赶到二十公里之外的工地,“目前工程进度肯定是有推迟的,但基本还算正常。”


7月14日上午,《中国企业家》记者赶到园区看到的是另外一幅景象,空旷的地面没有任何厂房,三名保安站在园区门口拒绝任何不相干人员进入。园区停放着两辆挖掘机,除此就再无任何施工痕迹。园区三面环山,贴近马路的一侧被铁栅栏围着。记者爬上一侧的小山俯瞰园区,放眼望去,整片工地只有几间临时搭建的简易房,大片的地皮长着半人高的杂草,脚下是散落四处的矿石。


需要厘清的是,乐视莫干山园区主要用于生产LeSee,而贾跃亭近日奔赴美国的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则是他投资的另外一家汽车公司,二者的关系是拥有同一个投资人,在用户定位上,Faraday Future推出的FF 91要比LeSee更高端。


7月15日,乐视投资人刘纲在美国参观了FF,并与贾跃亭做了一次长谈,FF的进展、乐视的过失、接下来的举措,刘纲从投资人的角度进行了解读。




以下为刘纲口述:


美国FF的研发总部有三栋楼,一个大院子,停着几百辆员工的车。我参观了三个办公楼,还有一个高管楼,里面坐满了员工,都在正常工作。工作人员介绍了动力电池、控制系统、外观等一些。


新能源电动汽车核心技术之一是电池。目前,FF的动力电池取得了重要突破,续航里程700公里,加速度是2.3秒。之前尽调我也了解过,现场看到FF在动力方面还是很出色的。


FF现在有20多部车在做各种各样的测试。当天我也跟贾跃亭交流,大概计划明年完成量产,规模是在10000辆以下,原来计划是更大的规模,现在正做一些调整。


贾跃亭是FF的股东之一,FF的创始团队和其他股东也会承担项目的推进,国内乐视的变动,从法律角度来说,对FF其实没有影响,因为FF完全是另外一个公司。


我个人感觉FF还是有机会的。越是处于风暴、恐惧的时候,越要分析风暴和恐惧对业务产生的影响和关联是什么,不能被喧扰的声音吓怕了。乐视汽车体系,尤其FF在技术、生产、各种测试、指标都有不错的成绩,已经进入到量产前期了。


贾跃亭退出上市公司董事会既是为了专注做汽车,也是为了让乐视网能够轻松上阵。作为一家公众公司,乐视网要继续隔离、化解与乐视非上市体系之间的风险,才能继续前行。


我观察到乐视网采取了一系列动作:第一,厘清与乐视非上市体系之间的应收账款和应付账款;第二,乐视致新(乐视超级电视)的销售体系回归乐视网直接管理;第三,可能还涉及到对乐视体系其他合资公司、关联公司的处置,这是下一步要完成的。


乐视今天面临的困境主要是过去激进的扩展战略、过度投资、管理失控与创业团队缺失造成的。除了乐视网之外,乐视又在电视、手机、体育、汽车等方面进行全面布局,同时还并购酷派、投资TCL等等。这些布局并不是步步为营、循序渐进的推进,而是同时同步进行,这个过程中缺少大量的管理能力、战略资源、协同性创业人才与宝贵资金。


乐视手机后来并购了酷派,我认为不应该做这个决定。如果当时是希望双方做一些互补,现在来看并没有产生这样的效果。我认为并购酷派最可能的商业价值就是,把乐视手机注入到酷派实现香港上市,但这件事情一直没有真正地推进。


今天看来,蒙眼狂奔被证明是错误的。市场再一次用血的教训证明创业是不可能通过超越阶段、能力与资源的盲目激进扩张方式取得成功的。如果乐视通过稳妥的方法推进其生态战略,推进一个,成熟一个,取得成果,产生盈利,再推进第二个,这样的过程会更加有效,大幅降低创业风险。


贾跃亭是个有Ambition的人,Ambition是抱负与梦想,它可以是野心,也可以是雄心。孙宏斌说,“我们应该有宽容失败的环境和氛围,支持老贾这种义无反顾的企业家精神。”毋庸置疑,贾跃亭是有企业家精神的,虽然他现在遭受了巨大失败,未来有可能靠汽车翻盘,也有可能彻底陷落,但是其身上发生的如“颠覆”、“蒙眼狂奔”、“99%的人不看好的事情,才可能成就颠覆”等都体现了这种特质。


在美国我向贾跃亭也提了几个建议:


第一,信心比黄金更重要,目前乐视体系最需要的是用实际行动恢复和重建大家的信心。我认为乐视网应该引进战略投资,能够和整个中国互联网生态体系结合起来,它们的生态也需要建设一套这样的体系。


第二,在业务上必须要有重大突破和开创性的进展,这是最重要的。如果把龙头乐视网弄好,很多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第三,在大债权人和小债权人之间,应该先把小债权人的问题解决掉,比如那些睡地铺、打横幅的。他们本来就是弱势群体,一旦拿不到钱,对他们的公司、工厂,甚至是家庭都产生巨大影响,他们会更奋不顾身地维护自己的资金和权益。对于大债权人,我认为只有维护整个体系的稳定才能够化解更大的风险,要不然会出现“践踏事件”,风险会更大。本来没有那么大的事情都会搞出很大的事情。


在这种大规模的创业过程中,一个巨大产业需要有能够支撑和承载它发展的金融生态环境。比如,乐视手机这个业务是很好的,即使是它用烧钱的模式也不是不可以。但从融资角度来说,乐视的融资结构一直都很单一,主要使用借款、借贷、债务等方式。


我认为乐视融资能力不够,他们在寻找专业投资人这方面有些欠缺。乐视在引进投资的时候,没有强调战略投资人和专业风险投资机构的融资,而是更加追求更便利和更高价格的融资,在乐视电视、乐视手机、乐视体育融资高峰时期,其火爆程度令人困惑。缺乏专业、理性投资人的约束与平衡力量,以及无法对被投公司提供管理支撑与增值服务,是乐视引进投资人过程中的重要失误。


版权声明:

本文转载自中国企业家杂志,如原作者如不愿意本网站刊登使用相关素材,请及时通知本站,我们将在最短时间内予以处理,联系010-53572272。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MBA中国网